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望天堂》里的雅望,都说爱的时候做到毫无保

2019-09-22 12:44 来源:未知

在一棵欲哭无泪的柳树下作者:叶夫图申科译者:汪剑钊在一棵欲哭无泪的柳树下,我伫立岸边,陷入沉思:怎样让爱人过得幸福?或许,我做不到这一点?孩子,丰衣足食,郊游,观赏电影,她都觉得太少,她需要整个的我,毫无保留,但整个我——早已没有残存。我用两个肩膀扛起了时代,它们已被枝杈刮得遍体鳞伤,可我不曾为爱人留下一个肩膀,让她能靠在上面痛哭一场。她们得到的不是鲜花,只有皱纹,让她们投入繁重的家务,男人们偷摸地背叛了她们,可爱人们——唯有抱怨而已。我带点什么去到她的跟前?如果带给她的是蛆虫的生活,哪怕只是轻微的腐烂,又怎能让爱人过得幸福?如果经常不分青红皂白地欺辱爱人,怎么谈得上快乐?谁都知道怎样会让爱人不幸,——但怎样让她幸福——没人知道。-----------------------------------------------怎样让爱人过得幸福?这话题是如此的沉重。太多人在面对这个问题时,都会和诗人一样——欲哭无泪。泪水代表释放,而释放至少也是向“解决”迈出一小步。但面对这个问题,我们陷入痛苦,却无法痛哭。试着思索,造成这种痛苦的根源是什么?生活,对所有人都是一个惶惑的谜题。活在谜面上,你不堪其扰却躲避不及。正如诗人一语道破的玄机:他没有逃避生活,可他无法让爱人得到幸福。因为“她需要整个的我,毫无保留,但整个我——早已没有残存”。那些被一一罗列出的、所谓构成幸福的要素:孩子、电影、晚餐、大房子、旅行包,在生活的自我迷失面前,都显得如此苍白无力。于个人,此生有人达成所愿心满意足,有人一败涂地万念俱灰。种种人生都必然被外部世界左右。诗人也有属于自己世界的担当,他“用两个肩膀扛起了时代”以至于遍体鳞伤,他的精力、耐心和温柔都让这个世界消耗殆尽,最终留给爱人的只剩日复一日的单调甚至无端的伤害。列夫·托尔斯泰曾说“幸福的人都是相似的,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也许这就是生活无解的悖论,悲哀的循环:投身生活,被改变、摧毁,又不可避免地将这种伤害转移到爱人身上,终于发现自己只是完成了“怎样让爱人不幸”的过程。可爱人们啊,生活永远这样——幸福与苦难双生,共渡才是唯一的救赎。也许此刻我们无法分享幸福,但至少相互依偎着,咀嚼掉彼此的悲伤。

在一棵欲哭无泪的柳树下

        不知道这是第几天了,两人一直都沉默着,谁也没有先开口的意思,不联系就不联系,女孩想,这算是一场暧昧还是一场恋爱呢,比暧昧深比恋爱浅,想来只不过是彼此寂寞的慰及而已,杳无音讯的这段日子正是深秋,感觉到夜越来越长,越来越冷,冬天就要来了,都说今年是寒冬,这个冬天一定极冷,想到这里女孩的肩膀不由的就蜷缩起来。

先说说当下电影特别喜欢用一语双关的电影名字,比如《夏洛特烦恼》里面有夏洛,《半妖倾城》里面有聂倾城,《微微一笑很倾城》里面有贝微微,《夏有乔木,雅望天堂》里面有舒雅望。一个名字几乎将主角交代了,也将此人的性格特点也交代了。这样好与不好我不讨论。

题外话:迈克尔·坎宁安在《时时刻刻》讲述了三个不同时代的女人和英国女作家弗吉尼亚·伍尔芙的小说《达洛维夫人》千丝万缕的联系。但《达洛维夫人》的原作者竟然是弗吉尼亚·伍尔芙,这位作者有一篇很有名的短篇小说叫《一间自己的房间》,里面说:“女人要想写小说,一定要有钱,还要有一间自己的房间。我在好几个关注的、很出名的女性微信公众号作者那里看到,关于《一间自己的房间》的片段描述,以此表达对女性主义的一些深思,对女性思想和精神独立的一些愿景描述。如果不是你说《时时刻刻》这部电影,我应该是不会继续搜这个作者及文来做相关的了解的。

作者:叶夫图申科(俄)

        都说爱的时候做到毫无保留,分开了要永不回头,不知道如何算是毫无保留,感情无保留还是爱无保留,好像应该是一回事吧,有经验的人都说在一场感情里谁先动心谁就先输,果真如此吗?动心的那个人先尝到爱情的滋味,虽说被回报的爱有多有少甚至付之流水,但自己付出的爱是完整的,想象中的爱亦是圆满的,感觉自然是幸福的,所以很难说最后谁更痛苦,也许幸福和痛苦就是双刃剑,你感受到多少幸福也就感受到多少痛苦,有经验的恋爱达人总是说想要不受伤的爱情,浅尝辄止就好,可是若能够那般理性想来这就不是爱了,又不是酿酒,你能把握那精准的度数?

无论是《白夜行》里的雪穗还是《夏有乔木,雅望天堂》里的雅望,她们都有一个爱她们守护她们的人,《白夜行》里亮司为了雪穗能够幸福,将自己永远处于那黑暗的通风管道里,除掉所有阻碍雪穗的人,默默的做着很多事情,但是都是一些伤害别人来成就雪穗的事情,他的内心是否挣扎过以这样的行为来爱着自己喜欢的女孩该不该?《夏有乔木,雅望天堂》里看尽父母生意失败和自杀全过程的夏木,在活泼开朗乐观的大姐姐雅望的开导下逐渐走出阴影,直到爱上了雅望。夏木一样默默付出着,一样肯为了雅望牺牲生命。

接着说电影

在一棵欲哭无泪的柳树下,

        年轻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太过执爱某一个人,更因那个人不能回应相应的爱而耿耿于怀,到了现在这般年纪,倒是感谢他能给我那般患得患失的体会,因为我再也不会像年轻时的自己能那样的动心,那样不顾一切的去爱人了,那些漫漫长夜没有曙光的绝望时光终于过去了,生活总是让我们遍体鳞伤,但到后来,那些受伤的地方也一定会变成我们最坚强的地方。

两位男主会让我有一种错觉,他们太像了,有时会觉得是一个人。一样冷若冰霜的面庞,一样的为了爱的人默默守护,一样的付出,即使丢掉性命也要对方幸福,一样的……

整部电影看完,感觉电影的音乐很有感染力,对剧情倒是没有特别深的情感共鸣。不知道是无法体会到这些女人们的痛苦处境还是因为经历不够。总之就是有距离感。就是无法产生很深刻的情感共鸣。从电影呈现的画面来看,确确实实是在告诉你,这三个女人都很痛苦,但是你仍然不能很真切的理解到他们的痛苦是缘何而起。在电影里没有做过多的原因交代,虽然采用了一些隐射的手法,比如有女同倾向之类的,但对平常的生活的描述也比较少,直接只是展现了一个横切面,也没有细节引入。除非观影人本身个人经历够丰富,不然真的很难有强的代入感。

我伫立岸边,陷入沉思:

她们的人生是不幸的,但她们好像又是幸运的,生活中很多女性遭受那样这样的摧残,生活亵渎了她们的纯贞,从此她们一蹶不振,再也没有可以爱的资本,她们身边没有像亮司或者夏木那样的人来守护着她们,没有这样一个男人为她们打抱不平,所以她们需要自己疗伤,自己振作起来,真正痛苦的人不是夏木亦不是雪穗,而是生活中数不尽的女性同胞。

看这三个人都有女同倾向,前两个可能是能感受到自己对同性之爱,但是又不那么有力量的能改变自己目前的生活现状。第三个人和前两个不同,她过上了自己想过的生活但是精神仍然很空虚,无处安放,将自己的生活依托在诗人的身上,在长达10年的时间一直在照顾那个诗人,但她自己是有同性伴侣了,也有自己的女儿,但她还是不甘心,仍然将自己的生活依托在这个诗人这里,让人匪夷所思,我感觉她应该还是很爱这个诗人,当然也可能是很痛苦当初诗人因为另外一个男人放弃了她,让她一直处于一种不甘心的状态中;也可能是因为自己很平庸,而这个诗人充满才华,让她觉得和这个有才华的人一起让她能感受到生活的活力?但她的同性伴侣人倒是很不错,出场次数和时间都很短,但是给人印象蛮深刻,是那种很大度包容的类型,反而给人一种第三女人是被她的同性伴侣保护的角色。

怎样让爱人过得幸福?

雪穗与雅望又很不一样。

不过有一个镜头倒是让我有点心痛,就是诗人理查德从窗户跳下去的一瞬间,回忆起小时候,他母亲将他放在邻居家,但是他有强烈的预感自己母亲可能要抛弃自己时,在窗口撕心裂肺的大喊“妈妈妈妈……”能感受到这小孩那种恐惧和痛苦。(作为女性的我眼泪就不由自主唰唰唰了)。也是因为这种被抛弃造成了诗人理查德很悲剧的一生“无法爱人也无法被人好好的爱” 。影片的后面提到第二个女人在生完第二孩子后就离家出走了,诗人是最终真的被抛弃了。

或许,我做不到这一点?

图片 1

这个是对剧情的基本看法。如果做一点延伸的话。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博发娱乐最新官方网站发布于胜博发-饮食养生,转载请注明出处:雅望天堂》里的雅望,都说爱的时候做到毫无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