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喬永照最愛的人還沒有出現,從打掃房間

2019-11-23 16:08 来源:未知

母擬出嫁,兒意云何?

1954年,一位失婚已32年、客居香港的54歲婦人寫信給兒子:“母擬出嫁,兒意云何?”兒子的回信飛快來到,令人動容:“母孀居守節,逾三十年,生我撫我,鞠我育我,劬勞之恩,昊天罔極。今幸粗有樹立,且能自瞻。諸孫長成,全出母訓……母職已盡,母心宜慰,誰慰母氏?誰伴母氏?母如得人,兒請父事。”這位婦人遂嫁與蘇姓醫生,兩人相守20年,恩愛美滿,直至1974年蘇醫生去世,她便也飛去美國與兒孫同住。此婦人就是名滿天下的詩人徐志摩的前妻張幼儀,回信的則是他們的兒子徐積鍇。那天無意中看到張幼儀與兒子的如此對答,不禁淚下。張幼儀不愧是張幼儀,除了是中國第一位女銀行家,還是一位教導有方的好母親,而生活的回報,會在不經意間來到。張幼儀一生不曾對被徐志摩遺棄的命運口出怨言。70多歲時還令兒子在美國圖書館一篇篇複印能夠查找到的徐志摩舊作,委託身在台灣的梁實秋編出了《徐志摩全集》。就如當年,她為再婚後的徐志摩做衣裳。她和他曾有七年的婚姻,後來他為了林徽因於1922年3月逼她離婚。此前徐志摩從在倫敦租住的小屋不辭而別,遺下身懷六甲的張幼儀叫天天不應。她想過死,但《孝經》裡的一句“身體發膚,受之父母”救了她。而後她向遠在德國的哥哥求助,於臨產前一個月來到柏林。生完孩子就見到了“失踪”多時的徐志摩,他來的唯一目的是逼她簽字離婚。此後張幼儀還經歷了失去幼子之痛,但她還是在哥哥的鼓勵下完成了學業。1927年張幼儀回國,先後在東南大學當德語教師、創辦雲裳服裝公司、擔任女子銀行董事、負責二哥創立的國家社會黨會計事務等等。此外還要侍奉徐志摩雙親,撫養長子成人。許多人將她當成一無所長的棄婦,其實不然。除了事業大有成,出身大家的她,氣質風度亦令人過目不忘。梁實秋等名人就曾稱讚她“極有風度”,大才子羅隆基曾對她一見傾心。追求她的人不少,但她恪守與徐志摩離婚時的約定:不做徐的妻子,仍做徐家的媳婦。她拒絕了所有的橄欖枝。徐志摩19​​26年與陸小曼結婚後,同在上海的前妻張幼儀反而成為徐的朋友。那時徐志摩為了供養陸小曼奢靡的生活,一月要幹三四份差使,賺一千大洋依然入不敷出。有次徐志摩去張幼儀處看父母(徐的父母與陸小曼無法相處,來上海便住張幼儀處),張幼儀見他精神委頓,連褲子上有個破洞都渾然不覺,便為他定做了兩套高級衣裝。徐拿到後,感慨萬千。但穿有破洞的褲子,於徐志摩似乎成了一種宿命。1931年11月7日,在他與陸小曼結婚五週年後的一天,他再勸陸小曼不要吸鴉片、不要和紈絝子弟翁瑞午混在一起等等,被陸小曼怒擲煙槍打掉了眼鏡。徐傷感地離家動身去北京,在江浙朋友處盤桓兩日後,搭乘一架免費的郵政飛機赴北京,終於失事。陸小曼事後回憶,徐志摩負氣離開家時,她看到了他的褲子上有個洞,她想招呼他停下,但因在氣頭上終於沒有。徐的友人事後也回憶,徐在朋友家補了那個洞,留下了許多傷懷的話語,然後登機遠逝。那個褲子上的破洞,如此定格在陸小曼的記憶裡。從此她謝絕繁華,努力做人做事,終於在年老時成為上海畫院的專業畫家,並致力於編撰徐志摩的各類文章且有所成。張幼儀待陸小曼,亦是不薄的。張在徐逝後不久每月給陸寄生活費,一直持續到1950年她自己移居香港前。這就是張幼儀,一個心中有大愛的女子。她晚年看到有關徐志摩和陸小曼婚後生活的記述,才發現徐的困頓遠在當年她了解的之上,她不禁為徐當時的痛苦心境悄然哭泣。她們不都說愛他嗎?為什麼就由著他褲子上的破洞迎風招搖?還好,她除了那些不可小覷的成就,還培育了那樣忠孝的好兒子。在她 80 多歲時,也終於開口向侄孫女張邦梅說出了一些往事,令世間多了一種動人的傳奇。如此令人感佩的大女子,還會出現嗎?還是不要再出現為好吧。善良且睿智的好女人,本應在最燦爛的年華里有更匹配的人生。讀完不覺唏噓淚落! -ZT

我給他家閨女起了個小名,安安。無論如何,都願他們從此平平安安。畢竟,家才是一個人最終的歸宿。安安也在慢慢長大。孩子都是無辜的,純真的。她不知道,爸爸現在最發愁的是十四歲的哥哥已輟學,早戀,混社會。但願她可以就這樣,一直無憂無慮,在穩定的家庭環境中茁壯成長,不再重複哥哥的無奈人生。

浮城時代
大三的時候,有個選修課叫現代藝術欣賞,其實那老師講了很多後現代的東西,上了課就放個電影看,也放過婁燁。我沒去上幾節課,最後作業是交篇一千字的東西,我瞎寫了點婁燁郝蕾頤和園,沒很在意後來得了九十,在想,難不成您就喜歡後現代的支離破碎情緒發洩,我寫得那篇就是一通胡說八道……後來聽同學說,那老師在外邊瞎搞,那一堆老師都瞎搞。說他老婆都跑學校來鬧。我在想,後現代,是不都瞎搞。我們現在所處的時代,科學點應該不叫現代社會(工業時代)了,該叫后現代社會(信息時代)了吧。可我覺得中國從來沒有現代社會,只有後現代社會。現代社會建立在科學理性的基礎之上,這樣後現代才來的相對收斂,起碼基礎是理性精神。我從來不是個理性的人,我一直認為這樣。我有的,只是那點神經質,那點後現代的碎片……你說,我以後會不會,瞎搞。

他還說,不便之處,敬請原諒;還望我多多忍耐,與她和平共處,以達致双贏局面。

對這部《黑處有什麼》算是期待已久,終於在昨晚金馬影展上見到真面目。
比起阿巴斯的重映《何處是我朋友的家》、《櫻桃的滋味》,或《十誡》、甚至是《音樂家周藍萍》,上座率不算高。影片中間部分有許多導演有意設置的笑點,尤其是雷鋒的部分讓我記憶深刻,包括我在內的大陸觀眾都開始笑,而坐在我旁邊的台灣大叔卻一點動靜都沒有。(但後來主持人說他作為台灣人還是有在笑啦,因為那個時代兩岸課文內容雖然不同,主旨大意都是相同的!)
於是影片開始了。
近年來大陸有一批優秀的懸疑推理作品如:《全民目擊》、《白日焰火》、《烈日灼心》等。在影片一開始,我就期待著《黑處》如同上述作品一樣,給我一個驚天反轉,給我展示編劇深厚牛逼的功力。而抱著這樣的預期心理的我,在結束後陷入了本能的憤怒與失望。
作為藝術學院的學生,「藝術片」對我來說並不是一個陌生的概念。但當導演一開頭就用各種各樣暗示性的鏡頭、兇殺元素把我往類型片上引導的時候,作為一個配合的觀眾,我自然而然地便會把觀影習慣調整到「類型片」上來。顯而易見的,導演最後並沒有滿足我的預期心理,所以在字幕出來的時候我真的⋯⋯幹。
憤怒和失望不單單指向導演,還會指向我自己。是不是我早點反應過來這不是一個常規敘事的作品,我會在其中得到更多的東西呢?正因為這樣,我錯過了許多細節,有些能回想起來,有些錯過就是錯過了,我也不會去看第二次。因為這種被耍的感覺一次就夠了。
我不知道導演是有意要把《黑處》變成一部「披著類型片羊皮的文藝片」,還是沒有把自身的風格處理到極致,或者是說不夠明顯。對於一部電影是什麼類型的片子,大概在開頭的半個小時裡就能夠被有一定觀影經驗的觀眾判斷出來。而我卻在離影片結束只有半個小時的時候還在替它擔心,「還有半個小時,案情到現在還懸而未決,到底結局會怎麼翻轉?來得及麼?」
只能說,如果一個導演要試圖創造屬於她自己的語境,打破先有的語法,那麼這種來自觀眾的質疑可能是她必須要面對的挑戰吧。
據我觀察,《黑處》用的幾乎都是非專業演員。這也不是導演的獨創,畢竟自己掏了三百萬做電影,哪還請得起大牌演員呢?所以我從開頭就開始感覺到了持續不斷的、淡淡的尷尬感。小女孩兒演的是不錯的,但她兩次在高處唱小虎隊我是真的無法接受這種尷尬的肢體與配音,也不懂為什麼硬要用這樣的方式表現青春的某種特質。扮演爸爸的角色用力過猛,還有「趙飛」一角也是,擠眉弄眼。就不說那群同學了,隱約記得有一句「老子⋯⋯」的台詞,演的也是十分尷尬。從開頭直到小女孩拿出字典翻查「強姦」的含義那一幕,強姦二字兀然出現在屏幕中間,我又忽然覺得有點意思了,還以為這種表演風格是導演刻意所為,就還以為是導演要跟昆汀一樣玩b級片、黑色幽默!但看到後來,似乎又不是這樣的。
正好拿也愛用素人演員的阿巴斯相比(怎麼比較好像不太厚道),所以最後考察的就不是演員的表演功底,而是導演的拿捏功力了吧。
前面說到笑點與小虎隊,一些關於時代元素的笑料是導演刻意用來調節氣氛的,映後導演說「我們為什麼不快樂的看電影呢?」(大意),我是同意這樣的觀點的。一部好的影視作品,不管是何種走向,即使是悲劇也需要笑料的調節。但有些讓我笑出來的地方,我真的是只是不想覺得這張戲票買的不值而已欸~就像是有人刻意set好了笑點,給一個特寫,然後跟你說,好,你可以笑了,好吧!那我就笑吧,畢竟我是買票來配合你的演出的!在我心中,最能讓我對童年或青春的電影,非《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莫屬,雖然我也不是在彰化長大,也不跟主角一般大,但是它,非常成功地引起了我的共鳴,關於青春的記憶,絕不是舞美道具那麼簡單而已。
用大量時代音樂但配樂這點無可厚非了,畢竟前有《唐人街探案》,為一絕。
還有一幕不懂的是,為什麼小女孩會在鏡頭底下如此漆黑的廣場中間看書呢?即使亮度夠,不怕蚊子咬嗎?QAQ
不知道為什麼就把《黑處》批的狗血淋頭了,但當映後導演出來時說這就是一個女孩兒對性和人生的探索時,我還是很喜歡這個概念的。導演看上去也不像是愛故弄玄虛的人。提問的觀眾全都是大陸來台讀書的學生,我始終不知道台灣的觀眾是怎麼對待這部電影的。
但不知道是我太敏感還是什麼原因,當我每次坐車在跟計程車司機努力解釋「大陸人不是人人都吃貓肉和狗肉」的,跟老師解釋「我們不用看共產黨宣言」時,跟台灣觀眾一起在電影院看這部一開頭就說「這頭豬是怎麼死的?」的電影時,我會覺得心裡有些不舒服。
大致的感受就是這樣。結束後導演還在門口待了一段時間,有很多觀眾都排隊簽名合影交流,我在旁邊看了一會兒,然後離開了。希望她會有更加優秀的作品吧。
只是這部《黑處有什麼》,我期待已久,卻有些失望。

後來我們才發現,小史的手段實在高明,把一個浪子緊緊攥在了手裡。其實,小史也是個苦孩子。親爹入獄,媽媽還懷著她。等長到幾歲,親爹出獄,很快又因打架傷人再進宮。媽媽無奈離婚,帶她從婆家離開回到老家。生活所迫,再嫁,繼父又是個刑滿釋放人員。而且和生父一樣,家暴,不僅打母女,連後來出生的親兒子也打。媽媽懦弱,依賴,無法自保。直到小史青春期開始反抗,才有所收斂。小史也是很小就盼著自立,可以離開家。直到現在,宋總都隱約覺得,小史有些年的經歷是空白。她刻意隱瞞著,隱約是跟過某個老男人的。也難怪,這樣的心酸誰願意重提呢?所以,她抓住了宋總,也像是抓住了自己一輩子的救命稻草。

婁燁的東西,我是不敢多看,因為給人太多殘忍的現實生活還原,容易讓人過於失望而一時陷於絕望。生活中的失望本來已經夠多,給我一個刺激點就更容易引起絕望。所以這部一二年的片子我拖到了一三年才看。

這正是讓我感到猶疑的地方,我惟恐這樣的提議會冒犯你,或令你感到難堪。

宋總的情感經曆曾豐富多彩。老公說年輕時他就招蜂引蝶,身邊女友走馬燈一樣換來換去。常常幾個女生為了他爭風吃醋,好不熱鬧。宋總倒也樂在其中。後來他找的老婆卻讓大家跌破眼鏡。前妻比他大好幾歲,離異,有孩子。職業還是那種風月場所。不知宋總動了哪根筋,一路追過去,不肯回頭。家人反對,朋友勸導都沒用。我們倒覺得,只要他倆感情好,就好。可是當年的執著,抵不過歲月摧殘,結果還是曲終人散。不知宋總到底曾有過幾個女友,姐姐妹妹的都成過客。直到小史出現。

蚊子和她媽
為什麽起蚊子這個名字,你一巴掌拍死一隻臭蚊子,沾了一手血,還得去洗手。洗的是自己的血,可那點血連自己不在乎,都沒感到疼,就是一陣瘙癢。蚊子的死相,真慘,被石頭砸,被腳踢,被手推,在坡上滾,被車撞飛。到底是誰殺了她,不過是個富二代,不過是場交通事故,不要深究了,私了得了,蚊子她媽還能得到一套房子,皆大歡喜,這案子就結了,多好。世界上蚊子還少么,拍死一隻你告訴我,你會產生罪惡感?放他媽比的屁。
蚊子多賤啊,小三皆賤人。不算人吧,只是賤屄。喬只是把她當成了個屄在操,沒把她當人看吧,兩台機器的做愛遊戲嘛!寫到這,我居然痛哭起來,耳機里放的是《廣場》。呃,天,這世上的事情你不想就沒有了?你不看就沒有了?我很久沒掉眼淚了,寫這個居然把我寫哭了,是因為我太久沒寫東西了吧。操啊……媽逼的。在中國,每個人都是受害者,每個人都是兇手。好了好了,我不寫她了。再繞一句,我揣測婁燁故意找了個特別像齊溪的演員來演蚊子的媽媽。我當時誤以為是齊溪化了老年妝。如果我猜測正確。那婁燁是在隱喻:喬永照進了監獄,桑琪老的時候才買得起一套大房子,桑琪每年給蚊子燒紙,蚊子冤魂終於散去。算了算了,我想多了吧或許,婁燁有沒有這層意思得問他,不然就是我過度解析。

因為戴維斯先生寫給酒店總經理的嘉許信,2004年初我從客房部被調往酒店大堂,從打掃房間的服務員成為了旅遊部客務服務員。

曾經,宋總卻不是個好丈夫好父親。以前那些年他在領導身邊早出晚歸,節假日不能休息,很少在家。加上各種花花的婚外情感,宋總的婚姻搖搖欲墜。前妻性格暴躁,情緒衝動,很多怨言,兒子也因此荒了學業。宋總這才醒悟即便離婚,兒子還是要管。於是小學後幾年,宋總開始風雨無阻接送兒子。言出必行,宋總好像一夜之間醒悟,該如何給兒子做個男人的榜樣。一面是有些愧疚,開始努力修復婚姻的裂縫,一面是盡量增加和兒子相處的時間,彌補父子關係。他也曾開車來京,和前妻一起接受我們的調解。幾次徹夜長談,仍留不住他們情感破碎的腳步。終於,還是離了。宋總淨身出戶,房子,車子,存款都留給了妻兒。最初幾個月,他甚至只能住洗浴中心。毫無怨言。他為自己之前十多年的任性生活,買了單。

陸潔郝蕾天蝎 桑琪齊溪雙魚
好吧,來說說我的女神。郝蕾的演繹依然到位,入木三分,或許也是她的本色演出。這幾年她經歷了離婚事件,微博事件,印度之行等等,相信她活得更加明白。郝蕾,屬馬,正好大我一旬,而且是典型的天蝎女,據說太陽月亮金火全在天蝎。她右眉起點有顆痣,我一個堂姐眉宇那部份跟她很像,也有顆痣而且居然也是天蝎。有人說陸潔是天蝎,報復心強。兩個女人開始角逐的時候,比得是演技。影片開始桑琪留陸潔電話,到後來宇航身份的確認,桑琪在影片中的作用越來越重要,其實整個影片回過頭來回味,齊溪演的桑琪倒是更像是女主角的意思,整個人命事件因她而起,而觀眾卻常常忘記起因,只在意了劇情發展中的執行者即陸潔,而桑琪其實是幕後推波助瀾的那隻手,也因為這隻手才無意送了蚊子一程(她是為了回去撿陸潔掉的那個錢包,可也應該等蚊子走了再撿,怎麼會一回頭就撞上了……)而且後來是她把錢包交給乞丐,讓乞丐放到現場并收買乞丐,只讓乞丐供出陸潔而保密她自己。所以她跟陸潔說:“陸潔,好戲還在後頭,再見。”好戲就是指那個錢包,就是指那個報應。而這個報應,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最終還是會警察查到的。影片看似是個開放式的結局,其實只是沒有繼續著墨,沒說死罷了吧。最後一句字幕:幾星期後,喬永照和桑琪接受警方調查。這顯然是陸潔招供了或者警方查出來了,追究到了喬永照和桑琪。而且這句字幕,是在蚊子媽媽給她燒紙,蚊子冤魂釋懷地奔跑開的那一幕之後,出現的。顯然隱喻整個人命事件的真相將告白天下。所以,喬永照或許坐牢了呢,或許上面各種阻力警局不重視最終倖免,跟桑琪繼續生活呢……所以桑琪真不該演這場“好戲”,真不該把錢包給乞丐害陸潔,最後加害得還是自己。而即使她留起錢包一直賄賂乞丐讓其保密,而不留下線索殺掉乞丐,難道真相就會一直隱藏下去么,或許吧,到最後觀眾其實希望這個事件就此了結吧不追究了吧,經歷的難道還不夠多不夠荒唐嗎…… 可就是生活,誰能擺平它?嗯操,錢能擺平,富二代他爹給了套房子償命的事就過去了,真好。
再回到郝蕾,她上三十了,丰韵了起來,氣質變化了,自身的特質更加顯現。我依然喜歡她。不管是明明還是余虹,她演繹的都是那個天蝎的自己。天蝎的愛是濃縮的,極致的。只有兩個狀態,愛或者不愛,沒有中間值。拒絕被稀釋。所以有人說,天蝎決絕,確實這樣。而其實我看來(太陽)天蝎的人,會把復仇做得很體面,自己再怎樣痛苦,自尊卻成了第一位,所以自己退出,而不選擇爭取。因為去爭取去繼續較勁的姿態是下賤的,有失風度的事情,所以我轉身走了,不會回來。而身體是轉過去了,心卻依然沖著那個傷害自己的人。所以,明顯自虐。自作自受。但天蝎終有一天會釋懷的,會頓悟,我觀察周圍的天蝎(太陽月亮,不包括上升)都有或多或少的佛緣傾向。或許情用得比眾人深,傷受得比眾人多,道理也就比眾人想得透。繞一句,像《西遊》,沒經歷小愛的崩潰,怎能悟到大愛的情懷。

這聽起來的確是一個很不錯的出路,能救我脫離目前和前夫David同住一屋的困境,也讓我免於將來和那個女孩子同處一室的尷尬。

很快,小史真的懷孕。生了個女兒。又很快,繼子被逼離開。保姆換了一茬又一茬,沒人能跟小史相處。看著她頤指氣使的樣子,我們也很少去做客了。宋總感慨,怎麼小史婚後性格脾氣大變了呢,而且可怕的是,越來越像前妻的做派。吃喝拉撒都要高檔,對錢很癡迷,拿閨女要挾。。。我們只有呵呵,讓宋總閉門思過,想想自己為啥就好這口呢?!宋總呢,只有一聲歎息。看來,世上確實沒有仙女。即便有,娶回家裡,也變成糟糠了。日子一天天過去,小史心滿意足。房子重新裝修過了,家具電器都換了。宋總一般都會乖乖回家,變得比較居家。連迷戀多年的煙斗,也沒空抽了。

日,喬永照
開片癲狂的車禍現場后,航拍進,和鉉一響,我差異居然是李志,但想不起是哪首。後來想起是《F》的最後一首《日》,天色要亮了,別回了,就讓她隨意寂寞吧。就像我無所謂愛情,一個人,一夜夜開心。想想歌詞,跟影片情節如此契合,這首歌分明就是對喬永照的混亂性生活的寫照,夜裡偷情做愛后一副半死不活的軟榻樣,夢囈著無所謂了無所謂了。一個男人的自負來自于他掌控欲的完美實踐,我把各種關係處理得不露破綻,互不幹擾,這是我作為成功男人的能力,是每個貪婪的現代男性引以為豪的隱蔽興奮點。而像婁燁所說,我覺得喬永照最愛的人還沒有出現,這就是他的悲劇。婁燁這句話讓我揣測到了他徹底的悲觀論調。這樣一個時代,愛是幌子,你我的附屬價值成為衡量愛或者不愛的最終標準。喬永照與陸潔的戀愛開始于大學,按理說動機比較單純了。嗯對,純你媽逼。陸潔的家庭應該是比較富足的,喬永照愛陸潔本人的同時也享有她給他帶來的物質條件。片子後面陸潔收拾東西離開時說的那幾句話可以推測出,公司應該是陸潔的股東,而且她應該是家教良好的自尊心過重的女子,拆臺都得拆得體面、有禮節。關於陸潔後面細說。秦昊那張臉會讓不少人想起張震,但沒張震長得硬朗,胸口的胎記有點乍我的眼。喬這種男人不是個例,在浮城里比比皆是,出身普通家庭,娶大學同學為妻,妻子的身價讓其縮短了奮鬥的長度少了很多應該經歷的苦日子,結婚成了一場投機。投機之後,身邊的物質條件給自己造成幻覺,自己已成為成功人士,慾望膨脹開始不安分,忘記初心,做愛機器,一種更強烈更禁忌的成就感的獲得。說白了,鴨子一隻。寫到這你或許以為我是個女權主義者,可我聲明我是男人,也沒同性傾向,這樣寫只因我性格使然。我常認為一個演員的固有性格跟他演繹角色之間有微妙關係,有網友說喬永照像巨蟹座,巨蟹男人其實一般沒這種佈置一場場隱秘幽會的自負,以及那麼多使不完的性慾,秦昊是金牛雙子之間,或許這個配置說得通,道德觀薄弱,尋求刺激,行為縝密。當然我太主觀,見諒,我只是意淫,意淫成了不少中國人的本能。但我在想,喬本身是否是受害者,因為一場結婚他得到了自己以前需要奮鬥終身才能得到的資本,因為一場離婚他失去了自己以前擁有的作為成功人士的所有幻象。離婚后,他要經歷一個跟自己出身相匹配的餘生了,狹小的房間,一家三口,沒有車,沒有體面,沒有幻象。日,日啊。

謝謝您,親愛的戴維斯先生。

有段時間,宋總很是神秘,神龍見首不見尾。後來有次醉酒,老公送他去了一處小區,才知道他好像又一次,談起了戀愛。後來宋總想讓我們見見那女孩,把把關。說是有朋友托他辦事時認識的,他覺得女孩很懂事,善解人意。尤其做飯好吃,喜歡烹飪。會花一天時間熬一鍋靚湯,等男人回來。而且不要求結婚,只是願意守著他,喜歡他。宋總竟被感動了。於是有一次,我們見到了那女孩。二十七八的樣子,一身黑衣,黑髮披肩。相貌一般。果然話很少,顯得很有涵養。據說她在京工作多年。深居簡出。更是憑添神秘。。。再後來的劇情進入狗血階段。女孩要求跟宋總拍婚紗照,然後要求生個孩子,然後要求結婚。宋總這才發現免費的午餐背後,是承受不了的重。

最後一封郵件我沒有回覆他,我覺得我們之間的郵件來往過於頻密了一些。我應該遵守酒店行業的職業守則,避免和酒店客人發展私人感情。

宋總是個好哥們兒,好朋友。我們有什麼事情相托,他總是盡心盡力。有一次,我無意中提到喜歡新出的一款藍色酒瓶。我這個瓶子收集狂人,一直樂此不疲。過了段時間再見面,宋總拿出個紙袋,裡面放著三款藍幽幽的酒瓶。他果然心細如發。感動。還有一次,老公拿回一方硯台,梅花造型古樸有質感。沉甸甸的。說宋總好像聽我提起過,覺得我大概會喜歡,正好別人送的禮物他也就借花獻福了。還有,兩家的閨女年齡相仿,每次回去他都有給孩子的衣服,說是一起順便買的。他就是這麼個人,有心,有意。

遲些日子他會讓她以探親身份過來香港住,當然是和他住在一起,即住在我隔壁的房間,因為他無法負擔額外的房租。

然後,是前妻和小三PK。雞飛狗跳。然後是漫長的離婚談判。然後宋總和小史分手。小史遠走南方療傷。一年後,宋總終於離婚。倆人死灰復燃。宋總從洗浴中心搬到小史的房子,結束了無家可歸,如喪家之犬的日子。然後,是兒子撫養的問題。前妻攪局,把青春叛逆的兒子推出來。小史表現出了超人的耐心,接納了孩子,並且看似贏得了孩子的好感。宋總又感動了。於是,被逼婚。敵進我退。拉鋸戰。小史關鍵時刻又出奇招,說那就算了心疼你,不逼了。宋總第三次被感動。次日就乖乖去了民政局。大功告成。

我一直以為David是一個很安全的男人,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有外遇,David也絕對不會有外遇。

他是老公的發小,認識多年。小時候一起玩耍,一起吃吃喝喝,荒廢了學業。後來,老公來京工作,聯繫漸漸少了。他家老爺子曾是公安局長,他也承襲父業在公安系統幾進幾出,一直給領導開車,人脈很廣。因為編制問題,也曾試著自己做生意。有兩年混得很慘,在京郊運沙子住工棚。那段時間,身邊很多人都遠了,只有我們依然關心他。於是,等他重回領導身邊,再度風光時,跟老公也愈發親近。

聽他們唱完,我轉身准備離開,這時我聽到有人叫我的名字,然後有人輕輕拍我的肩膀。

图片 1

走進教堂,是一種與外面世俗狂歡喧嘩截然不同的莊嚴神聖氣氛,雖然坐滿了人,但很安靜。

日子似水流年。我們陪他一起經歷了戀愛,結婚,生子,出軌,離婚,再婚,生女。小三終於轉正,成了新任宋夫人,我們無奈看著他在情感世界里起起伏伏,只有祝福。宋總本來是個小帥哥,白白淨淨,玉樹臨風。經歷了這些年的家庭動蕩,人到中年竟也憑添了幾分憔悴滄桑。以前喜歡的花花綠綠,悶騷型衣服不見了,變得更樸素,居家。看著他抱起呱呱學語的小女兒哄著逗著,有些感慨。歲月是把刀,割掉你我的年少輕狂任意妄為,磨了棱角,讓我們變得平整。

只是,兒子怎麼辦呢?他才十歲。

可能是,當我穿著黑布鞋、頭髮蓬亂、滿臉疲累站在他面前時,他對我動了慈心。

……”

“噢,讓我送你去車站好嗎?我并不趕著去哪兒。”他說。

三天後我給戴維斯先生寫了回信:

香港從不相信女人的眼淚。

我沒有帶紙巾,淚涕双流真是讓我很尷尬,可是我又無法自抑。

“我最親愛的瑪格麗特(My dearest Margaret):

8月份的某天,我突然再次收到戴維斯先生的信。

即使某一天我離世,你也不必擔心自己因此而失去生活來源。在英國倫敦我擁有一個物業,目前正在出租,如果你愿意,你將以合法的身份繼承我在英國及澳大利亞的一切財產。

穿白袍的唱詩班緩緩走進教堂,然後開始唱歌:

你需要承擔的工作就是幫助我處理一切的私人事務,以及房屋的清潔和簡單的煮食,還有照料Ruby。

於是我們在附近找了一間中式餐廳,簡單地吃了晚餐,然後一起慢慢向教堂走去。

你不必很快就答覆我,只管慢慢考慮,直至作出你認為最好的決定。

而我對此全無察覺。

他說房子和兒子都歸我,只是余下的房貸和兒子的補習費由我支付;其它一切開支,比如水電煤氣電話費、差餉地租物業管理費、柴米油鹽廁紙洗髮水等等一切開支,由他負責。

瑪格麗特

很高興也很意外地收到了您的信。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博发娱乐最新官方网站发布于胜博发-饮食养生,转载请注明出处:我覺得喬永照最愛的人還沒有出現,從打掃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