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到公司大楼就直接上了电梯,所以现在才有这

2019-11-09 09:25 来源:未知

90年代末期,我供职于上海某生物技术公司。现在写这个,有点回忆录的感觉。

夏季来临之前,上海有一段时间也还是很热的,只是晚上凉得比较快一些。住在肇嘉滨路的一个大杂院的公寓里,条件很一般,就是便宜。想想武汉的夏季,晚上睡觉风扇不停,可还是像在蒸馒头一样。

“你说,吃饭的时候不发生点什么,是不是都不正常了?”林夕忽然之间冒出这么一句。

滴滴打车,司机说空调坏了,怕乘客冷

早上8点起床,一个人行动先去台北车站购买去花莲的火车票,顺便拍照。

这个公司规模不是很大,注册资金也就100万,十几个人;业务也很简单,说直白一点,主要就是进口试剂、私自分装、倒买倒卖。不过,利润最大的,还是把别人的一些生化试剂配方搞到手(当然,老板自己也有一些),员工们自己配制,做成产品销售。再有,就是依靠我们这帮人研制一些试剂盒。而销售就看老板的关系网了。

公司所在大楼电梯还是那么拥挤,空调开得很足,难怪有人会感冒。不过,这大楼的女人多,每次在电梯里都会遇到各种香水味儿的女人,有些还是很好闻的,给人带来愉快。那个楼下的什么化妆品公司的女职员,个个都是那么养眼,可我还是钟情王晓菁,即使她有男朋友。

“恩?什么意思?”李莉正吃的起劲呢,被林夕这么一问,有点莫名其妙。

图片 1

前往台北车站的路上,看见了十分熟悉的地名,峨眉街、内江街、华阴街等,曾经看见一篇文章,介绍台北街道的来历,大意是蒋介石退守台湾后,重新命名台北市街道名称,大多数以大陆省市地名称呼,所以现在才有这么多的大陆城市名称出现在台北街头。

为什么离开原来的单位?烦呗!再说,上海一直就是长江经济带以及长三角的经济龙头。真正的上海人又有多少?主要大军都是我们这些淘金者。

一天,又在电梯里遇到王晓菁了。

林夕冲门口努了努嘴,“喏,不速之客。”

还好这里还不算太高。

台北市街头地名

公司租用的是位于复兴东路大东门附近的一桩写字楼,第13层的整层楼22个房间,看上去还是很气派的。因为13,老外不用,所以相对便宜,中国人不忌讳这个。可这大楼总共38层,里面的公司真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医疗器材的、进出口批发的、化妆品的、服装鞋帽的、人寿保险的、报刊编辑部的,还有各种各样的办事处。而电梯也就6部,左右各3部。很明显,上下班高峰期是个“瓶颈”,好在大楼外面有两家早点铺。每天早上坐半小时公交车到达大楼下面,买了早点就上楼,可以在办公室慢慢吃。

“今天热啊!”

李莉顺着方向转过头,看向门口。

图片 2

图片 3

有一年端午节,我自带了昨晚在租的公寓楼附近买的3个粽子,一到公司大楼就直接上了电梯,还好,人不多。电梯关门之前,又挤进来一位,站在我身边,我没有意见,因为这位带来的是爽心悦目的视觉享受和淡雅清香的香水芬芳----长发妹子!虽然不是第一次见面,但这次有点特别,忍不住开始打招呼了。

“是啊!”

“还真是,你俩不是已经分了么?你怕他做什么,当做没看见不就行了”李莉问林夕。

还是香港老电影经典,那时候关之琳好美!

台北市街头地名图片 4

“要是进来一位大胖子,这电梯肯定要报警了!”我开玩笑地对矮我半个脑袋的美女说,经不起诱惑啊!

“怎么好久没有看到你?”

“要是有你说的这么轻松就好了,我也不用这么犯难了,在一起的时候还真没发现他这么的一无是处,现在分开了,他伪装的面具也掉了。”

图片 5

台北市街头地名

“嗯,所以,刚好我来了!”一身深蓝色职业装的美女也不含糊,没有回头,也没法回头。

“最近去香港总部参加培训了,刚回来。你怎么样?”

“装作没看见吧,眼不见心不烦”李莉劝慰道。

击掌庆祝这事儿也是挺讲究配合的

图片 6

“这就是在对的时候遇到对的人!”

“还不是老样子。”

“怕是来不及了。”

图片 7

台北的临街建筑也很有特色,绝大多数都有门廊,下雨天行人在门廊下行走可以避雨,虽然整体看来不是很美观,但却实用。

“呵呵!”

说话间,我突然发觉王晓菁的口红涂得有问题,拿出签字笔在手心上写道:你的右嘴唇口红歪了。

“呦,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居然能在这里遇见林大小姐”说话之人叫朱挺,是林夕的前男友。

看见我放在桌上的摇头丸吗?

随处可见的临街门廊

我开始只是随口这么一说,想都没有多想,可说出之后,反而觉得自己是否有点自作多情了。美女也没有搭理,那就算了,更不用多想了。美女站在身边,那披肩长发散出来的朝气和短裙下一对迷人的玉腿,让我想入非非:要是做我女朋友就好了!

王晓菁立马拿出手袋里的小镜子看了看,然后又用唇膏补了一下,说:“早上匆匆忙忙的,赶时间。”

“怎么?出来吃饭有什么奇怪的,倒是你,整天阴魂不散的,到哪里都能碰见”林夕没好气的讽刺道。

图片 8

图片 9

美女在第12层离开了电梯,这时,电梯里只有一半人了。到达13层,当电梯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我猛然发现电梯门口有一只发光的耳环,不像是地摊子上的水货,我捡起来问道:“谁掉了耳环?”

“你上班路上多长时间?”

“这话说的真怪,你来吃饭,我也来吃饭,怎么就变成阴魂不散了?再说了,你也就是这么一回事,还真以为我会对你留恋吗?切,别自作多情。”

还能不能好好吃饭了

大酒店门前的临街门廊

电梯里剩下的3位女士摇摇头。看来,我也只好收起来了,赶紧进公司报到去。会不会是刚才那位靓女的?没有注意啊!嗨,又在自作多情?!

“40分钟吧!你呢?”

“你。。。”林夕本来就很生气,听了这几句话更是气上加气,一时还不知道如何反驳。

图片 10

图片 11

中午去二层的公共餐厅吃饭,从来不看公布栏的我,下意识就这么瞟了一眼,耳环?!定睛一看!还真是的!有人丢了耳环!赶紧拨打了公布栏上的电话!

“差不多。不过,我不用化妆,可以睡懒觉。”

李莉见状赶紧替姐妹解围“你这人还有点脸皮么?都分手了就过好自己的得了,哪来那么多的闲心?”

履带:我先走了,你慢慢跟上。

台北市老建筑

“你在哪儿?我有你丢的耳环!”

“呵呵!懒鬼!”

“呦呵,还有一位呢,差点都忘了,李大美女,应该还没有男朋友呢吧?要不要哥们帮你介绍一个?”男子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图片 12

图片 13

“我在餐厅吃饭呢!”

“喂,下周末,我们公司去崇明岛野炊,你报名参加了吗?”

李莉也给气个够呛,这哪里来的人渣,一点素质也没有。

妈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西门红楼

“我也是啊!没看见你!”

“我?我又不是你们公司的。”

本来李莉的年龄就不小了,再加上单身,这在她身上就是个天然梗,被朱挺这么一说,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图片 14

图片 15

“这么多人,你怎么知道我是谁?”

“是这里好几个公司联合组织的,不光是我们公司。”

“这位先生,您好,我是餐厅的经理,欢迎您到本餐厅用餐,我可以为您点餐了么?您的座位在那边”,经理笑着说着,并指向远处的座位。

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仍然是乘捷运到台北车站,出站后来到大街上,明显还是有大都市的感觉,高楼大厦林立,虽然没有北京、上海多,但也还算可以。为了证明自己对台北火车站的判断,特意围绕着火车站候车大厅转了一圈,确实是因为地下交通的发达,火车站四周才得以绿树成荫,没有游客的喧嚣。、

“举手摇一摇!”

“是吗?怎么没听说过?”

“啊,差点忘记了,我是来吃饭的”朱挺拍了拍脑门“不要那么远了,这里不就有座位么?我就坐这里好了”边说着,边挪开一边的椅子坐了下去。

图片 16

台北火车站

“摇啦!没有看见你啊!”

“一楼大厅和二楼餐厅都有通知啊!”

这下李莉和林夕的脸色都变的难看起来,朱挺坐下的位置就在她们旁边,这么一个渣男坐在旁边,真是让人一点食欲也没有了。

原来如此

图片 17

“我也摇啦,木有你哦!”

“好啊好啊!我等会儿就去报名。看来,你们老板是想把你们公司的姑娘们都嫁出去吧?。”

正在她们想反对时,餐厅经理又说话了,

图片 18

台北市街道

“切!中间还隔这根大柱子!”原来还真是早上那位美女!这时,我才注意到美女淳朴清秀的脸蛋,那双眼睛让我不敢直视,有种心慌的感觉;嘴唇上发出水晶口红的光亮,而且嘴唇很薄,似乎是那种厉害的辣妹。看样子很难搞定哦!

“哼!你是不是又花心了?看中哪个了?”

“不好意思,先生,这个位置已经被提前预约出去了,现在只有那边的座位是空的,真的很抱歉。”

谁让你们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的,不要怪我哦

图片 19

“我请你吃饭!”美女确认丢失的耳环之后“大发慈悲”。

“这是隐私!”

经理说话有理有据,态度诚恳,朱挺也没什么好说的。

图片 20

紧临火车站的转运大楼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博发娱乐最新官方网站发布于胜博发-饮食养生,转载请注明出处:一到公司大楼就直接上了电梯,所以现在才有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