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说她已经买了回国的机票sbf282.com:,每次在

2019-11-09 09:26 来源:未知

“是啊,不过,只是注射,不是美容。”

“很简单啊,就在附近的餐馆吃水饺,有时候是面条。”

“原来是‘三从四得’的效果!”

“嗯,谢谢你的鼓励。闺蜜们也是这样鼓励我的。”

“西历不知道。二少爷,您看看这个表,上次您好像教过我,我记性不好。”来福从我书桌上的一叠文件上拿出一张表,原来是“国历-西历表”。对照一查,是1942年。我推开窗子,看了看街景,又从沙发上拿起《申报》,还有一份封面是身穿旗袍的影星周璇的《电影杂志》。我开始镇定下来,原来我来到了1942年3月15日的上海,而且我似乎还是大户人家的少爷,还有大哥在老家重庆。不管如何,我还是先生存下来再说。

“那我来教你。第一,准备姜末…………”

“快去吧!”

“简单,我去拿东西换!”

“怎么会呢?我们现在不是好好的!?”

我被人推醒。睁开眼睛一看,我正坐在办公桌前。

“不用了,我经常这样的,没事的,休息一下就好了。谢谢!”

“仓鼠?一对?”

“你上班路上多长时间?”

当我收到短信,第一时间赶到六院的时候,晓菁正在休息室等我,情绪还不错。两人一见面就拥抱在一起。

从资料上显示:民国28年,从圣约翰大学毕业之后,我获得了医学学位,并在上海一家私立医院实习。父亲并不希望我回重庆老家,毕竟西医在上海很有前途,而重庆仍旧是中医的天下。

“杉,你要不要买点化妆品试试?”

…………

“俗了吧?这叫牛郎织女!”

“嗯,说吧。”

正在茫然之际,突然有人问我:“您是龙二公子吧?”我回过头,看样子好像是一位管家。他递给我一封信,是大哥的笔迹,说是昨天老屋已被国军强行征用,一大家人都在王叔家里暂避,让我下船后立即随王叔的管家过去。我回想起来福曾经说过,王叔是父亲的挚友,也是同窗。还说我小时候经常在王叔家玩耍,时常弄一些蚕茧给王叔的女儿晓菁看,而晓菁就给我米花糖吃。

“混混?黑社会啊?大哥是不是杜月笙?”

“我要做你的保镖!这里太不安全了!万一被劫持怎么办?”

王晓菁原本是一头秀发,开始做饭的时候,便用一条手绢将秀发扎起来,干练老道的样子,拿起水果刀就开始整理蔬菜肉食了。

天哪!我问这都是哪里学来的招数?晓菁说电视剧和小说里都这样。看来,我还真是书呆子了!所谓书呆子,就是不会将书本里的东西运用到生活中来。

“电……什么脑?您还是先看看信吧,似乎有急事。您看看上面有‘加急’。”

发出一“长篇大论”之后,顿时就感觉自己也喝过似的,那种温暖,从手心通过无线电波传到对方,又从对方传回我的内心,让自己倍感满足。即使是多情,也算是有处可送。

“你愿意做我女朋友?”

“是吗?怎么没听说过?”

“嗯,还行,就那样。杉儿,有件事,我想告诉你。”

“进来吧,门开着呢。”

“女朋友?”晓菁这样一问,或许是故意的,想试探一下;或许只是说说而已,但我可得抓住这个机会:“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很晚啦,你先回去吧!让邻居看见多不好。你先回去吧!”

“比你长,3年。你说这个水呀,我早就习惯了,不是说‘上海自来水来自海上’吗?”

“呸呸呸!瞎说!”

“哦,是啊!好几年不见,我居然认不出了。”我只好胡乱搪塞了。

“可以喝点姜糖茶,缓解一下。”

“坏了!我得赶紧回去给我的宝贝们喂食。”

“摩登原始人!噔噔噔…………”

晓菁一边说,一边把香吻送了过来:“杉儿,你真好!”与晓菁的相拥相吻,当时的感觉,已经成为一份永恒的烙印,在心底,在脑际,遍及全身。

“民国31年3月。二少爷。”

“杉,我是名花有主的!”

“呵呵!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

…………

“嗯。我们也放假休息了,都呆在家里。我买了很多口罩和板蓝根,还有姜汁醋,据说都有效果。谁知道呢!”

我打开信件,开始阅读十分不太清楚的繁体毛笔字。匆匆阅读之后,感觉好像是说家中有难,让我赶紧回家一趟。我开始怀疑我是不是在做梦,用手掐了一下自己,感觉还挺真实。蓝光?虫洞?难道是时光穿梭?

“你可以给你女朋友买啊!”

“没人陪我,孤身一人来到这城市,有时候会觉得很孤单。”

“今天热啊!”

“没有你,我一个人真的没法活下去,太难熬了。”

当时很多人在睡觉,我感到有些恐慌。立即打开笔记本电脑,接通了网络,查阅着“虫洞”的信息……忽然,舷窗外面有一道蓝光闪过,机身有些晃动。随即,我便失去知觉。

“呵!‘福来天上’啊!”

“算了,让姐妹们看见多不好!”

“40分钟吧!你呢?”

可上班之后,一打开电脑,就看到一个可怕的消息:非典开始在上海传播!已经有死亡案例,全国都有流行,网络消息非常恐怖。不久,经理给我们发了通知,让大家都回家呆一个月,不要出家门。其实,前几天也看到过这种消息,总觉得没那么可怕,只是在广东一带流行。

从网络中看到消息的当天,我立即给在东京办事的表妹打了电话,表妹说她已经买了回国的机票,晚上回上海。同时,我也立即通过旅游公司买了一张多伦多至上海的机票。第二天晚上,我登上了回国的飞机。

“没有呢,这边没有药店。”

“啊?这么快!”

“是美白效果,还是保湿效果?”

3个月之后,隔离解除了。

进入书房,我发现一位白胡子长者正在与一位打扮时髦的年轻小姐对话。

“那就叫闯荡吧!”

“知道啦!”

“呵呵!”

“呸呸呸!嗯~还有,我的枕芯里面有一张存折和银行卡,总共16万多,是准备我们结婚用的。如果我死了,你就拿去吧!找一个比我更好的女孩子…………”

在王叔家拜见过母亲和大哥大嫂之后,我就马上去了王叔的书房。

“哦!对不起啊!祝你们幸福!”

“不行!今天你几点下班?”

“是柔顺效果!长期效果!”

“呸呸呸!晓菁,你说些什么呀!”

因为我在多伦多巴佛士街和上海南苏州路各开了一家私人诊所,经常往返于多伦多和上海之间。表妹是我同学,研究生毕业,在上海做我助手。因为我家安在多伦多,上海那边的事情,基本上都是由表妹打理。这次日本地震,我担心表妹出事,本来安排下个月回国,这还是提前看看情况吧。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博发娱乐最新官方网站发布于胜博发-饮食养生,转载请注明出处:表妹说她已经买了回国的机票sbf282.com:,每次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