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狸可没傻到公然戴出去,空气在经过鼻际时与

2019-09-21 20:35 来源:未知

三来是剩女们全是老大不小才嫁人,婚前时间长,婚后时间短,惯于“大胆假设”,疏于“小心求证”,所以,一般都不会害羞;况且,嫁老外既没有明媒,也无需正娶,准确的说,她们不是“嫁人”,而是“送人”。所以,用“吃”字比用“娶”字更性感,更讨喜,更符合她们的身份和野性。

看哪,这就是洋鲜肉!

图片 1 “彭”的一声,里屋的门关上了,将走过来的妇人隔在了门外。香芹娘停下脚步,却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不是逼闺女么?
  
  院子里,香芹爹还正和王庄来的人及本村的媒婆玉顺奶奶在交谈着。院中的石桌上还晾着开水,一个用秸杆编成的小筐中还盛着些许自家自留地里中的花生。儿子保生并不在家,他下地里干活还没回来。但这并不影响话题的继续,即使话题的中心是围绕着给保生做媒而进行的!
  
  香芹爹猛抽了最后一口烟屁股,这才恋恋不舍的把这种一盒两元名叫桂花的烟头丢掉,并同时吐纳了那口混浊的白雾。烟雾在空气中游荡的时候,顺便在玉顺奶奶的鼻间逛过。玉顺奶奶不由自主的将这混杂的空气吸进了鼻际。空气在经过鼻际时与玉顺奶奶的呼吸系统发生了摩擦,于是她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喷嚏。王庄的来人忙是闪身给那条从玉顺奶奶嘴中喷出的东西让了个位置,这才使自己免遭面部被喷中之忧。鼻涕方落回地上,便被寻食的老母鸡所啄!
  玉顺奶奶掏出随身携带的手绢擦了擦嘴,在确定已经消灭嘴上的唾液残留后,这才有机会来抱怨香芹爹这个罪魁祸首:“你就不能少抽点烟啊?”
  香芹爹嘿嘿地笑了,露出一口被烟熏黄的牙齿。他舔了舔嘴唇道:“都那么多年了,也戒不了了,一天就一包,也不敢多抽。倒是保生的事还望老嫂子你多多费心啊!”
  “我到好说,就是怕香芹这孩子不乐意。不过俺们不也是没有法吗?”玉顺奶奶说到这,叹了一口气,这才接道:“唉,保生这孩子要不是黑点矮点的话,大兄弟你现在也该抱上孙子了吧?”
  
  香芹爹点了点头,又从口袋中摸出一根烟续上,他抽了一口,才道:“俺家保生命苦啊,活不少干,苦不少吃,却就是享不到福!都到这时候了还连个媳妇也讨不上。也都怨我这个当爹的没本事,咱要是有钱,就是买也的给孩子弄个媳妇啊!”
  
  “大兄弟,话也别那样说。现在不是有门了吗?人家王庄的和你这情况一样,只是你这一对兄妹,人家那一对姐弟,正好互换。他们也有这个意思。只要你点个头,再让香芹点个头,媳妇也就过门了。两家都皆大欢喜,你看多好!现在不就是等一句话的事啊?”
  “俺过来时,人家说了,关键得让闺女乐意。去了就是给人家安安生生的过日子,不是三天两头回娘家。人家女儿来你们家也是好好和你保生过日子的。咱们庄稼人不就是图个和睦求个和和美美吗?你说是不?”王庄来的人抛下了根本。
  “是,理是哪个理儿。香芹她娘正和她说哩,要不咱再等等。来别闲着。先喝水,嗑瓜子!”香芹爹忙不迭的从石桌上端下小筐招呼两个媒人。玉顺奶奶抓了把瓜子嗑了起来。王庄的来人则自己端碗喝起水来。
  香芹爹抽着烟,心下犯起了嘀咕:“哎,不知闺女该咋想咧!”
  
  堂屋门吱的一声开了。香芹娘走了出来,满面愁容!
  
  “咋样了?”香芹爹迎了上去。余下的两人则望向香芹娘,静待结果。
  香芹娘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孩子有点不乐意。咱们就先别逼孩子了!”香芹爹点了点头,只是又猛抽了一口烟。
  
  老夫妻俩走了过来,香芹娘端起小筐客气了一番,这才歉意道:“让你们白跑了!”香芹爹也接口道:“要不这事先改天再说吧!闺女没心理准备,一下子也不好接受啊!”
  
  玉顺奶奶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先搁搁,不急,不急!”
  另一个也道:“没事的,这事就得慢慢来。那我就先回去给他们透个信儿!”
  
  两个媒人开始往外走,香芹娘忙挽留道:“这天也快晌午了,要不你们吃了饭再走吧!家里啥也现成,咱们蒸点大米吃!”
  “不了不了,我还的赶回去呢。改天吧!”
  “老嫂子,那你就在这吃吧!”
  “家里做着饭呢!快忙把,保生也该回来了。这孩子干一上午了,也怪累的!对了,要不这事就先别给他说了。好好劝劝香芹,这闺女大了总是要嫁人的!嫁谁不是嫁呢?”
  “哦,要不呆会再试试。那你们慢走啊!”
  
  送走媒人,老两口相对叹了一口气,正要望里走,保生扛着锄头从地里归来了:“娘,刚才玉顺大娘上咱们家来了吗?我远远见她从咱家出去。那一个是谁?”
  “噢,是来了,是跟你妹妹说婆家呢!”
  “噢”保生随口支应了一声,然后在院子里放下了锄头。心里却不由的叹了一口气,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娶上媳妇呢?
  
  “也是和你说媳妇呢!”老两口想了想,觉得根本就没必要瞒孩子:“是这样的,王庄有一家也和咱一样。只是那人上面有个姐姐。你玉顺大娘和那人的意思是让你娶人家的妹妹,人家娶你姐姐来个两换。于是你玉顺大娘就和那人来咱们家提提!”
  
  “那香...”保生楞住了,牺牲妹妹的幸福来换取自己的幸福,值得吗?妹妹愿意吗?
  “我和你妹妹正商量着呢!你也老大不小了。咱条件是差了点,可你也不能打一辈子的光棍啊!那到临老的时候谁来照顾你啊?”
  
  “娘,香芹要是不同意,就算了。千万别逼她。再咋说,我也是哥咧。硬逼妹妹的事,不能做。我可告诉你们,就是逼成了,我,我也不会同意的!”
  
  “我跟你娘都知道,我们只是跟她提提,没谁要逼她,儿子女儿还不是一样亲?”
  
  里屋内,香芹坐在床沿上,思绪混乱不堪。要自己去嫁一个矮黑的丈夫,那可不干。毕竟是要相处一辈子的!可不这样,哥就娶不上媳妇。人家妹妹不也是和自己一样要受委屈吗?可再受委屈也不能这样窝囊把?
  
  唉,家里为什么会这样啊?自己的终身大事怎么就成了这般光景?按说,自己不也该同村里和自己一块玩的女孩一样,挑个如意郎君,先订个两三年,然后再风风光光地办个喜事,给娶过去。也过个体面日子!可为什么到自己的时候就成这个样子呢?
  
  香芹站了起来,走到窗边,她拉开了窗帘,让晌午的阳光照射进来。隔着窗户,她还看见爹娘正和玉顺大娘它们在说着什么,一定是说那事!
  
  可那事又怪谁呢?
  怪提起这个念头的两个媒人,怪把这事告诉自己的父母,还是怪条件差而找不上媳妇的哥哥?
  可哥哥平时对自己也不错啊!自己又怎么能去怪他呢?他也不愿这样的吧?那怪谁,只能怪自己的命不好了!
  
  香芹揉了揉眼,她想哭,可终究没哭出声。她只是扭过了头,盯向摆在床头的照片,那里面哥哥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两个人笑的是那么开心。那是多么好的一段少年时光啊!可转眼,五年都过去了,也都长大成人了。可烦心事也就来了。唉,人为什么要长大呢?不长大是不是就没怎么多烦心事了?
  
  香芹再抬头的时候,媒人已经走了,哥哥从地里回来了。正在放下锄头!爹娘正和哥哥说着什么,也是说那事吗?哥听了自己的反映会生气吗?哥在和爹娘说着什么呢?是让爹娘逼自己,还是不让爹娘逼自己呢?
  还是出去看看把!
  
  保生走进堂屋,找到个水瓢,然后从水缸中舀了半瓢水正喝着。却见妹妹走了出来,保生忙停止了牛饮。香芹看了哥一眼,低下了头,却突然发现自己竟在这一刻和哥没话说了!
  香芹娘在这个时候走了进来。她冲儿子说了句:“饭快好了,先去院子里凉快把,这会院子里有风儿!”
  
  院子里,爷俩抽起了烟,吞吐着云雾,天上的太阳光在往下照射时被院子里的大槐树冠掩挡了大半。凉风刮过树冠使得投在地上的树冠阴影来回晃荡着。而他们家养的那只老母鸡此刻则正在鸡窝边闭目安神!
  
  院子外面的街上,隔壁的小马正扛着锄头往家回;街西头的老麻正骑着自行车往东来;一辆农用机车上装着几根架梁,正是老刘家盖房用的横梁。另外还有临村边的大春家的狗正追逐一只临村的狗,似乎想要在大庭广众之下上演一出成年狗之间的肉搏战!
  
  吃饭的时候,香芹突地告诉娘说;“你和俺玉顺大娘说吧,那事,俺同意了!”
  
  香芹爹把正要往嘴里送的黄瓜放下,不由自主的问道:“你说啥,闺女你说啥?”
  
  “俺同意!”香芹又重复了自己的意思
  
  “嗳,中,中,我这就和你玉顺大娘说去!”香芹娘喜上眉梢!
  
  保生楞楞地看着妹妹,口中还在支吾着:“可,可是......”
  
  香芹仍在一字一字道:“到时候,要记得让俺嫂子孝敬咱们爹娘啊!”
  
  保生揉了揉湿润的双眼,却也只喊出了两个字:“妹妹”
  !
  可是这一呼,又包含了多少说不出的感情在内呢?
  
  香芹转过了头,“恩”了一声,可她的眼中分明有着晶莹的东西直欲落下。为了哥哥,为了这个家,应该值得吧?自己的幸福又算什么呢?可自己的幸福又真的什么也不算吗?
  “我饱了!”香芹放下了碗,走回了里屋,她很想找个肩膀趴下,然后无声的哭一场.......
  
  隔壁的猫在这经过时喵的叫了一声,被香芹爹用棍子给赶走了。香芹娘兴冲冲地出了门走向大伯子哥玉顺家,她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保生他大娘去!
  
  保生爹吃完饭,把碗一推,便坐到树下铺好的凉席上去了。他点了一支烟,抽了一口,脸上有着惬意的表情!
  
  保生歉疚的看着妹妹的身影。他知道自己终究是对不起妹妹了。他也知道只要自己反对,哪怕是只说一句反对的话“我不同意”那么妹妹便不用受委屈了,可那样一来,自己便也就没媳妇可娶了。而仅凭自己的条件那是娶不上媳妇的!为了媳妇也只能是愧对妹妹了!
  “香芹,哥对不住你啊!”保生在心里说。
  
  娶媳妇的喜悦开始在保生心里蔓延。哈哈,我要成家立业了!我终于要有老婆了!
  
  接下来,两个媒人又来回跑了几趟,无非也就是行程的安排。双方都点头同意后,其他的便也就不是问题。村长他也是人,那么他也就不会没良心的不给通融。无非就是娶媳妇那天请他上上席而已。
  
  三个月后。
  王庄和保生家在同一天内举行了婚礼。那一天,家里来了很多的亲戚,异常的热闹!
  王庄那边的新娘是香芹,这边的新郎则是保生。兄妹俩在一天内同娶同嫁!
  
  花车载着香芹逐渐远去的时候,保生的新娘也正在到来!
  
  婚宴上,看到新媳妇的香芹爹和香芹娘美的合不拢口。媳妇是个不错的姑娘,那小模样真是一个俊俏。正在给众人敬酒的保生也是满面红光。媒人玉顺奶奶也在这一天破例喝了几盅白酒。就连他们家的老母鸡也兴奋的在院里摆的酒桌下钻来钻去,并不时叫上一声。
  
  太阳光依旧是那么毒辣,但再也挡不住底下那些大吃海喝的人们,晴朗的天空下只有那些喧闹的声音传的很远,很远。
  
  敬完酒的保生揉了一下有些酸痛的胳膊,他脸上依旧是开心的笑。因为这一天里他是新郎。但似乎也仅此而已!         

我瞧见周大哥明明心里又是唏嘘又是难过,却表面上对我爽朗的笑,赞我倒是比他们家老爷子看得明白多了,丑八怪就是丑八怪,脸上攒出那笑脸有什么用。

她叫张艾英,如果论起年龄来,她比你妈妈年纪还大,你别看她现在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她年轻的时候可是村子周围方圆几百里的一个角啊,没人不知道她,那家伙俊的,没有哪个男人见了不动心的。

图片 2

图片 3

却无抛江弃山痴情郎,

第二年,张大生跟着村子里的其他青年坐火车出去了,这是张大生第一次出去,也是第一次离开生他养他的村子。

你听,“食之美者,宁过于人肉乎!”说这话的,既不是国父孙中山,也不是家父你爹、我爹,而是城父朱粲,历史上有名的坏蛋,专吃妇女和小孩肉的江洋大盗。

那位说了,你鼓吹歪门邪理,煽动国女走“老”路,不去自主创“新”,这是义和团,是在玩“扶清灭洋”。呀呸!你怎么不说我“尊老爱幼”呢?

不若说,今天是我娘亲的生辰。

图片 4

因为你们若再用同样的思维和心理来“逆反”,不但会把你们外嫁前的老底给抖搂出来,自暴其丑,而且还会把你们外嫁后感情饥渴、性欲旺盛的秘密给外泄了。你们敢吗?(以上全是笑话,以下才是真话)

歪果好吃,歪理服人。大妹子,小嫂子,你们说呢?

我心想你既然都知道有这么一天,你当初干嘛拜那个堂。再说了,全上海城的人都知道你们俩是政治联姻,她还指望你能琴瑟和鸣举案齐眉怎么着?我嘴里含着栗子连连摇头,不过份不过份,那么一个丑八怪要我我也赶她。

张大生擦了擦额角的汗水说,我也喜欢你,可是你爹你娘肯的不会同意的,我家比较困难,你这样的条件完全可以找到一个比我家境好百辈的人家。

吃上面的,不如吃下面的

列位请想,待字闺中和待字马路的妞儿,肯定年龄都不大,是为年幼。嫁老外,那是沙里淘金,大海捞针,鸡蛋里面挑骨头,很难碰上好人;况且老外毛多钱少,慷慨于拔毛,吝啬于花钱,薄情寡恩,不能负责你到老。

我真是聪明。

她叫张艾英,比我的母亲稍微大一些,我本不认识她,只是她在我面前的印象让我迟迟不能忘记,因为她是村子里的一个疯子,蓬头垢面的、衣衫褴褛、呜呜丫丫口齿不清,经常没事的时候从村子的东头走到村子的西头,我对她产生了很大的好奇,于是我开始向我爷爷打听她。爷爷是一个和蔼的老人,无论我问什么他都有耐心跟我说。还记得那是一个万里晴空的中午,我们吃完午饭,爷爷喂完了羊,我就拿着小板凳坐在院子中央,爷爷躺在摇椅上,跟我慢慢的讲述了张艾英的故事。

如果外嫁女还有点文墨,未被异化,还读过韩愈的《进学解》,那你们应当能看出,《嫁老外,不如嫁老头》,它不是胡说,乃是正解——新时代的经典谬文《劝嫁解》。

图片 5

周老三一路从周家跟我到这,此刻终于敢光明正大的坐在我旁边的石阶上,一派老成的样子问我:“我大嫂,可是你挑唆我大哥赶出家门的?”

最后在城里待了几天的张艾英回到了村子里,她天天以泪洗面,晚上总是睡不着觉,还总是絮絮叨叨的说糊涂话,那种四年的情绪不停地困扰着她,折磨着她,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她的神经出现了点问题。

请注意,《吃剩女,不如吃剩饭》,标题之所以用“吃”,而不用“娶”,一来是“吃”字比较文雅,抽烟、喝酒、饮茶的文雅说法,都是“吃烟”、“吃酒”、“吃茶”。剩女们都有附庸风雅的偏好,用“吃”字她们爱听。

有钱有势,有品有位的香老头,他就好比老旧的储钱罐,外表看起来不那么光鲜灵畅,可你一摇晃,一拍手,它就抖搂屁股,立马能倒出一大堆白花花的银子来,货真价实啊。而那些你不小心就会碰到的渣男老外,不过就像空瘪的钱包,里面塞满了无效行卡,一张钞票也没有,虽然气派,可终究还是样子货。

“我?娶我你还不如娶我四姐呢,我不打算嫁人,嫁了也是打算像你嫂子似的被人赶出来的。”

情。

前两天,我不小心喝高了。见到身边又聪明,又漂亮,又贤惠,又能干的美眉们,因为长期找不到同族同龄意中人,山穷水尽后决定嫁老外,说嫁老外比嫁同胞简单,没那么多破事;情急之下,我就劝她们宁愿傍大叔、嫁老头,也不要嫁老外。似醒半醉之际,好象还写了一篇什么《嫁老外,不如嫁老头》的滑稽短文。

我让芳草看清牛在哪里,牛是谁?注意,我说的是找不到当龄意中人的情场苦妹子,她们徘徊在婚姻的十字路口,准备登上老外的贼车。在这即将落水,眼看着要落入虎口的时候,我向她们大喊一声,“嫁老外不如嫁老头”,劝她们宁在长城里面啃老,不在国门外面崇洋。这不是尊老爱幼,又是什么?

“我……”

在张大生出去的那一天,张艾英感觉心里慌慌的,她坐在床上,眼泪就这么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我说“嫁老外,不如嫁老头”,那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两害相权取其轻,非是我的正常主张,一贯思想。明眼人一看就明白,我那是善意,是公心,是激智。

先咪一口酒,哈——!当然,我知道,我比你更知道,糟老头是没人喜欢的,是讨人厌的,是狗看见都想咬,猫看见都想抓的。但是,香老头不一样。

赵清彦,我嘴里含着这三个字,从他出生起就没能被人唤过的三个字,我这位哥哥与我一奶同胞,却并无缘相见,我午夜梦回的时候听见娘亲喊着彦儿啊彦儿,心想你如是在世,是不是连同娘亲连同我赵清恪,都不若今日这般。

什么字?我问。

至于为什么说“吃剩女,不如吃剩饭”,难道剩女不如剩饭有营养,有味道?这原因嘛,我暂时先装进葫芦里,摇他几天不倒出来,拿你一桥,免得有人偷了去,用我的枪,刺我的马,跟我唱对台戏还用我的脚本。呵呵

我始终认为,嫁老外是“眼前无路”,嫁老头是“身后有余”。

清 · 棱镜(下篇)

这能当饭吃吗,你家什么样我不清楚啊,我家艾英是什么条件,你家大生是什么条件,别想懒蛤蟆吃天鹅肉了。

2016.7.15

老男如我,我如老男

山有木兮木有枝,

张艾英放下手里的针线活,说,我不求过上什么好日子,我觉得现在就挺好,只要你对我好,什么日子我都可以过。

考虑到你们“嫁鸡成鸡,嫁狗成狗”,跟了番奴就成了番奴,普遍没有文化,喜欢模仿,我就特意给你们来一篇《吃剩女,不如吃剩饭》,好让你们跟进不得,作对不成。

而本族大叔老汉,如张艺谋杨振宁者,不仅人生经验丰富,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而且功成名就,钱多人憨,有情有义,最懂怜香惜玉。嫁给这样的金龟老婿,可谓门前有水,后院有山。占得人和,天时和地利便一起归你。

周老三额角冒出一滴汗,不知是不是想起了我今天白天在我大姐那儿敲来的几件玩意儿。

张艾英慌了,她找到大生爹和大生娘问他们,张大生到底什么时候会回来,大生爹和大生娘也说不知道。

我本来正郁闷,正担心,大汉好女人都嫁了老外,为美国锦上添花,那我们中国的国势就危悬了。可是,读罢那篇唧唧歪歪的文章,查看后面哩哩啦啦的评论,我马上雨过天晴高兴了起来,把悬在舌头下面的心又放回到肚里。

2016.6.30

我心想这不明摆的事嘛,周家赵家,门当户对,老爷子也默许,而且难得我大姐也能瞧得上你,你一好好说说,保证就嫁了你了。

那你去吧,只要能够回来就好。

老外和老头,老头和老外,两个都是不正常的选项,不得已的嫁郎。对国女来说,嫁老外是“落草”,嫁老头是“落难”。

我仔细想了想,再仔细想了想,郑重的开出条件来:“首先,得有钱吧。”

张艾英绝望了,她对着自己的爹大声喊,我这辈子死也不嫁给别人我只嫁大生哥。

没想到,我的救急言论和偏急观点,竟被外嫁到美国的急性子美眉们误解了。她们也没有完全领会我的意思,甚至连文章都没有看完、看懂,就抱不住火跳出来跟我叫板,唱对台戏,还理歪气荡地嚷嚷《嫁老头,不如嫁老外》。

… …

一旁的艾英妈看到后坐不住了,她连忙站起身来说,行了,你们爷俩这是在说什么糊涂话呢,有什么不能谈的。艾英娘走过去接过大生爹手里的礼物,说,好了大生爹,我们会考虑考虑的,你的礼物我就收下了,没什么事你就先回吧,先回吧。

因为老外身上毛多如草,你把一张粉嫩洁白的脸儿埋进他的胸膛,外观上看状如落草;老头儿枯井无波,你一条如花似玉的胴体让他坐拥怀股,不就像跳进旱井里洗澡一样嘛。这个,我岂能不知,又岂能不晓?

“你不嫁人?”

一般来说,农村里面,女孩要嫁人了肯定找着条件好的嫁,谁家的条件好就嫁谁,谁家钱多就嫁谁。像张艾英这样的条件,远的咱就不多说了,那方圆几百里的人家可不得随便挑吗,可是张艾英不这样,她是一个痴情的人,她这一辈子没喜欢过谁,只喜欢和自己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叫张大生。

二来是剩女们多数嘴馋嗜吃,结婚前基本上是两眼一睁,吃到关灯,用“吃”字容易勾起她们的美好想象。

你家老爷子不是没我看得明白,他就是让你娶个王八变得乌龟精你又有什么办法?

唉,爷爷讲完后又轻叹一声,又说,这个艾英啊,这一辈子都败在了情上面。爷爷看向远处,天边正是落日,夕阳的美景永远都是这么的安逸,可是夕阳永远也理解不了人的伤悲。

相比之下,你们叫嚣《嫁老头,不如嫁老外》,那又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呢?是心虚,还是肾衰?是甲亢,还是乙醇?

哈哈哈,梅狸绞着手帕站在东家后边,脸上红一片白一片,牡丹花味道的脂粉簌簌的往下掉,可别哭啊,哭了就结成块,就是啪啪的往下掉了啊。

艾英的父母得知这一切后,伤心欲绝,艾英娘活活的气死了过去,而艾英爹,也气的下不了床。

图片 6

我本来想说爱的,但这个字刚溜到嘴边我头皮就紧了一紧,赶紧改了口。这个虽说看起来是没什么重要,则其实是十分重要的一点。就好比百乐门的姑娘,每天环肥燕瘦什么样子的姑娘没有,清淡有之浓艳有之清傲有之妖娆有之,甚至长的好看有之长的难看也有之,然而那些唱的不好的、长的奇怪的,就偏偏有客人好这一口。虽是没有别的姑娘索的小费多,但这些剑走偏锋的往往最稳当。而且嫁娶嘛,多多少少还是得看得上吧,就像老爷子看上我娘亲,我们东家看上梅狸那样,一对了眼,那自然是怎么看也看不厌,怎么亲昵也亲不烦了。

张艾英听后感觉晴天霹雳,她抓住自己的头发到处扯,她咆哮,什么你说什么,哈哈,他不回来了,他又找了一个,哈哈,他又找了一个城里的,哈哈,他有儿子了。

听说梅狸几年前就跟了我们东家,这才不抛头露面,显得好像百乐门的老板娘似的。

后来,村子里的一个老光棍不嫌弃张艾英疯疯傻傻,他娶了张艾英。

后来所有人就都知道了,我爹一回了上海,就娶了苏家的二小姐做了正房,二姨太太是个医药世家的女儿,三姨太太是个戏子。等把这三位娶完了,我爹终于想起来还有个少年时候的发妻,那时候我哥哥早已出生也早已夭折了。

村子里从四面八方来了好多人,这么多人如其说是来送祝福的倒不如说是来看新娘的,他们全部都挤到这个村子里,都想看看这个方圆几百里最美的新娘。

我唱完刚下台,就远远看一个红衣服像旋风一样向我这边旋过来,我一个激灵就想跑,结果头发一把被抓住,梅狸另一只手拎起我的耳朵把我整个人丢了回来。我啊呀呀呀的装可怜,她一巴掌拍我后脑勺上:“死丫头我说什么来着?再搞砸了我让你好好见识这百乐门的厉害!”

看到大生爹走远后,艾英爹指着张艾英的鼻子说,想嫁人我明天就托人给你介绍一个,但是要嫁给大生,连想到别想。

这下惨了,那个茶杯认得,那个地毯我也认得,她要是在老爷子面前那么一扭脸,我在百乐门那点薪资全得搭进去。我赶紧赔了个笑脸:“大姐,我,我是来还上次借你的簪子的,你还记得不?”

无可奈何的张艾英卖掉了家里的猪和鸡,攒了一些路费,然后去城里去找大生。无奈的是城里这么大,怎么找呢,何况张大生是坐火车出去的,中国又这么大,她又该去哪里找张大生呢。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博发娱乐最新官方网站发布于胜博发-中医养生,转载请注明出处:梅狸可没傻到公然戴出去,空气在经过鼻际时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