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过的幸福在叹息,秋天是一个忆起回忆的季节

2019-10-21 02:56 来源:未知

世上有一种植物,每年会开两次花,一次盛开在萧瑟的深秋,一次盛开在葱茏的初夏,是一朵不知名的两生花开。浅简岁月,盛开两世,不知花期太短还是太长?假如给你一次盛开的机会,如何才是你想盛开的样子,如何才是你想拥有的时光。如果悲伤也能逆成河,那么所有落落清忆都成未知。

图片 1

春天的花儿早就开了,空气里飘荡着芬芳的味道。小时候,大人们常说,春天是一个希望的季节,长大以后,身边的伙伴都说春天是发情的季节。

图片 2

初秋的清晨有些凉,清冽微风拂面,捎来一阵扑鼻的桂花香,甜甜的味道,带着几许醉人肠的熏然,那落落的几片树叶夹含着初秋的气息,引人遐思。秋天是一个忆起回忆的季节,也是令人伤感的季节,我们的情绪总随着季节的轮回,起起伏伏,做不到心如花,静若柳,心绪不慌不乱的生活。

后会无期.jpg

图片 3

闲暇之余,放一杯香茗,播放一首婉转如绵的钢琴曲,以秋风为笔墨,以回忆为信纸,让自己心如素简,书写青青陌上桑的花田。琉璃阑珊,如同泡沫,那是我遗落的忧伤,那是我写下的故事,那是我笔下的念想。可知,笔下的故事有太多遗憾,有太多荒凉,有太多错过,让我无法写下结局。

谁说世界上所有的相逢,都是久别重逢。可明明就是有一些故事只能在记忆里重温,那些牵肠挂肚的人,一朝别过,就是山高水长,后会无期,守着时光的渡口,待到千帆过尽,依然等不到那个久等的归人。

词人说,这是一个恋爱的季节空气里都是情侣的味道,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初秋的清晨有些凉,清冽微风拂面,捎来一阵扑鼻的桂花香,甜甜的味道,带着几许醉人肠的熏然,那落落的几片树叶夹含着初秋的气息,引人遐思。秋天是一个忆起回忆的季节,也是令人伤感的季节,我们的情绪总随着季节的轮回,起起伏伏,做不到心如花,静若柳,心绪不慌不乱的生活。

心中总有一个人,不管走得多远,可是当再次回首,原来你还在这里,未曾走远。你是温暖的弦,暖在我的心,我是绽放的蕊,为你盛开蔓延,温暖得纯粹,无须掺合杂质,就这样牵手走完一生。但时光拆散了小小的愿望,把你隔在天涯,把我隔在海角,你看不见我,我看不见你,只能念着那禁忌的名字。

不管是友情的铿锵誓言,还是爱情的呢喃细语。有过的情,都曾经在彼此的世界里激起过层层叠叠的微澜。若不然,怎么会有那“明月高楼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此情可待成追忆,只道当时已茫然。”的感叹。落落红尘,擦肩无数,再找出一份同样的心情,在漫漫长夜,守一窗弯月如弦,恐怕很难,很难。
    
感情的变淡,有些时候,无关乎心情。只是脚步渐行渐远以后,慢慢的从“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到无所谓彼此的冷暖。光阴的对岸,走过的脚步在叹息,流过的泪在叹息,有过的幸福在叹息。多少花开烂漫,多少风霜雨雪,被岁月的长河苍白了当初的颜色。花开至茶蘼便会零落成尘,月至盈满便是亏缺。或许,早就注定了幸福的背后,是遗憾,是残缺,是无奈,是叹息。

诗人说: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

闲暇之余,放一杯香茗,播放一首婉转如绵的钢琴曲,以秋风为笔墨,以回忆为信纸,让自己心如素简,书写青青陌上桑的花田。琉璃阑珊,如同泡沫,那是我遗落的忧伤,那是我写下的故事,那是我笔下的念想。可知,笔下的故事有太多遗憾,有太多荒凉,有太多错过,让我无法写下结局。

有些时候,忘记无关乎情的深浅,放下无关乎爱的厚薄。只是,行走在烟火人间,不得不向现实妥协,将一些事深埋,将一些情放逐。用一份遗忘的残忍,把过往所有的所有都锁柱。曾经付出过的真,掏出过的实,飘落在蒹葭苍苍。温婉的躲避在午夜巡回的梦里,纠缠着曾经的幸福。然后,从这个故事走到另一个故事,从这座城走到另一座城。

可我不是词人也不是诗人,春光灿烂春风飘荡的季节里,我还想在写“你”一次,文字总是依附于记忆,遗忘不是我的专长,写字也不是我的擅长,回忆却是一个春日里久远的深沉。

心中总有一个人,不管走得多远,可是当再次回首,原来你还在这里,未曾走远。你是温暖的弦,暖在我的心,我是绽放的蕊,为你盛开蔓延,温暖得纯粹,无须掺合杂质,就这样牵手走完一生。但时光拆散了小小的愿望,把你隔在天涯,把我隔在海角,你看不见我,我看不见你,只能念着那禁忌的名字。

年少时,你是否喜欢一个人,但那句喜欢一直迟迟未说出口,时光已把这个梦弄得支离破碎,而是岁月是一朵两生花开,你凋零,我盛开,你离开,我等待,你不来,我不老。当你知道心意时,你说我们可以试试,我的心如蝴蝶翩翩起舞,像吃了蜜糖的小丫头,甜蜜不已。当我知道一切时,我选择默默离开。

或许,每个人都是一个戏子,在不同的故事里用生旦净末丑扮演着不同的角色,配合着或温润,或委婉,或决绝,或凄凉的音乐曲调,演绎着自己或幸运,或平稳,或坎坷,或凄惨的苦辣酸甜。上了妆,不管是否愿意,都要认真演绎那些或荡气回肠,或刻骨铭心,或勾魂摄魄,或如泣如诉的片段。卸了妆,不管如何不甘,都要结束那些或留恋,或心碎,或痛恨,或遗憾的情节。

你知道吗?其实

年少时,你是否有一段稚嫩却深刻的爱情,不是分手拆散了这份真挚的情感,是因为太小所以喜欢得太短暂,还是因为根本不懂而无意伤害,当初牵着的手如今握紧了谁,是年华未苍老,还是我们不懂得把握。当再度重逢时,你问了一声“你过得可好?”礼貌而生疏的话语,到底伤了谁?

每个舞台的结束,都留下一地落花纷飞的惆怅。一些情深义重的交往,注定要各安天涯,陌路殊途。无法拥有的遗憾和诸多的恋恋不舍,都无法平衡缘分的砝码。从此,山是水的牵挂,日是月的驰念,曾经的执念深种,化作一份浓浓的渴望,只愿在某个轮回的·渡口,再续上那杯缘分的茶。

春天是生长的季节。花朵,枝叶都知道要趁着好时光;春天也是怀念的季节。怀念故去的人和不知不觉逝去的光阴。

年少时,你是否喜欢一个人,但那句喜欢一直迟迟未说出口,时光已把这个梦弄得支离破碎,而是岁月是一朵两生花开,你凋零,我盛开,你离开,我等待,你不来,我不老。当你知道心意时,你说我们可以试试,我的心如蝴蝶翩翩起舞,像吃了蜜糖的小丫头,甜蜜不已。当我知道一切时,我选择默默离开。

原来,很多事在不经意之间发生了改变,是你变了,还是我变了,还是情感变了?我们明明这么远,那么近,却始终打不开陌生后面的薄沙,是忘记,还是始终不能原谅。彼此的重逢,是上天的眷顾,还是牵扯不完的情恨纠葛,你的身影渐行渐远,泪湿了我的眼眸,也许,是我错了。

春花秋月,来去无声,几番草木的枯荣,亦是无法把重逢描摹到美轮美奂。怀旧,花开春暖的季节,亦是能感觉冰冻三尺之寒。常常踌躇在早已糜烂的伤口里,一遍遍翻阅到自己刺骨的疼。疼到幸福的流泪,疼到忧伤的笑。仿佛这一刻,唯有一次次的让自己心痛,才对得起曾经的情深义重。

一个人念念不忘无法放下的,不是爱,而是对爱情的执念,我曾恨我,还怀念年少轻言不悔的岁月,信誓旦旦永远不会兑现的承诺。年少时总是山盟海誓,疯狂着叫嚣着,分别成为了最不愿提及的话语。

年少时,你是否有一段稚嫩却深刻的爱情,不是分手拆散了这份真挚的情感,是因为太小所以喜欢得太短暂,还是因为根本不懂而无意伤害,当初牵着的手如今握紧了谁,是年华未苍老,还是我们不懂得把握。当再度重逢时,你问了一声“你过得可好?”礼貌而生疏的话语,到底伤了谁?

潮起潮落,有多少人,还能一见如故,不忘初心?或许一次无心的离散,就早已是陌路天涯。一些念藏于时光的背面,等待,也许会太过荒凉,瘦了流年里的山高水长。在每个心潮汹涌的日子里,可否,采撷一粒红豆入酒,就着这深深的守候,滋润彼此的喉?暖暖满腹的渴望与期盼?

那时,温柔是我所能想到最美的词藻,一言一行,一颦一笑刻在心里。

原来,很多事在不经意之间发生了改变,是你变了,还是我变了,还是情感变了?我们明明这么远,那么近,却始终打不开陌生后面的薄沙,是忘记,还是始终不能原谅。彼此的重逢,是上天的眷顾,还是牵扯不完的情恨纠葛,你的身影渐行渐远,泪湿了我的眼眸,也许,是我错了。

如果,当初我的离开是一种错误,那么请把真相告诉我,是错,还是对,是我的自作多情,还是你的口是心非?你忘记不了过去,我未曾走进你的心里,我只不过是你过去的影子而已,你把我的爱,当成一种理所当然,可有可无。为什么我的离开,给你造成伤害,这个谜,该谁来解?

是山水迢迢隔断了青鸟的消息,还是云烟渺渺阻挡了心跳的快递?那些说好了再见,依依不舍的离别,为何只留下无奈和心酸。曾经的深情,只能妖娆凄美的诗行,落款与纸上。或许,当耄耋暮年,还是不能再一次重逢。寂静的心田,长满苦涩的荒草,而你,是荒草里一朵妖娆的花朵,芬芳,娇艳,一如当初的颜色,聘婷在我的血脉里。

图片 4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博发娱乐最新官方网站发布于胜博发-饮食养生,转载请注明出处:有过的幸福在叹息,秋天是一个忆起回忆的季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