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完整地在村里发布出来吧,这些烦恼有些

2019-12-10 23:52 来源:未知

危机 [情节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危机 [情节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前言:《情网》是一篇几经周折的小说,写作的过程断断续续,发布的历程也是一波三折,弄得当初追着看的读者也渐渐了无兴趣。既然已经写完了,我还是完整地在村里发布出来吧,对号入座也好,一笑置之也罢,也算是给大伙添加一点茶余饭后的娱乐,答谢大伙对我一贯的支持和鼓励。

危机

危机

梦总是美好的,而现实却难尽人意。

第二天一早,亚兰就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她以为是小骁,出人意外地,竟然是小骁的先生刘士和。

危机 [情节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原来是小骁打来电话!

当晚,苏岩睡得很踏实很满足,因为这一天,他听到了亚兰的声音看到了亚兰的照片,亚兰不再是一个空洞的ID,而是一个有声有影接近真实的人。

深秋的寒意唤醒了苏岩,身边没有亚兰,只有窗外的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

其实亚兰一直叫他老刘,跟他也算是老交情了。一方面固然是小骁的关系;另一方面,他们也曾短暂地在同一公司的不同系统共过事,偶尔还一起吃个午饭,彼此也算谈得来。这些年大家都忙,两人已很久没来往了。老刘在这周日大清早里打来电话,着实让亚兰有些吃惊,难道小骁出了什么事?亚兰猛然想到,最近一直忙着帮老公办公司,又牵挂着苏岩的工作,已经有一段日子没给小骁打电话,而小骁似乎也很少来电话。

小骁的先生老刘和亚兰没聊出什么结果,却让亚兰对小骁的婚姻危机有了一些不同的感受。

“亚兰,我先生要跟我离婚。”亚兰刚hi了一声,电话那头就传来小骁直统统的一句话,随之而来的是小骁抽抽搭搭的哭泣声。

在城市的另一头,亚兰却辗转难眠。

苏岩再也睡不着。看看表,凌晨1点多了。这这寂寂深夜里,苏岩无依无靠,只能呆呆地想亚兰。亚兰在干什么呢?应该在梦乡里吧。亚兰是个夜猫子,会不会还在村里等自己呢?唉,今晚忙着吵架和胡思乱想,还没进村跟亚兰打声招呼呢。何不现在碰碰运气?

亚兰心里担心着小骁,不等寒暄,就急急问道:“小骁还好吗?”

老刘不是傻子也不是无情无义之人,他深知十几年风雨同舟夫妻之情的份量,也明白离异会导致自己和孩子之间隔阂甚至骨肉相残,却仍然在痛苦的挣扎中执着地要求离婚,是否也有其合理性?从某种意义上说,如果一份婚外情能驱使一个男人义无反顾地走向离婚,也反证了这份感情的魅力;也说明原来的婚姻一定有其自身的问题,夫妻双方也一定有值得自我反省检讨的地方。

亚兰大吃一惊!小骁夫妇结婚十几年,男主外,女主内,和和睦睦,一直为同学们羡慕和称道,怎么可能突然就闹婚变?!莫非,小骁真的在网上游戈,找到了蓝颜网恋,被先生发现一怒之下要离婚?。。。

亚兰素有轻度失眠的毛病,任何一点情绪上的波动,都有可能成为干扰睡眠的一个因素。而今天,在短短半天之内,亚兰不仅看到了苏岩的照片,还在电话里和他交谈了很长时间。当时,亚兰只是参与和全身心的投入,没有时间去思考和感觉,但在这宁静的夜晚,苏岩写过的短信长文一篇篇在眼前展现,苏岩的说过的话一句接一句地在耳畔重现在心海里回荡,苏岩的身影也不离不舍地陪伴着她。。。从此,苏岩不再是一个抽象的ID,而是一个鲜活具体的人在亚兰的心里。

进得村来,果然看到亚兰头像旁的小灯柔和地亮着。苏岩心里涌过一股暖流,冲淡了缠绕着他的苦楚和绝望。

“不太好,她失眠憔悴,有忧郁症的初期表现。我不知道怎么办,希望你多关心开导她。”老刘轻轻叹了一声,可怜巴巴地说出他打的是求助电话。

隐隐约约地,亚兰觉得小骁的婚姻已经走到了尽头,小骁死抓着老刘不放也没什么意思,倒不如该放手时就放手,重新寻找属于自己的生活和归宿。只是,这样的想法很难跟小骁说出口,更何况自己总觉着孩子理所当然地应该拥有一个完整的家,能无忧无虑地长大成人,因而她多多少少也和小骁一样,期望老刘能回心转意回归家庭。事实上,十几年共同生活的亲情基础和孩子的血缘维系,绝对是对抗婚外情的强大武器。小骁和孩子的情真意切,还是有可能动摇老刘的离婚决心,让老刘因不忍舍弃、伤害小骁和孩子而不得不放弃新恋情。

“他回来了,我要跟他说个究竟!明天晚上再给你电话。。。”亚兰还没来得及说句话,小骁就切断了电话。

自从外嫁女事件后跟苏岩频繁互动至今已是一年有余,从他们两人确认彼此是“心中朋友”也将近半年。两人从相识到相知,从相知到相惜,从相惜到相悦,从相悦到相思,一路走过来,有欢愉,也有烦恼,这些烦恼有些是来自于和苏岩的互动,但更多的是对周平挥之不去的内疚。

“亚兰,你还在吗?”苏岩迫不及待地向亚兰打招呼。

“打一巴掌再揉一把呀? 现在良心发现了。哼,你伤害小骁时良知何在呀?!”亚兰在心里暗骂一声,话到嘴边还是温和多了:“解铃还需系铃人,真正能给小骁以慰藉和安全感的是你自己啊,想想她为什么会忧郁呢?”

只是,这样的可能性有多大?

亚兰发了一会呆,心里更加烦躁不安。不由自主地,她去饭厅找了一瓶葡萄酒,仰脖喝了一大口。刚想把酒瓶放回柜子,却神使鬼差地提着酒瓶回到书房,找到一个杯子自斟自饮起来。

周平虽然没钱没才,但他对亚兰忠心耿耿,不仅为亚兰营造一个温暖的家,还供亚兰读学位,并鞍前马后支持亚兰的工作。。。。一个女人被丈夫如此珍爱,复又何求?

半分钟不到,苏岩收到亚兰的回复:“一直不见你进村,在为你担心呢。一切可好?”

“你是小骁的好朋友,她肯定也跟你说过我的事以及这件事对她造成的伤害。我不否认我是伤害小骁的罪魁祸首,但处于我的境地我能怎么办呢?。。。”

不定期地,亚兰和小骁会互通电话。话题当然涉及婚姻危机对孩子造成的极大伤害,亚兰只能婉转地劝小骁,要尽量避免在孩子面前谴责老刘的过失,而应该强调父母在任何情况下都会一样爱孩子,也会安排好他们的生活。这些话颇有劝小骁要做好离婚思想准备的意思,但始终还是没敢跟小骁谈及离婚的可能性和可行性。也许,婚姻的个中滋味,是离还是凑合,只有当事人最清楚,就连婚姻咨询师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小骁有了蓝颜而引火烧身了?是啊,哪个男人能容忍妻子出轨,哪怕只是心灵出轨?!也许,红蓝颜总体上还停留在友情的层面,但或多或少也有一点男女之间两情相悦的成分,配偶知道了肯定是很不舒服而难于接受的。将心比心,如果周平像自己这样跟异性交往,自己岂不早就气得七窍生烟了?!

亚兰翻来复去,睁眼看看安稳酣睡的丈夫,亚兰心里的那份内疚就更是发酵鼓涨得要撑破心胸。

她真的记挂着自己在等自己!知我爱我者,亚兰也!在这样的知己面前,苏岩觉得自己可以坦露灵魂而无需羞耻,无论懦弱勇敢,无论贫穷富贵,无论失败成功,都可以本来面目示人,无需遮掩,以诚相见。。。

“别无选择?得了便宜还卖乖!”亚兰虽心里恨恨地,说话还得有分寸。毕竟,骂他打他都没用,还是得听听他的想法,也许能找到挽回他们婚姻的切入点,再者,更全面的了解情况也有助于有的放矢地开导小骁。

事实上,小骁老刘夫妇已经接受了好几个疗程的婚姻咨询,可惜没什么效果。老刘虽不再直接了当地高调提离婚,却在矛盾和痛苦中一点一滴地为离婚作准备;小骁在这场拉锯战中身心交瘁而生倦意;孩子成了婚姻危机中解不开的结。

心中的朋友、红蓝颜知己,孤单时的倾听者,愁闷时的抚慰者,寂寞时的陪伴者,危难时的帮助者。多么美好的情怀,多么绚丽的彩虹,多么迷人的心灵乐园!就像自己和苏岩,如果不是他在自己灰暗生命中的隔网相伴,亚兰不知道怎么度过那些难眠之夜,也不知道能否撑得住失业的压力,更不知道如何在逆境中自强不息自我完善。亚兰多么渴望苏岩成为自己的挚友知己,无话不谈,心有所依。

亚兰揉着胀痛的太阳穴,使劲地想把苏岩推出脑海,却无济于事,只能不断对自己说:明天,从明天开始,一定想办法疏远、忘掉苏岩。

“不好。与我家领导的争吵冷战不断,今天我们提到了离婚。这对我也许是解脱,也许将是新生活的开始。”苏岩没有半点难堪就毫不隐瞒地说出自己的状况和想法。

“唉,听起来也许滑稽,但我从来没有真正爱过小骁。当初要出国了,父母担心我一个人在外孤独,希望我赶紧找个媳妇一起出来,好歹有个伴也有个人照顾我的生活起居。当时我身边很多同学朋友都已成家,我大学里暗恋多年的女同学也嫁了人,男大当婚,我也动了找媳妇的念头。你也知道,我和小骁是中学同学,本来就认识,再经我们中学老师一撮和,稀里糊涂就结婚了。”老刘声音低沉,开始了他对自己婚姻状况的陈述。

与此同时,亚兰的邻座同事却在众人的议论纷纷中毅然开始了离婚官司。

可是,这红蓝颜有了颜色,深一点浅一点,就会变质变味,怎么定位怎么把握呢?人可不是机器,能预先设好阈值装上开关,触点即停,保证在安全范围内运作。人心肉长,情由心生,路有界,心无疆,相依相恋的感情岂能收放自如?!亚兰本是相当理智的人,却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越陷越深,身不由己地越来越依靠甚至眷恋苏岩。亚兰为自己的这份痴心难为情,特别是想到苏岩有可能只是把自己当成一般可有可无的普通朋友时,就为自己的自作多情羞愧难当。

可是很多时候,忘掉比记住还要困难。理智上,亚兰想远离苏岩;感情上,亚兰心系苏岩却难于自拔;行动上,亚兰更难于抗拒自己的心让自己绝情于苏岩。

亚兰看到这几句话毫不吃惊,毕竟,她知道苏岩夫妇一直缺乏情感交流,自苏岩失业以来更是争吵纷繁,鸡犬不宁。但是,亚兰更知道维持家庭完整对于孩子的重要性,也相信亲情无敌,绝不想自己成为家庭解体的推动者。

“你们知根知底,还是有一定感情基础的呀。”亚兰轻轻插了一句,婉转地反驳老刘所谓的“从来不爱小骁”。

邻座似乎对一切议论毫不在意,照样旁若无人地在座位上进行每日午饭“电话粥”,有时欢声笑语,有时抽泣哽咽。亚兰虽无心窃听别人的电话,但不经意间还是听明白了邻座的婚变梗概:

借酒浇愁愁更愁,半瓶酒下肚,亚兰飘飘然起来,思绪万千,难以自制,胸中的悲忿幽怨难于自抑,怅然写下

一天又一天,苏岩的早安问候总是如期而至;两人的午餐“聚会”如常进行;那下班前的网上道别渐渐变成了常规的的电话畅谈,晚上的网上相守更是难舍难分。

“如果你们夫妻感情彻底破裂而再无挽回余地,离婚也无可厚非;而且,在你失业落魄之际婚变,可以减少你的内疚感,也可能减轻或免除你瞻养配偶的义务,对你而言这离婚并不是坏事。但是,问题的关键是:1)你们是否真的感情完全破裂,还是受到了其他感情因素的干扰?我认为,如果有其他感情因素的干扰而促成婚姻解体,对你对她都不公平,日后也许会成为你后悔的原因。2)即便家已不像家,但也不能说散就散。毕竟,你对孩子对她都是有责任的;而且,婚姻需要经营和维护,你尽力了吗?”

老刘没有直接回应亚兰的话,自顾自地往下说:“婚后两人柴米油盐,倒也和睦,只是彼此爱好兴趣毫无共同之处,感情交流也贫乏无趣。偶尔小骁会兴致勃勃地讲述她的八卦新闻,比如半年前她一直在聊网上的什么红蓝颜,这些东西对我全是无稽之谈,我也毫无兴趣,只能装聋作哑或‘哦哦’地应付两声而已。她可能经常跟你说我呆板木讷,嘲笑我孤陋寡闻。其实我也不傻,有合适的对象我也能夸夸其谈。可遇到小骁让我心里有话却无处可说,我也是有苦难言。”

邻座当年在感情空虚生活潦倒的时候结识了深爱她的现任丈夫,她视他如救命稻草而嫁给他,开始了感情苍白的婚姻生活,在沉闷抑郁中挣扎了15年。金融危机导致她先生的公司难以为继最后宣告破产,并因此诱发了他的忧郁症,这更使他们的婚姻生活雪上加霜。为了疏解压力,她频繁出入健身房从而结识了她的现任男朋友,一个年近60的健美教练,四肢发达,头脑却不简单;他聪明、能干、儒雅又善解人意;他人老心不老,健康有活力,两人不仅一起跳舞练瑜伽,还一起爬山、跑步、滑雪、游泳、冲浪,生活充满了生机和乐趣。身心相吸、水乳交融,她无以抗拒这真爱的魅力。相比之下,她和丈夫在一起虽然物质丰裕却精神赤贫,她不想再跟丈夫一起郁郁寡欢地慢性自杀。她不愿意为他人活着,哪怕那个他人是于己有恩的丈夫或者是自己的孩子;她要分秒必争地追求爱情享受生活,尽管孩子的谴责和决断也是她心头的痛。。。

《他和她》

即便是在独处时,亚兰也会在不经意间想起苏岩,不知不觉间就陶醉在一种甜滋滋的氛围里,身不由己地享受着他那遥远的注视和关爱;与苏岩隔网相对或电话私语的时候,亚兰真切地感到苏岩既像兄长又是密友,或喜或悲,心意相通,无话不谈。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博发娱乐最新官方网站发布于胜博发-饮食养生,转载请注明出处:我还是完整地在村里发布出来吧,这些烦恼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