听听那天空里时不时飘落的冷雨,雨落凝喉

2019-11-16 11:41 来源:未知

图片 1图片 2 春寒开始料峭 春雨淅淅沥沥 潇潇地冷雨 让你在梦中也把伞撑起你给我一个春天里的秋的微笑你告诉我就要离开这伤心之地我无语风里雨里你们曾相恋相依到如今云情雨意消失殆尽留下了潇潇冷雨在心里我转身看云开雾散雨已停息春天的大地一片绿弱柳扶风春风得意满园花开春在展现她的魅力请你把那秋的微笑只留在心里尘封吧往日的情殇春梦散如烟回到即时的春天里走在春光下沐浴在春的海洋里

图片 3

与春相约的雨在某个凉气浮鼻的清晨苏醒,睡眼朦胧的拉开窗帘,在氤氲的水汽中,洋洋洒洒下来的,是加深小路颜色的油彩,是细细涂抹在枝头的新绿。

图片 4

岁月如逝,不经意间又走到了冬季。而冬季在所有的季节里是为我所最不待见的,因为它的阴冷时常让人无法消受,更况且生命早已习惯了秋天的暖阳和惬意。是的,在一年四季里,我最喜欢的季节莫过于秋天,别的不说,单单就看到的绿肥红瘦而言,就足以让思绪飞舞起来。而南方的冬天,既缺少了北方那银装素裹的大气,又少了万里雪飘的粗犷豪迈,所以,面对整个冬季,我的生命诸如众多的昆虫一样,蛰伏在墙的一角或者窗栏底下,听听那天空里时不时飘落的冷雨。

梨花落尽晚来风

雨落凝喉,歌挽一曲幽殇。藏春衣袖中,任之后云淡风轻,我穿衣起身。

只恐双溪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

记得我曾经在一篇文字里说过,我喜欢雨,不管是春天里淅淅沥沥的春雨,还是夏天里突如其来的让人措不及防的阵雨,抑或是如清照笔下的婉约词一样使人不销魂的缠绵秋雨,还是冷若冰霜的冬雨,我都喜欢。因为在我看来,雨,不管它属于什么季节,都是上帝赐予大地的甘霖,枯萎的生命通过它得以鲜活,即所谓的枯木逢春。所以,雨在我心里,就是江河、天使或者是精灵。当然,雨作为季节的精灵,不能用情太过,太过了未免遭人怨、使人烦。所以适可而止,方为喜人。正如人的情感一样,不能到处留情,到处留情,那情就失去了珍贵、失去了原有的价值。

1.

下了楼,一个人的时候,脚步总是匆匆。只是这梨花凉雨煎熬着欲暖的春,春又煎熬了行人,在他们的匆匆脚步中溅起了波澜。在戴望舒的一首诗里,那个雨巷中的姑娘美如丁香,一把油纸伞就勾起了凡人一段梦。而我不肯打伞,我怕那质硬的帆布伞面溅疼了雨,或散落了花瓣。我更心愿他们牢牢锁在我的发上,肩上,脸上,让我更深刻的体会这未死的冬带给人间的寒意。

那年初春,一个人走在老校弯弯曲曲的小径上,抬眼望,树枝头有些许嫩牙,我兴奋异常,留下那一抹绿。在我心中,长青,不败。

听听那冷雨,在冬季。由于我生在南方长在南方的原因,故不曾领略北方那漫天飞舞雪花飘的景象,还有什么山舞银蛇、原驰蜡象让人遐思飞扬的意象空间,我所能接触到更多的是冬季里那冷人寒彻肌骨的冬雨。说起这冬雨在南方也可谓是南方的特产,正如北方时不时下起的大雪一样。是的,南方是湿润多雨的季节,就连冬季,那冷雨时不时会从天而降。这样听听那冷雨,自然而然成为南方人过冬的人文景观。

春天的脚步总是款款的。

那条一路红叶李的小径上,时间已偷袭了怒放的花朵,在盛极了一周里,她们也算感受了春天的人情冷暖。细雨冲刷着红叶,红叶在风中颤动。那些枯萎的花朵早就风葬。我猜这雨中的窸窸窣窣是唱给她们的挽歌。我本想随他一起吟唱,却担心自己的声线打扰了自然的宁和与轮回。雨水滴落,凝在喉咙,我张着嘴,什么也唱不出。

如今的初春是我在这所老校的最后一个春天。流光容易把人抛,长了年岁,添几许愁情。我时常问自己,愁什么呢?我亦不晓,许是因前路未知,又许是因青春散场,还许是因冷雨拍在了心头,微凉,总不过千丝万缕……

听听那冷雨,关键在于一个冷字,而冷往往使人理性、空旷、安静。生活中,我特别喜欢安静,而做到安静首要做到一个冷字。因为冷使生命清醒清晰,尤其面对生活、时时事事和浮躁的世界。在这一点上,鲁迅先生是文坛的楷模,更是我个人的偶像。想想先生当年所遇,正是中国最黑暗的岁月,有多少生命在这里滞留,在这里沉浮,唯独先生用冷眼旁观呼唤呐喊,救救孩子,阿Q正传、孔乙己和祥林嫂等文字应运而生,如果没有那冷,是绝对做不到心里那热!所以说,鲁迅先生外在的冷点燃了他内心的热,在这一冷一热之间,我似乎看到了或者触摸到他生命的脉络。先生是绍兴人,而会阴山上多的是冷言冷雨,所以才会人才辈出,所以才会有苦庵斋主人悠闲的乌篷船和野荠菜这样隽永的小品文。

轻轻的风,淡淡的云,微微的绿,就这样,又一个春,来了。尽管每一个春都是如此惊人地相似,但这一个开满洁白梨花的春天却别样地长在了生命里。

然而这骤冷的春,并没有影响习惯于穿梭古楼、幽径、梧桐的学生。他们坐在楼梯口背书的声音依旧清澈,带着对未来的无限希望。我看他们的眼光总有崇敬,他们是为了梦而活的。我却不知我能否在这个苏醒的季节里从梦中回到现实。我的梦里,在新绿树下,在细雨中,那个打着玫瑰花伞的女孩,我目睹了你的幽芳,你的远去。

老校与我的故事很多,最深刻的却是第一次见面。

听听那冷雨,是我对冬天唯一可以接受并且可眷恋的理由。即便是再冷风刺骨,再让人缩头缩尾,亦即便是再寒蝉凄切对长亭晚,这也是无奈中选择的选择。是的,我不得不说,生命在很多时候,在生活里看似有诸多的选择,其实现实却总是逼得你没有选择。那是环境和自然所决定的。比如面对时下的冬天和冬天里突如其来的冷雨,只能默默地接受,正如北方的居民一样,面对飘雪生炕取暖一样。当然如果你的生命足够坚强能抵挡彻骨的寒意,自然可以出去赏玩一番雪景下的大千世界。而生在南方的我可惜没有这样的遭遇了,倒是冷风冷雨伴窗扉才是家常便饭。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博发娱乐最新官方网站发布于胜博发-中医养生,转载请注明出处:听听那天空里时不时飘落的冷雨,雨落凝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