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覆盖着一切,见证了四年间大理的每一场雪

2019-11-10 07:16 来源:未知

喜欢冰雪金字塔

第一场雪落在了魔都,千年沉淀,简添了新意。

『原创/l日稿』酒泉的雪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在大理待了四年多,见证了四年间大理的每一场雪。

情人节快到了,他陪她去逛街,心有灵犀、一种约定。白天都上班,晚饭之后成了唯一的选择。即使不买玫瑰,或者巧克力什么的,在雪花之中漫步,也算是“花前月下”了。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紫禁城犹在,雪落红墙,如诗如梦。

文/酒中张志强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哈尔滨

12年大雪

蓝色的天空背景下,两人从屋子里走出来,向街道对面的shopping mall走去。据说,蓝色象征着爱情,虽然两人未曾提过 “爱”这个字儿,可眼神早已表白了一切。她的一对酒窝儿,盛满了春潮,推着他的心舟远航。

看着图片觉得人真的很弱小,人建的城墙,城墙还在,却已换了时代。

         从小就喜欢下雨和飘雪,没有理由,只是喜欢。喜欢听雨声潺潺,喜欢看飘雪绵绵。喜欢在雨中漫步,不打伞,让雨水的清凉洗去内心的尘杂,喜欢在雪中疯跑,让漫天的大雪填充生命的空间。

中央大街

对于一个在人称“小火炉”地区待惯了的人,到18岁也没经历过北方那样的大雪。四年级时候,有一次雪下到坝子里,那是我在18岁之前唯一经历的一场雪。12年来到大理,没想到那个冬天会下雪。雨淅淅沥沥下了好几天,苍山始终被大雾遮着。屋外阴风阵阵,不知已是第几天下雨。一天傍晚,雨下小了些,天空的云阴阴沉沉的。不一会儿,雪花伴着风,轻快的飘了下来。屋外一群没怎么见过下雪的南方孩子,在草地上追逐着雪花,传来阵阵愉悦的笑声。

多伦多的傍晚,冰雪覆盖着一切。月儿不是太圆,可情人节那天正是满月,也是元宵节,一同走过,肯定是越来越圆。这小路两旁,照理说应该是白茫茫一片,尤其是今年的多伦多,冰雪时间长。可这傍晚的多伦多,在暖色调的路灯映照下,略微泛红,仿佛是蓝莓蛋糕上覆盖的一层柠檬,又如蓝纹奶酪上烤焦的一层酥皮。

近来,天十分冷,冷得下雨都不愿伸出手去撑伞。

     来到酒泉工作以后,竟很少碰到下雨、下雪了。即使有,一年也就那么一两次,还没来得及欣赏,雨就停了,雪就化了,倒是粗砺的风经常从春吹到秋,从夏吹到冬。

冰雪大世界

雪越下越大,刚开始还若隐若现,不一会就如雪白的羽毛,翩翩起舞。十多分钟以后,草地上的雪就开始堆了起来。刚开始像一层霜,然后越来越白。

“K哥,你喜欢下雪吗?”

来得第一天一个姑娘说:还有一个星期就下雪了。然后这一个星期没 有见到太阳,尽是微微细雨,天一直都是灰蒙蒙的,一股挫败的无力 感。 如果不是好结局,那肯定是因为没有到最后,如果雪没有落下肯定是因为还没有到时候。

     倒是今年夏天,有几场雨下得很透彻,连连绵绵持续了好几天,让我这个喜欢听雨的人也开始想念阳光。入秋以来,天一如既往的热,没有一点转凉的意思。路两旁的白杨树也在风中矫情地绿着,偶尔几片泛黄的叶子,也懒得飘落,挂在枝头,嘲笑着树下等待秋凉的人。

发表于 2006-02-23 16:56

我们的运气真好,到哈尔滨的第二天,天空就飘起了雪花,听说这还是今年冬天最大的一场雪呢,我的心跟着漫天飞舞的雪花一起飞了起来。挎上老爸出门,继续我们的雪国之旅。第一站,索非亚教堂,和昨晚看到的夜景截然不同,雪中的索非亚更有哈尔滨的特色。我们选择各种角度拍照,老爸像小孩子一样,居然脱掉大衣,在雪地里撒欢。离索非亚教堂不远,就是著名的哈一百,一楼还有个大菜场,东西很多,本来我们还预备最后一天离开的时候再来,带些狗肉回家,后来居然忘记了。中午又去了中央大街,在一家叫做“老上号”的连锁店吃了饺子,馅少,不象东北风味。下午照例回酒店休息,傍晚和老公约好在江对岸的冰雪大世界会合。奇怪,同在哈尔滨,冰雪大世界里要冷得多,我和老爸刚拍了几张照,手就已经冻的不行了,买了两根烤肠,辣辣的,才感觉暖和点。老公终于来了,我赶紧拉上他钻进了咖啡屋,要了四杯热饮,没问价,一结帐,75,真是疯了,教训啊。取了会儿暖,我们又冲进了冰的世界,最刺激的就是几十米长的冰滑梯,速度极快,老爸在下面等着帮我们拍照,还没找到我们的时候我们已经滑到底了,老公直呼过瘾,就是有点贵,三十一次。还有一个印象深刻的,就是这里的糖葫芦,天呐,一串海棠果冻的结结实实的,一口咬下去,只能吃到点冰糖渣儿,这可是哈尔滨的又一大特色。在冰雪大世界冻了两个小时,我们打车直奔波特曼,跟华梅离的很近,也很好找。进门一看,环境果然不错,还有个俄罗斯大姐在弹钢琴。我们风卷残云般吃了顿大餐,心满意足的出了门。还不忘在对面马迭尔的小卖部买了酸奶,可惜后来浪费了,(我把酸奶放进了酒店的冰箱,准备第二天一早喝,没想到冰箱是个摆设,没通电,酸奶都变质了。)呜呜。

到了夜间,雪花在路灯下起舞,满地的雪照亮了夜空。雪整整下了一夜。

“当然。还有雨,因为你的名字就是雨。”

记忆中最大的雪是2008年那场雪,一场给南方带来特大雨雪灾害的雪。 开始的时候是.乱云低薄暮,急雪舞回风,而后一早醒来不知庭霰今朝落,疑是林花昨夜开。漫天大雪在风中打着回旋,暗灰色的天,抬起 头雪花会落进眼睛里。看着村庄、田野被覆盖,在心里呼喊再下得久 一点,不要出太阳,来个像……童话里的春天。

      先是气象台说要降温了,还没顾得上翻检箱底的冬衣,一夜之间,大地就白了。出门一看,所有还没来得及落叶的树,被大雪覆盖,枝条都拖到了地上,有一些树,大多是槐树,竟承受不了积雪的重压,断了,枝桠倒了一地,一片狼藉。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意识到,一棵树,竟会承受不了雪的重量。突然想起,小时候,家门前有一棵树,一颗槐树,都快长到碗口粗了,父亲却决定砍了。当时觉得很可惜,因为那是家门口不多的几棵树中最粗,长得最高大的一棵,可父亲说:槐树树质粗松,长再大也成不了材,还是砍了烧柴,再种其他的吧。

第二天清晨,雪停了。整座苍山,整个古城成了粉装玉砌的世界。远眺洱海,像一块蓝宝石镶嵌在冰雪世界。

“我可叫雨,不是雪。”

然后,遇到了 2008 年的那场大雪,真的是覆盖了一个冬天,各地抢险, 春运断线,好多人不能回家,应该是年少不知愁滋味吧,还在庆幸过 了一个类似于东北的冬天,可后来看到了东北姑娘发来的图,发现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好看的是路两旁的白杨树,树上的叶子还绿着,从远处看,翠绿上覆盖着一层白,从树下向上看,枝条被压弯了,但还是坚韧地坚持着忍受来自天空的重量,让人感动。还有小塔松,身上挂满了雪花,可塔松好像无知无觉,只是一味地白着,臃肿着,像托了绿地的棉花糖。还有一些树,叶子黄了,没有落,覆盖着一层白雪,像蛋糕。

13年14年的两场雪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博发娱乐最新官方网站发布于胜博发-中医养生,转载请注明出处:冰雪覆盖着一切,见证了四年间大理的每一场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