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问题是让谁来破,Steve很不爽却又无法不有

2019-09-13 14:01 来源:未知

我们得回过头来说说处女贞操这件事了。

潜规则

安铁一听这个小丫头要叫自己爸爸,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心里琢磨,操!我他妈才25,怎么成九岁孩子的爸爸了,这要是算起来16岁就生孩子了,那也太他妈强悍了。想到这里,安铁哭笑不得地看着瞳瞳说:“我说你怎么回事,登鼻子上脸啊,我有那么老吗?” 瞳瞳一看安铁好像不太高兴,低着头小声说:“我是觉得你对我这么好,就像我爸爸一样,又没说你老。” 安铁说:“那也不行!别跟我拉关系,你在这里住几天还是要走的,叫什么爸爸呀!快点睡觉去,别在这里跟我啰唆!”说完,安铁连推带拽地把瞳瞳拉到书房里。 瞳瞳被安铁按坐在小床上后,用无辜的大眼睛委屈地看着安铁,说:“一点也不像个好爸爸,就知道凶人!” 安铁一听,火大地说:“赶紧睡觉,再啰里吧唆的还把你送派出所去!” 瞳瞳听完,把眼帘垂下来,又把手指放到嘴里,开始啃自己的指甲,安铁注意到瞳瞳一紧张或者琢磨事情的时候就啃手指,食指的指甲都被她啃得残缺不全了,红通通的,像要流血了似的。 这次,安铁终于忍不住了,拍了一下瞳瞳的小手说:“别啃手指,都这么大孩子了,怎么落下这么个毛病,再啃把手都搞出血了,你不疼啊!” 瞳瞳用眼尾扫了一眼安铁,嘟囔说:“还说我啰唆,你比我还啰唆。” 安铁被瞳瞳气得又满地转悠,过了一会,走到门口说:“睡觉睡觉!再耍你那小脾气别以为我不敢打你。” 瞳瞳猛地抬起头,怀疑地看着安铁说:“我不信!” 安铁一边拉门一边说:“那你就等着,看你哪天把我气急了,我好好揍你一顿!” 瞳瞳撅着嘴,对安铁做个鬼脸,说:“坏爸爸!我睡觉了。” 安铁一听,无奈地看了一眼这个难缠的小丫头,逃也似的走了出去。 安铁从书房里走出来,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九点了,刚想拎着包出去上班,走到门口才发现自己早晨随便套了一条裤子就出来了,裤子上皱巴巴的,便回到卧室,打算换一条裤子再去上班。 安铁找裤子的时候,又开始头疼了,现在安铁在自己的房间里都找不到自己的东西,那个小丫头把他的衣服和裤子折腾个底朝上,让安铁找条裤衩都困难。 安铁在衣柜里翻了半天,才找到那条自己一向认为穿上去很帅气的裤子,只见那条裤子被瞳瞳整齐地叠在衣柜的最底层,看上去像是洗完又熨过一遍。安铁的家里虽然有熨衣服的家伙,可安铁一向邋遢惯了,根本就没有熨烫衣服的习惯,估计那个熨斗早已经落上了一层老灰。想到这里安铁不禁佩服这个小丫头的渗透能力实在很强,现在安铁都不记得那个熨斗被自己放哪了,她居然能找得到,真服她了。 安铁把那条裤子从衣柜里拽出来,抖开一看,这条深黑色牛仔裤被那个小丫头熨烫得很平整,像新的一样,安铁摇头笑了笑,把裤子换上就出门上班去了。 安铁到了楼下,把那辆破自行车打开,心情还算不错地蹬着自行车往报社走,一路上,安铁发现许多路人在看自己,有时看完自己还对身边的同伴议论一下,痴痴地笑着。 安铁得意洋洋地想,操!我不至于这么帅吧,男女老幼照单全收了?还是他们在笑话我,笑我的自行车很破吗?妈的,谁让爷底子太薄呢,等过两年,咱也整个小车开开,让你们笑话我,到时我等下雨天甩你们一脸稀泥,看你们他妈还乐不乐,嘿嘿。 安铁被人行了一路的注目礼,但也没太在意,都用鲁先生笔下的阿Q精神给搪了过去,也没细琢磨自己今天到底哪不对劲。等安铁到了报社,发现还是有许多人在看自己,看完笑得更过份,安铁拐进卫生间,仔细打量了一下今天的穿着,看来看去,脸眼角都揉了好几遍,也没发现哪里不对劲。 安铁郁闷地走进办公室,发现办公室里就陈红和一个编辑在,那个编辑正专注地对着电脑整理文件,陈红则百无聊赖地在那看杂志,安铁一走过陈红的办公桌,刚想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来,就听陈红的大嗓门说道:“呦!安公子,今天怎么着?穿得这么酷啊!哈哈”说完,陈红笑得前仰后合,整个办公室都是她那老母鸡下蛋似的笑声。 安铁终于忍不住了,大声说:“操!我今天撞什么邪了?我也没发现我哪里不对啊,都笑我干什么?” 陈红一边笑一边往办公室里环视了一圈,走到安铁耳边说:“安公子,红内裤哦!哈哈” 安铁脸腾地红了起来,没错,今天安铁穿地就是红内裤,本来安铁特烦穿红色的裤衩,这一条还是去年白飞飞送的,当时,白飞飞像个老妈子似的说:“哎呀!看你这么孤苦伶仃,赏你条红内裤穿穿吧,省得本命年倒大霉。” 安铁对白飞飞说:“操!我才不信我能倒霉呢,怎么着,想让我礼尚往来等你本命年的时候送你个乳罩什么的是吧?” 白飞飞暧昧地看了安铁一眼,啐道:“送就送,你要送我就敢当你面穿,谁怕谁啊?” 白飞飞的话一说出口,安铁反倒没话说了,张了张嘴,只有把红裤衩收起来的份。 收是收下了,可安铁一次也没穿过,等本命年一过,安铁更觉得没必要穿了,塞在衣柜的角落里。要不是今天安铁发现所有的内裤都被瞳瞳洗过了,而且还没晾干,他是打死也不会穿这条内裤的。 想到这里,安铁看了看还在憋着笑看自己身后的陈红说:“你倒说呀,我今天哪不对啊,我可是被人笑话一路了,还有,我这穿得这么严实,你怎么看到我内裤是什么色啊?胡猜的吧?” 陈红笑道:“还用猜吗,难道不是你故意露给大家看的呀?哈哈,太好玩了!” 安铁又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裤子,纳闷地看着陈红问:“你别笑了,快说,你要急死我呀你?” 陈红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指了一下安铁的屁股说:“你扭头看看,你这条裤子是不是很前卫,哈哈。” 陈红一说完,安铁就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裤子,发现自己裤子的屁股位置有一个大洞,还是个三角形的,洞的周围焦糊焦糊的,红色的内裤正好在三角形的洞口暴露出来,特别明显。 安铁看完后,一抬头,发现陈红还在笑嘻嘻地盯着自己的屁股看,而且刚才那个正在忙活的编辑也探过头来,安铁赶紧往椅子上一坐,对陈红说:“看什么看?大姑娘家家的也不害臊!” 陈红白了一眼安铁说:“切,不是你自己露出来给人家看的嘛。对了,这到底是哪个女人给你整得,这也太不像话了,摆明了想让你春光外泄嘛!哈哈。” 安铁听陈红这么一说,一下子想起家里那个小丫头来,火气腾地涌上脑袋,没好气地说:“行啦行啦,快干你事去吧,什么闲事都管啊你。” 陈红撅着嘴,瞪了一眼安铁说:“人家好心告诉你了,连句谢谢也没有,什么人呐,切!” 安铁坐在自己的办公桌旁,越想越生气,再一次琢磨着把小丫头送走的问题,这时,陈红那个小八婆正在与那个编辑聊着什么,两个人一边聊一边看向安铁这边,偷偷地在那乐。安铁把外套一脱,系在自己的腰上,站起身就想离开报社,这时,只听陈红在安铁背后说:“你看看你这样还不如露出内裤呐,现在是什么天气,你居然穿着短袖就出门,哈哈,安公子,这回你这个人可丢大了。” 安铁回头白了一眼陈红,硬着头皮走出了办公室。 安铁穿着短袖,却把外套系在腰上的搞笑样子,在报社的走廊了还是引得许多人侧目,安铁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驾驶,匆匆下了楼。 一到楼下,安铁立刻打了一个寒战,缩着脖子走到自行车旁,心想,回到家一定得好好教训那个小丫头一顿,或者干脆把她送到派出所就再也不管了。安铁骑上自行车,四月的小凉风嗖嗖地吹着安铁裸露在外的皮肤,把安铁的鼻涕都快冻出来了。 安铁到了家,一进客厅,没看见瞳瞳,心里估计那个小丫头还在睡觉,就直接奔书房走去,安铁把书房门推开,气呼呼地走到小床旁边,看见瞳瞳睡得正香,婴儿一样缩在小床的一侧,长长的睫毛,脸蛋红扑扑的,像个美丽的洋娃娃似的。 安铁呆呆地站在床边看了一会,心里的怒气已经消了大半,这时,瞳瞳翻了个身,被子从瞳瞳的身上滑了下来,安铁注意到小丫头的胳膊和小腿很瘦弱,在胳膊的外侧还有一些淡淡的淤青,这些淤青虽然很淡了,可在她细嫩白皙的皮肤上还是觉得很突兀。 安铁轻声叹了口气,琢磨着这些淤青的来历,估计这个女孩肯定是从家里跑出来的,而促使这个女孩离家的原因很可能与这些淤青有关,到底是谁这么狠心打她呢。 安铁站在原地琢磨了一会,发现小丫头瑟缩了一下身子,好像很冷的样子,安铁赶紧把被子给瞳瞳盖好,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 安铁躺在秦枫的床上仔细地回忆着,心想,瞳瞳估计现在也像小时候那样熟睡着吧? 正在安铁沉浸在回忆中迷迷糊糊的时候,听见外面好像有人进来,安铁刚要下床出去看看是不是秦枫回来了,卧室的门就被人推开了,随后,房间的灯光一亮。

我很少凑热闹写东西,也很少看电视剧,但是最近的《欢乐颂》真的太刷屏了。不管是公众号还是朋友圈几乎隔三差五的霸屏,最近最热门的就是邱莹莹因为不是处女而被男朋友当场分手事件。很多人都在用不同的角度去解剖这一事件,网上的“直男癌”“处女癌”“男权癌‘的标签满天飞,各种观点各种批判。

        那天傍晚,他即将开车从中环下来时,正面对着像蛋黄一样灿烂的晚霞,他半眯着双眼,还没来得及动手拉下遮阳板时,脑海中却想起了他的秘书佳美一边穿着因激情而散落在办公桌上的红色吊带裙一边对他说的一句话:“你真是一个骄傲的人”,当时,他把这句话理解为两人激情后的亲热话语,并未在意,反而凝视着她的双眼,撩开她散乱的头发,捧起她绯红的脸庞,深情地吻了她。但是今天,这莫名而起的晚霞却像一道灵光一样让他想起这句特别的话,仿佛要直逼着他的灵魂反省自己。

我自己都得承认:该是破处的时候啦。光阴似箭,我不能到了二十岁了还是一名处女吧? 于是我开始按部就班地筹划如何给自己破处。

这里,美酒醉人,夜色迷人,美人撩人,这里是stark的酒宴。

但是我发现这样的事情不但是谈朋友时对方在意,有时连你爸妈你周边的人也是在意的。

        他仔细思考着这句“特别”的话,他觉得她说的“骄傲”两字包含许多层意思,比如在他人面前体现的权利优越感、凌驾于他人之上的满足感,对女性奴役的成就感和对他人思想的一种驾驭感等。这些内心深层次的阴暗心理他从未自己剖析过,但是今天,在他步入中年的这个傍晚,他却因为这一轮晚霞而痛苦地解剖着自己的秘密。

第一个问题是让谁来破。我马上认定目标:巴瑞。他是大学里和我一起做电台节目的男生。他人不错,喜欢我多过于我喜欢他,因此我不要担心情感太投入的问题。我觉得他会尊重我的隐私。他话不多,所以应该不会天天缠着我把我的故事讲给他听。从每个角度考虑,他都是完美无缺的人选。

华灯初上,多少名流在这里享受这芬芳的时光,纸醉金迷,觥筹交错,表面上的美好,藏在底处的罪恶。Steve想离开了,从他第一步踏进这个宴会时,他就发现他不属于这里,这里也不会接纳他。那美酒佳肴,他却觉得味同嚼蜡,那与夜色相得映彰的彩灯,他却觉得低俗丑陋,那些或有钱或好看的男人女人们和那些有目的的可人儿们黏在一起时,他觉得恶心异常。而当第五个貌似是富家小姐的女人摸了他的屁股后,他终于受不了了,他决定他要离开这个地方。

我上高中时,我家周围有个姐姐上大学,在大二时因为下床不慎,一条腿滑到楼梯的另一边,造成外阴撕裂,处女膜破裂。本来这个只是一场意外而已,和在学校骨折的概念是一样的。就因为处女膜破裂,事情就变了性质。

        如果这些阴暗的心理也有源头,那么他一定会想起多年前一个冬季的夜晚。那时他还在读大学,他的女朋友温柔体贴,对他十分爱慕,两人早已互许终身。那晚,也许是在冰冷的夜晚校园内的昏暗灯光过于浪漫柔情,也许是冬季的寒风没有吹灭青春的激情,他拉着她洁白的手去了校园后面的一个宾馆,这样的情况已在校园实属正常,在此我不必做过多说明。

其次是在什么地方破。我那一间宿舍斗室是最保险的,因为我希望在我自己的地盘上给自己破处。

但那位小姐似乎对他很满意,在他的脸上表现出深深的不满后,她依旧拿着酒杯调笑着说:帅哥,你一晚上多少钱?

那姐姐回来休养时,她爸妈都是躲躲藏藏的,怕被人知道似的。偶尔看到姐姐出来散步,周边邻居问问,她妈妈就立马一边拉着她快走一边很不自然说着:“没事没事,孩子想家了就回来看看我。”本来很正常的事情被她妈妈弄的大家私下议论纷纷,各种猜测。

        我们的主人公像以往那样摆出一副平静的样子(假装掩饰内心的激动)与老板娘交涉着价格与热水供应等事宜,随即他们就上了二楼走廊尽头的一间房间。尽管过了那么多年,他依稀还记得是走廊尽头的那间房间,可想而知,那次他是多么的印象深刻。我急于想告诉各位发生了些什么,但我必须压抑着自己这种急迫的心理,想让大家先了解一下这两人当时的心理及处境,我想这会有助于你们对这件事情做个客观的评价。当时他和她都属于互相爱慕,并无经济和家庭因素考虑,也未有过任何挫折和争执,一直纯洁和睦相处,值得重点声明的是:他爱她是纯粹是由于她的性格爱好原因,而并非是她的肉体。

最后,我还得挑选好背景音乐。我最后挑了史迪威温德的“Fulfillingness’ First Finale”。

Steve很不爽却又无法不有礼貌地说:对不起,小姐,我不是……

等传到我耳朵时已经成了“那家姑娘在大学乱搞,回来堕胎的。一点都不自爱啊。”女孩子本来在议论中就很容易受到这样名誉上的损失。舌头底下压死人,在邻居谣言纷纷中那姐姐的妈妈每天也不出门了,还有点埋怨自己女儿怎么就把处女膜弄丢了呢,没有贞操了以后怎么办。把本来回家疗伤的姐姐抑郁的差点自杀。

        等她进入了洗浴室,拉下挂满粉色珠子的帘子,脱光了身上的最后一件粉色小内裤。而他仅仅是坐在床沿听着淋浴的水声,闭上眼浮想联翩,仿佛能闻到芬芳的肉体。但紧接着他必须想应该如何进行他的“计谋”。他一直在选电视频道,最后他选择了一个有歌舞的频道且把声音放的很大,似乎是在掩饰着某种罪恶。她裹着白色的浴巾,浴巾正好遮住她那丰满的胸部,完美地将他诱惑的心中波澜起伏,她一边侧着甩头发一边说:

换成别的女孩子,她肯定还会计划要穿什么衣服去进行这次“世纪诱惑”,但我还是依然故我,从没想过要换什么衣服。连穿什么内裤都没有在意呢。我相信,连夏娃那片遮羞树叶都比我当时穿的那件内裤更柔滑。也不是说巴瑞很在意这一点。我想他醉翁之意是不在昂贵的内裤上的。

“oh,得了吧,你没必要骗我,这里的真正的客人中常客我都认识,就算是新的客人也不会在第一次来只穿了一套……我认不出牌子的便宜西装,我愿意出10万,怎么样?很划算的。“这个女人打断了他。

后来听说回到学校后,明知真相的同学也拿有色眼镜看她,一直喜欢她追求她的男孩子也变得不搭理她了。宿舍还有人把她内裤扔了,不让她内裤挂在宿舍中,就因为她不是处女了。

        “把声音关小点”

事不宜迟。所有细节敲定以后,我立马开始行动。毕竟,我还有一大堆其他要做的事情呢。因此,当我在大学酒吧见到巴瑞时,我问他,“喂,要不要上我房间去?”

Steve边听边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忍住,在这里发怒是不可以的,最后他只好说了一句:对不起,我先走了。

那姐姐很是崩溃,就独自住在校外。后来一个机会她去了欧洲做了交换生,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没关系的,这间房在角落,没人听得到,过来让我抱抱”

我相信当时他张开的嘴巴一时合不拢,不过他并不是给了鼻子就上脸的那种人,就循规蹈矩跟着我回到我那八尺见方的小房间去。一场诚意拳拳的诱惑就此开始。

Steve说完便转身离开,身后那个女人依旧不依不饶“你是嫌少了吗?15万怎么样?你也可以提别的条件,喂!“

我不知道为什么,难道就是因为没有处女膜所以就要被大家这样看待。那姐姐爸妈后来也搬家了,用邻居的话说,她们在熟人群里是无地自容,以后谁会给他们家女儿介绍对象啊,那么小就不是处女了,就算找到男人,也会让男方家看不起的。

        还不等她走过去,他便急迫地迎了过来,搂着她的腰亲吻着那清凉洁白的脖颈。这种逐渐进入佳境的步骤他已深谙其法,不多久,他便得以撩开那裹着芬香胴体的浴巾,如果我们认为他这时是着了魔,那就再也准确不过了,因为当他湿吻到她的耳畔时却轻声地说了句:

“很好看的墙报啊!”他看着那张“The Who”乐队性感的Roger Daltry的招贴画。

Steve低下头,不想再看见任何人,也不想让任何人再注意到他,快步朝出口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想起了晚宴前经纪人的叮嘱:Steve,我知道你是一个正直诚实的人,不愿做出那些耻事,但这场宴会的邀请函我们是好不容易得到的,那里面会有很多演艺圈里的真正可以改变你命运的人,你必须去参加,我并不要求你在这场宴会里要做些什么,至少你去了后以后可能会有些人对你眼熟让你的星途更顺畅一些。

难道大家说的自爱和贞操就是长在两腿之间的那张膜上,确定不是长在人的内心里吗?

  “在床上跳个舞给我看好不好?”

“谢谢。”我一边说,一边优雅地把堆满在紫色床单上的垃圾扫到一边去,“请坐下。”

他应该算是完成了经纪人的任务了吧,虽然这个晚上他几乎除了瞪了前四个摸他屁股的人一眼和刚才那个女人有过一番对话之外,他没有和任何人有交流。他知道经纪人其实还是希望他做些什么的,就算是被潜规则。Steve是刚进演艺圈才一年的新人,但他也知道最容易上位的方式不是别的,就是他最鄙视的行为。而这个宴会大概是一个可以明目张胆作交易的地方,而筹码除了钱之外,就像刚才那个女人说的一样,别的,比如演艺资源与演出机会。Steve想,他真的该立刻离开这个肮脏之地。


        她太过于讶异,以至于本来享受抚摸的迷离眼神瞬间就睁开了,微笑着说:

他坐下来,环顾四周,说,“房间不错。”

不集中注意力的低头走路所导致的就是一个经典的撞人事件,而撞到他的人手里的那杯酒又很不戏剧化的撒上了对他来说已经不便宜的西装,他无意识的抬起头,压下脾气下意识的有礼貌的说道:对不起。

记得在《读者》上面看到一篇文章。

“我不会跳,没穿衣服在床上跳舞多害羞啊”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博发娱乐最新官方网站发布于胜博发-中医养生,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一个问题是让谁来破,Steve很不爽却又无法不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