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美国首位女性印度裔州长sbf282.com:,印度裔比

2019-10-21 02:55 来源:未知

倍可亲网站,发起了印度裔话题,大家众说纷纭。呵呵,很是凑巧,我刚巧拍摄了些印度裔的生活,,用视频说话啦。上面这个是刚拍的,印度人在结婚前和婚礼的时候都是不可以亲亲的哦。印度裔比我们华人传统;倍可亲可以亲,印度情侣婚前就是拍外景都不可以亲一下哦。这就是,守规矩,,倍可亲的朋友你/妳结婚前守规矩了没?

摘要: 9月6日,美国与印度外交部长和国防部长的“2+2”对话将在华盛顿举行。9月4日《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网站刊出文章,认为川普不应该错过这次与印度对话的机会,还特别提到了美国国内有势力的印度裔移民(powerful Indian diaspora)。印度裔高管遍布美 ...现年46岁的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莉(Nikki Haley)是川普任命的8位印度裔共和党人士中曝光率最高的一位。9月6日,美国与印度外交部长和国防部长的“2+2”对话将在华盛顿举行。9月4日《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网站刊出文章,认为川普不应该错过这次与印度对话的机会,还特别提到了美国国内有势力的印度裔移民(powerful Indian diaspora)。印度裔高管遍布美国硅谷高科技企业已是众所周知的事,然而,近年来,印度裔在美国政坛的崛起却往往被人们所忽视。在本届联邦政府及内阁机构中,川普总统已先后任命了多达8位的印度裔执掌政府重要部门。而在反对党民主党的阵营中,共有5位印度裔现任联邦参议院和众议院的议员。这样的比例远高于印度裔在美国总人口中所占的比例,也高于其他任何亚洲族裔位居美国政府高官的比例。这些参政的印度裔绝大多数是第二代、第三代移民,但其中也不乏出生于印度的新移民。他们的母国印度希望这些印度裔政治家在美国政界、尤其是在外交事务中发挥更具影响力的作用,甚至期望有朝一日,美国会出现一位印度裔的最高领导人。川普政府中的印度裔在川普任命的8位印度裔共和党人士中,现年46岁的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莉(Nikki Haley)无疑是曝光率最高的一位。黑莉出生于美国南卡罗来纳州,父母是来自印度旁遮普邦的锡克人。她结婚后随丈夫改信了基督教,曾历任南卡罗来纳州众议员和州长,是美国首位女性印度裔州长。在另外两位隶属于白宫内阁的印度裔人士中,拉杰·沙(Raj Shah)是白宫副新闻秘书,也是现任白宫发言人桑德斯的副手和接班人。他曾经主管共和党党务研究部门,在2016年大选期间,负责挖掘整理针对民主党对手希拉里的负面信息。另一位是信息与规制事务办公室主任内奥米·拉奥(Neomi Rao),这个看似不起眼的部门在白宫的很多政策制订过程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在从属于美国国会的联邦机构中,任职最高的印度裔是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主席阿吉特·派(Ajit Pai),他掌管的这个部门负责美国广播、电视、电信、卫星、互联网等领域所有产品的标准设立、认证、服务管理,以及对消费者权益的维护。印度裔共和党的其他重要人物还包括:联邦能源管理委员会(FERC)主席查特吉(Neil Chatterjee),负责管理电力、石油和天然气的生产和销售;助理国务卿辛格(Manisha Singh),负责国务院的经济和商业事务;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CMS)主任维尔玛(Seema Verma),负责在废除奥巴马医改计划后,建立新的过渡性方案;知识产权执法协调专员阿明(Vishal Amin),专门负责打击盗版行为。民主党的“下一个奥巴马”与美国的华裔群体相似,印度裔美国人的政治倾向更认同民主党的政策。民调显示,在以往历届美国大选中,印度裔选民都是以压倒性的多数投了民主党的票。所以,在本届川普政府中出现了如此多的印度裔共和党人的身影,不得不说是一件让印度裔社区都感到惊讶的事情。不过,在民主党一边,印度裔美国人也同样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目前,在美国国会参众两院中,就有5位印度裔民主党议员。他们分别是:来自加利福尼亚的众议员康纳(Ro Khanna)和贝拉(Ami Bera),华盛顿州的众议员扎亚帕尔(Pramila Jayapal),伊利诺伊州的众议员克里希那穆提(Raja Krishnamoorthi),以及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参议员贺锦丽(Kamala D.Harris)。其中,即将年满54岁的贺锦丽是民主党名副其实的明星。她曾任加州旧金山市的检察长、加利福尼亚州总检察长,曾经为奥巴马竞选总统站台筹款,立下汗马功劳。贺锦丽与加州华人社区关系密切,她的中文名字据说是当年竞选旧金山检察长时,为了赢得华人社区的选票而特意取的。尽管她尚未明确表示自己政治生涯的下一步将迈向哪里,但美国政坛的很多人士都称其为“下一个奥巴马”,并看好她作为民主党候选人,直接挑战川普,竞选下一届美国总统。另一位印度裔政坛新星是刚刚被选为民主党全国委员会首席执行官的西玛·南达(Seema Nanda),她将负责美国民主党这个最高决策机构的日常运营,并在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和2020年大选中,起到统筹协调战略、全方位支援民主党各级候选人的核心枢纽作用。身份的尴尬:“白化自己”美国的印度裔人口有大约400万,是美国亚裔人口中仅次于华裔和菲律宾裔的第三大群体。与华裔相似,印度裔在移民美国的过程中也曾经受到种种不公平待遇,直到1946年,美国国会才通过了允许印度裔正常入籍的法案。第一位登上美国政坛的印度裔名叫辛格·松德(Dalip Singh Saund),他也是来自旁遮普邦的锡克人。松德于上世纪20年代在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攻读农业博士,毕业后留在美国工作。他曾经带领加州的印度人团体,呼吁美国给予印度人移民的资格,并成功推动了1946年移民法案被国会审批通过。松德也因此成为最早的一批移民美国的印度裔人士,并于1955年竞选成为联邦众议院的首位亚裔民主党议员。松德在美国印度裔社区中声名卓著,他关心印度裔社区的福祉,鼓励印度裔融入美国主流文化,并努力促进美国与新独立的母国 —— 印度 —— 之间的联系。松德能够在母国文化和归化国文化之间求得平衡,被美国印度裔社区尊崇为“移民的楷模”,也成为后代印度裔政治家的标杆。2008年,鲍比·金达尔(Bobby Jindal)当选为路易斯安那州州长,成为美国首位印度裔州长。金达尔是第二代印度裔,20多岁就步入政坛,此后便青云直上,曾在小布什内阁出任要职,又在州长的位置上坐了8年。2016年,他曾一度宣布竞选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不久后宣告退出。不过,金达尔的一些所作所为却广为美国印度裔和印度本土同胞所诟病。他刻意否认自己的印度背景,从来不参加美国印度裔社区的节日活动。尽管在竞选州长期间,印度裔给予了他极大的支持,但他拒绝与支持他的社区领袖合影,并在州长就职典礼上,明确要求自己的父母和亲属,不得穿著印度民族服装参加仪式。在白宫和州府任职期间,他总是有意回避任何来自印度的官方使团,就连印度总理莫迪到访,他也推故不见。金达尔年轻时就转宗了基督教,此后一直以“正统(美国)南方白人”自居。他声称,自己讨厌在“美国人”称谓前面加上任何“印度裔”或“亚裔”的前缀,但又时刻不忘提及自己是“基督徒美国人”。他请人在州长官邸画出的肖像,比他自己的皮肤颜色白出了好几个档次。美国的印度裔社区普遍认为金达尔为了仕途而“出卖了自己的灵魂”,这样的政治人物不仅不会服务于印度裔群体,反而会为了证明自己的“正统”而偏向其他族裔。印度的媒体和民众则时常笑话金达尔“白化自己”的努力,当印度人每每为在美国科技界、商界、政界取得成功的印度裔感到自豪的时候,他们早已不把金达尔视作“自己人”了。为美国服务,“根”在印度同为美国的印度裔州长,妮基·黑莉的表现则与金达尔完全不同。2010年,黑莉在成功当选为南卡罗来纳州州长的就职典礼上,曾经异常激动地表示:“我为自己是一名印度移民的女儿而自豪”。尽管早已随夫改宗基督教,但黑莉仍时常在公开场合声称自己是“锡克人的女儿”。在担任州长期间,她曾出访印度,拜会了印度总理莫迪等高层人士。她穿上印度女性的服装,在交谈中偶尔蹦出几个印地语词汇。她拜访了阿姆利则的锡克教金庙时表示:“在这个特殊的、激动人心的时刻”,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根”。在与印度有关的国际事务上,黑莉十分清楚印度的诉求。2010年,在芝加哥举行的一次美国印度裔商会活动中,她就曾宣称“支持印度加入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并表示“美国与印度是天然的盟友,双方应共同努力,加深彼此之间的联系。”现在,作为川普任命的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莉在国际事务中有了更多的表现机会。今年5月,当川普退出伊核协定并宣布将制裁伊朗石油出口时,印度政府曾经表达出强烈的不满和抵制。6月,川普派出黑莉出访印度,名义上是为了加强印度与美国之间的关系,实际上是让她作为一名说客,说服印度支持美国的制裁行动。果然,在黑莉离开印度后不久,印度官方的口吻就变得软化,并开始逐步消减了对伊朗的原油进口。作为美国共和党内的少数族裔女性政治家,黑莉的形象可以满足很多美国“政治正确”选民的要求,她的政治生涯也看似前途无量。在上一届美国大选期间,美国政界曾有传言称,黑莉可能会成为副总统候选人。尽管这样的传言并未成真,但她在美国政坛蒸蒸日上的人气却是无可争辩的事实。不久前,坊间传出川普可能不再争取2020年连任的消息后,黑莉就再次成为人们猜度的共和党人选之一。类似的揣测也出现在印度的媒体中。实际上,乐观的印度人还做出了更加大胆的预测:如果民主党推出的是“下一个奥巴马”贺锦丽,而共和党推出了“锡克人的女儿”黑莉,那么,2020年的美国大选不就是一场印度裔女性的对决吗?

问:特朗普夸莫迪是“印度之父”,引爆了印度政坛。你怎么看? 据《印度时报》25日报道,特朗普周二借联大会议的契机,与莫迪单独召开了美印双边会谈,会上双方交换了一波“成熟的商业互夸”。特朗普表示,自己印象中印度以前十分破败,纷争不绝、战事不断;莫迪执政后为国家带来团结。他还特意对媒体补充了一句:“也许莫迪才是‘印度之父’”。

除了微软谷歌,Twitter也在考虑印度裔CEO。曾担任思科首席技术官的印度裔高管沃伦女士(Padmasree Warrior),成为推特首席执行官的热门人选。  他们有搞笑的口音,影视剧里常常被模仿;他们吃辛辣的食物,不辣不爽;男人们戴大大的包头;女人们穿着鲜艳的纱丽。虽然印度裔占北美总人口不足1%,但印度裔在大公司的高管的人数仅次于白人,远远超过华裔。印度正在成为一个“盛产”CEO的神奇国家。为什么印度裔比华裔在北美更成功呢?华人可以从他们身上学到些什么?我们的孩子如何扬长避短迎头赶上呢?  印度的主要出口:CEOs  2011年《时代周刊》刊登文章《印度的主要出口:CEOs》(India's Leading Export: CEOs)。文章说,美国500强公司的CEO中,美国人最多,其次就是印度裔。  今年8月,谷歌任命43岁的印度裔美国人桑德•皮采(Sundar Pichai)为首席执行官引起轰动。百事可乐、微软、Mastercard、Adobe Systems、Sandisk等大公司近年来都由印度移民执掌。此外,两个美国最保守州的州长是印度裔,白宫高级顾问以及美国卫生总监也是印度裔。  收入最高  印度裔家庭生孩子的个数较多,三世同堂一起生活的比例高,但这完全没有影响到他们的家庭收入与教育水平。2014年的美国人口调查显示,美国的印度裔是所有种族中收入最高的,家庭收入中位数达到了91,195美元,远超白人的50,740美元,也超过了华裔的84,300美元。印度裔的很多家庭是男主外,女主内,许多女人并不出去工作,丈夫没有后顾之忧。而华裔多数夫妻双双打拼职场。  教育水平  根据2013年美国联邦劳工部的数据显示,25岁以上就业人口中,印度裔76.1%有大学学位,华裔是56.8%。  承担风险  在硅谷,印裔占就业人口的6%,但16%的初创公司都有印裔参与创办的足迹。愿意离开印度而移民海外的人往往有冒险精神,具备了企业家的特质。  面对歧视  外国人来到北美,多少都会受到歧视,好比外地人来到上海,也是一样。黑黑的皮肤、蹩脚的口音,印度人也没少受伤。他们曾被直言不讳“你们印度人不可能成为好 CEOs”。印度人会被问道“你会迷惑蛇吗?”,就像我们中国人会被问道“你吃狗肉吗?”一样尴尬。他们大部分人把这作为前进的动力,一种挑战。  在印度本土,印度人有着各种各样的民族和教派。英国人一度利用他们之间的纷争,统治印度。来到北美,印度人发现不管他们属于哪个民族、教派,甚至来自巴基斯坦、尼泊尔,他们统统被视为印度人,都一样。当一部分印度人认识到这一点,就帮助其他印度人也认识到这一点,于是他们放下了彼此的隔阂。我们华人来到了海外,无论是大陆、台湾、香港澳门同胞等,都被当成“唐人”,应彼此提携。  成功土壤  2015 年,派思咨询(APEX RECRUITER)研究了美国500强企业CEO国籍分布。85%的企业由美国本土人领导,15%为外籍或外裔CEO。这75名外籍或外裔CEO中,印度10名,英国9名,加拿大7名,澳大利亚6名。香港和台湾各1名,中国大陆无人上榜。  印裔CEO人数超过英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因为美国本身就是移民国家,比世界上多数国家对移民的态度更友好,更尊重人的种族、信仰、家庭背景等,这也是印裔在北美成功的土壤。  英语水平  英语是印度的官方语言,印裔语言占优势,但不是他们职业成功的主因。华裔说英文没问题,但是要走到高层,用英文辩论,阐述观点的时候就会显出弱势。因此,华人家长要特别注重培养孩子的表达与辩论能力。  人脉资源  印裔精英阶层,很注意帮助本族裔。在招聘、工作安排和培训上都会刻意提携本族裔的人。被提携的人也如法炮制,形成各种团队。反过来又增强了印裔高管的职业竞争力。这种良性循环造就了一批又一批的印裔中高管。  华人精英不在少数,但很少提携本族裔人士,多处于单枪匹马状态。有些人想要提携本族裔人士,却发现对方在关键时刻采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墙头草,随风倒”不得罪人的态度,不但不互相帮助,连说句公道话,讲出事实的勇气都没有。我们常有的戒心、嫉妒心、斗争哲学阻碍了我们在海外的职业发展。  提携后辈  印裔成功者注重提携下一代。1992年,当时的硅谷印度裔成功人士聚集一起,筹办印度企业家协会,来帮助和培养下一代硅谷印裔创业者。他们每人每年交会费 1500美元,明文规定必须帮助后来者,并不要求回报。你不求回报地帮助了我,我再不求回报地帮助后来者。他们没有被“少数人力量有限”的观念阻挡。几十人的协会,发展到在13个国家,54个分支机构,13,000多名会员。其影响力早已走出硅谷,成为企业家和投资者间的平台。  这个协会使得印裔形成了一股风气,这种风气由小变大,由几十人开始,从硅谷,到美国,至世界,进而影响和推动了印度本土的发展。可谓蝴蝶振翅,非同凡响。

sbf282.com 1

那个甘地和尼赫鲁的棺材板应该快压不住了……

这2天,趁着都在联合国开会,特朗普特地多抽了不少时间,和莫迪多开了一些“小会”。

特朗普丝毫不掩饰自己对莫迪的喜爱,又是亲切握手,又是各种美誉,就差莫迪去哪儿,特朗普也去哪儿。

比如这次夸莫迪应该才是“印度之父”,主要是因为:特朗普很多年前去过印度,印度给他的印象就是破败不堪,一塌糊涂,但是这些年经过莫迪的治理,印度的情况变得很不错,莫迪给印度带来了团结和发展,所以,特朗普对媒体讲话时说:“也许莫迪才是‘印度之父’”。

不晓得莫迪听了会感觉如何,但在美国的地面上,受到美国总统的如此美言,应该是很受用的,毕竟,人都是喜欢听好话的。

不过,特朗普这人,向来说话很夸张,要么把人夸上天,要么把人贬入地,几乎随口就来,可以说口无遮拦,现在夸你是“印度之父”,哪一天也许就训斥你为“印度之贼”了,特朗普这种事情又不是干不出来。

一个说话转身就忘的人,他的话,真没必要当真。

当然,也不排除特朗普又想从印度身上讹点钱花花了。

特朗普说这话的契机主要是陪着莫迪一起参加了在休斯敦举行的“莫迪,你好”活动,现场有5万多印度裔美国人参加,特朗普在活动中,反复说“与莫迪总理的关系是最好的”。

特朗普说:“我非常尊重他……钦佩他……很喜欢他。他是一位伟大的绅士……领袖……我有多喜欢印度,我有多喜欢你们的总理。”

莫迪也积极地表示:特朗普总统是印度人民的好朋友……

伴随着特朗普的“夸赞”,莫迪的国务部长辛格也迫不及待地追加对“莫迪的美誉”,他公开表示:印度近年在国际社会得到了过去少有的尊重……海外的印度裔人士为自己的出身感到自……这些可都是莫迪的功劳。辛格说,特朗普的评价是有史以来所有美国总统中对印度的最高评价,他说“我认为每一个印度国民都应该引以为傲……如若不然,他就不配做印度人”。

很显然,辛格也是兴奋过了头了,美国人说风就是雨,特朗普点个头就是莫大的恩赐,好歹印度也是一个地区大国,你让印度民众情何以堪。

对此,印度国大党发表了措辞强硬的声明,总之,印度国父只有一个,就是圣雄甘地。

所有印度的在野党都纷纷表示:莫迪根本无法和甘地相提并论。

确实,一般国父这种头衔,也就是开国领袖们才能享受的荣誉,莫迪搞了几年总理,干出了一些成绩,如果真的像特朗普那样把自己以“印度国父”自诩,那就真的高调过了头了,甘地在印度民间的神圣地位根深蒂固,就像某种“政治正确”一样,作为一个正常的政客,莫迪聪明一些的话就不会触碰这些政治红线,毕竟,对于自己和政党的支持率没好处。

当然,特朗普目前已经逐渐进入2020总统大选的状态,如今,在国内不仅要多拉选票,在国外,也要多拉一些国家做朋友,印度裔在美国的人口已经达到了几百万,这可是几百万张选票,吹捧一下莫迪,引起一下印度裔美国人的情感共鸣和自豪感,对特朗普也挺好的,把莫迪吹得飘飘然,接下来在问印度要钱的时候,也好方便一点。

我们知道,甘地被称为印度人的“国父”,而特朗普为了拍印度总理莫迪的马屁,赢得印度裔美国选民的支持,将莫迪称为“印度之父”,消息传到印度国内,引爆了印度政坛,招来了许多批评之声。

最近一段时间,联合国大会正在美国纽约召开,各国领导人云集一堂,为共同探讨问题提供了难得的机遇。美国和印度之间的交流则显得非常频繁。莫迪在出席联合国大会之前,应特朗普的邀请到休斯顿进行了访问。因为休斯顿是印度裔美国人的居住地,当时在一个体育场为莫迪总理举行了一个“莫迪,你好!”的大型欢迎会,约有5万人参加。在欢迎会即将结束时,特朗普挽着莫迪的胳膊绕场一周,很是亲切,将欢迎会推向了高潮。

在联合国大会召开期间,特朗普和莫迪经常私底下还是会会面,目的是再加深一下两人的感情。9月25日,特朗普与莫迪凑空单独进行了美印双边会谈,特朗普说:自己印象中的印度以前十分破败,纷争不绝,战事不断。莫迪总理执政后,给印度带来了团结和发展。他最后又对媒体补充了一句:也许莫迪总理才是“印度之父”。特朗普这么一说,虽然把莫迪总理高兴坏了,但是却引爆了印度政坛,几乎迅速招来了批评之声。印度国大党发言人塔亚吉表示,印度历史上只有一位伟人能担得起这个头衔,那就是圣雄甘地。他倡导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让他享誉全球。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博发娱乐最新官方网站发布于胜博发-饮食养生,转载请注明出处:是美国首位女性印度裔州长sbf282.com:,印度裔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