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雪丽去参观那个四合院,你得加油啊

2019-11-23 16:08 来源:未知

图片 1

“我要做你的保镖!这里太不安全了!万一被劫持怎么办?”

当我收到短信,第一时间赶到六院的时候,晓菁正在休息室等我,情绪还不错。两人一见面就拥抱在一起。

2011年12月22日,这样一个大家庭、一个跨越两个世纪的三代亲人终于团聚,并在金陵中路的老屋里合影!

生活是很现实的,无论与谁在一起,无论情感走到哪一步,也无论人们来自哪个空间,人间的亲情才是最值得珍惜的!

“怪梦?不是送给你捕梦网了吗?没有挂在床头?”

“你……”

一天,我和晓菁给仓鼠喂过食物,然后一起上班。走过胡同的时候,听见背后有人议论,好像是说我们又没有结婚就同居,不成体统。晓菁小声说,不要理睬他们!我们生活是我们的自由。

然而,大家听完我的述说,都会意地笑了。茜儿走过来对我和晓菁说:“曾舅爷曾舅奶,实在不好意思,我已经把所有的秘密告诉大家了。”

晓菁们、星星们、辰辰们清醒过后,我简单解释了一下,大家都摇摇头,没人可以理解。但大家看到一家人健健康康又团聚在一起,无论如何,也不管自己之外还有另一个自己,能够团聚才是最值得开心的!一家人拥抱在一起,感受真实的自我和家人!感受一个真实的现实生活!

“有啊!可这梦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我可以先送你回宿舍,然后我再回去。”

“杉儿,真的好想你啊!我一个人活不下去了…………”

我和晓菁的父母亲都在重庆,要把我和晓菁的这段姻缘向双方父母解释清楚,我是无能为力的了,只好不邀请他们来上海参加这次聚会。我们自己的小家庭打算春节前回重庆拜见双方父母,而且还要在重庆补办一个2012年的中式婚礼。在这之前,我们也都与自己的父母电话联系过了,我和晓菁就算是“私定终身”,携子回乡了,虽然感觉有些仓促,解释起来不是太容易,因为星星辰辰毕竟已经两岁多了。

然后,我马上给上海的律师打电话,让他立即过来处理这事。因为他有经验,一方面是解放前的房产地产,第二就是他对我们的情况比较熟悉,尤其是对“时空客”的年龄和身份证件问题的处理有独到之处。上海的房产和地产,他处理得非常完美。

“嗯!杉哥,你真好!”

“你的宝贝?”

“还说没有。”

在北大做教授的侄孙说:“我们只相信事实,相信眼前的实物和证据。”随即拿出表妹早就准备好、由律师办理的各种房产手续证明以及花旗银行存款、股票、债券和珠宝等相关文件的复印件。

“怎么一直没有听你提过?”我觉得奇怪,这又不是小事情。当然,我也没有埋怨她当时结婚的时候身上基本上没有钱,除了我拿的那个钻石手袋。

“想我了吧?才几天没见面?”

“知道啦!”

晓菁后来告诉我,女孩子的赌气、调皮和倔犟,往往只是一种煽情、调情和撒娇,男生要学会读懂女生的心,把平淡无味的生活激起无尽的浪花,这才是有味道的生活。

表妹过来说:“表哥,哦,也许今后要改口了。其实,我父亲不是你的亲舅舅,这是几天前我爸才告诉我的。文革期间,我爷爷奶奶因为里通外国,被上海革委会抓去游街,后来又被红卫兵整死。我父亲20多岁时,孤身逃到重庆,被你奶奶一家收养。再后来,你就成了我表哥。对吧,爸爸?”表妹又转身问她爸。

然而,晓菁忘不了她仅仅居住过一个星期的“王家大院”――王府。毕竟,她曾经是这里的大小姐。“我”虽然也与这里“龙府”有关系,但毕竟自己不知道“龙府”到底在哪儿,无从打听了。晓菁的哥哥帮我们打听到,当时的四合院建筑――“王府”,现在是“重庆市文物保护单位”,据说重庆电视台还在这里拍摄过很多电视剧。

“晓菁,捕梦网捕住的梦,都是好梦。说来听听!”

“杉,过了前面的路口,我们就分开上车了。”在公交车上,晓菁用深情的目光看着我,我顿时感到了一种温馨和爱恋,肩上突然感觉有一分责任和义务。不管晓菁是否真有男朋友,此时此刻,我的感觉最能说明问题:晓菁就是我的女友!

“杉儿,很抱歉,走的时候没有来得及告诉你。今天一上班,就觉得头昏昏的,经理说我好像是重感冒,就陪我去三院。一进医院,我和经理就被隔离了,说是非典。我好怕啊!”

一家人走进客厅,一个更大的意外,把我和晓菁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小护士!你不是回美国了吗?”小护士温婉一笑。星星辰辰马上跑过去,与小护士拥抱在一起。

一天,我和雪丽去参观那个四合院。虽然四周的房子和街道变化很大,但大致方向还是熟悉的。进入四合院后,雪丽径直走进自己的闺房,我跟在后面。服务人员都在楼下,雪丽让我看着外面,她说有重要事情,不要让外人进来。不久,雪丽从角落的一块地板下面拿出一份文件,然后悄悄放进自己的小包包。

“我说什么啦?”

“快去吧!”

3个月之后,隔离解除了。

原来,“舅舅”自从逃到重庆之后,心里一直惦记着上海,因为“舅舅”的父母(也就是我的小妹和妹夫)说过,我们的家就在上海。改革开放初期,“舅舅”一家被平反,然后才回上海定居。前几天,“舅舅”听表妹说了我们“天方夜谭”的故事,才决定拿出证物,与我们一家团聚。如果从辈份上讲,“表妹”还是要比玲儿高一辈的,虽然年龄上相差不多。

(本故事基本上是虚构的科幻,如果其中的某些描述不符合您的价值观,敬请原谅。谢谢阅读。)

“可一醒来,一切都是空的!”

“算了,让姐妹们看见多不好!”

“杉儿,我真的好害怕见不到你了。”

“没错!”我肯定了。

3月份回到上海时,我们路过一家店铺,发现商店外橱窗的模特脖子上悬挂着一条钻石项链。晓菁一眼就看出是她那条!找到经理后,拿出来仔细辨认,这笔果然就是:钻石坠心背后刻有晓菁父亲让人刻的“王晓菁1942”以及1942年我与晓菁结婚时在上面加刻的“杉菁水绣”四个字。不问价格,就这样,晓菁又戴上了“分别”67年的钻石项链!遗憾的是我们1942年的结婚钻戒,却没有消息。一周后,一家人又坐上了返回多伦多的航班。

“杉哥,我昨晚做了个怪梦。”

“嗨!这个呀,姐妹们已经把他押送到保安室了。”

“嗯。我们也放假休息了,都呆在家里。我买了很多口罩和板蓝根,还有姜汁醋,据说都有效果。谁知道呢!”

然而,玲儿却对我和晓菁说:“曾舅爷,她是我姐姐茜儿,刚从美国过来。”“茜儿?你,你们开玩笑吧!我们和小护士,也就是你说的‘茜儿’很早就认识啊。怎么可能!茜儿,我们上次通话时,你也没有说你就是小护士呀?”小护士又是诡秘地一笑,然后说:“要不是您和曾舅奶奶把我带回多伦多,我现在还在1945年的旧上海呢。”。这时,从楼上下来一对中年夫妇。玲儿立马介绍:“爸,妈,这是我曾舅爷曾舅奶。曾舅爷曾舅奶,这是我父母。”

我和晓菁感到情况不妙,只看见飞机舷窗外蓝光一闪……

“还没呢!不知道哪儿来的劲儿,我一下子跳到自行车后座上,搂住他的腰,自行车飞快地下了山。那人一回头,我才看见他的脸----原来是你!杉哥!”

“啊?这么快!”

“呸呸呸!瞎说!”

看着眼前中年夫妇,我和晓菁怎么也不会相信是我们的“侄孙”和“侄孙媳妇”,感觉要比我和晓菁大十几岁。这时,玲儿拿出一本相册放在茶几上,一家人围坐过来。

新年过后,按照原定计划,我和晓菁带着星星辰辰去重庆补办婚礼。当然,主要是拜见我们各自的父母和亲戚朋友。我和晓菁既不能使用网名,也不能使用40年代的名字。在去重庆的飞机上,我反复练习晓菁的“新名字”――雪丽;雪丽也是反复练习我的“新名字”――阿宝, 把两个小家伙乐得哈哈直笑,估计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笑。

……

“为什么?”

“不要感冒就行,不要去人多的地方。”

2011年12月15号,我和晓菁带着星星辰辰回到了几个月前还是1945年的“2011年上海”。

后来,我与晓菁商量,决定把财产全部捐献给上海交大(就是玲儿上学的大学),设立“助学基金”和“研究基金”,一方面奖励优秀学生攻读学位,另一方面奖励回国的海龟进行科学研究。基金的名字就叫“龙王助学助研基金”!

“武侠故事呢!”

“你怎么会这样想?你自己生活好了,爸妈才不会担心你!如果我要你出国,然后带我出国,你答应吗?”

“怎么会呢?我们现在不是好好的!?”

“是吗?你们大家都理解?这么玄乎的事情。”我有些疑惑。

当我和晓菁睁开眼睛,看见一家人一起坐沙发上时,觉得就是在家里,但又不是多伦多的家。打开电视,时间显示:2081年3月15日,旧金山。我和晓菁马上反应过来:我们又时光穿梭了。为什么是2081年?是我们第一次来2080年旧金山时,我在古董店隔壁买过一张彩票?是我们2080年8月在假日宾馆的刷卡消费?还是我随身携带了我们一家2080年在旧金山办的“中华联邦帝国”护照以及信用卡等物品?时间也不对呀!还真是没有头绪。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博发娱乐最新官方网站发布于胜博发-饮食养生,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和雪丽去参观那个四合院,你得加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