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的孩子萍也非常关爱,家里帮找的

2019-09-19 01:48 来源:未知

萍在工作上很有成就,但家庭生活不是很如意。萍是一个丰满爱美的职业女性,有思想有头脑,人缘好,从单位的办事员到中层干部逐步荣升为高层领导,收入也可观了。然而她的丈夫就差她太远了,无论是工作,学习及人品都不及她,萍曾几次提出离婚都被她丈夫给回绝了。一点希望都没有,她也就放弃了离婚的念头,于是便玩起了婚外恋。为了掩人耳目,她常常把莉抓在身边,还巧立名目说给莉介绍对象。也有为莉介绍对象的时候,当她为结束一段恋情时,把莉打扮好介绍给她的男友。可男友并不是一个没有感情的衣物,你穿后不喜欢就让给别人。

      我建议她不要太烦恼了,先顺其自然吧,有些事情,放一放自然就可以想得更清楚,界时水到渠成。

结束语

当我们可以预测到自己的命运时,如果选择反抗,则容易被命运捉弄回到安排好的终点;如果选择尽可能避免,那将会变得太过小心翼翼,失去了生活的完整和乐趣;如果选择顺从,更是会沉浸在没有选择的那条路的假设中,无法自拔。

既然知晓后永远都有理由后悔,为什么要去预测自己的命运呢?

活在当下,由着命运带给你惊喜不是很好吗?

别天真了!他会和另一个善于和他沟通的人在一起,你怕等来的就是出轨!所以与其担惊受怕的难受不如大大方方的交流。当然,你们不仅要与对方交流,还要与各自的父母交流。别忘了搞定大后方也是你们的重要任务!

瑞惠的工作也日渐有了起色,由于忙于工作忘记了给丈夫生日的母亲寄花的事情,两人发生了争吵,一气之下,瑞惠离家住到了聪子家。主妇的反抗使得原本井然有序的家庭变得混乱不堪,没人做家务,家里一片狼藉。儿子洋介自残,无形中为两人创造了沟通的机会。丈夫才意识自己一直以来忽视了妻子的感受,明白她想要的也许不是一束花,可能只是一句简单的称赞,还有理解与尊重。

莉和萍都是我的同学兼好友长达30多年。当我们高中毕业后还没结婚时,我们常玩在一起,一起聊大天,一起逛公园,看电影,下馆子,除了工作不在一起,反正一有时间就在一起。当我们都结婚生孩子后,就疏远了一些。可当莉的家庭发生婚变后,她是那么多无助,身体一下垮了,体重降到80斤(一个1.62米的人)。我和萍一起帮助她,开导她,使她走出阴影。

      我想,家里的长辈帮忙选择伴侣,未必肯定就是一件坏事,长辈是过来人,对自己的子女很了解。

01.反抗

小唐和她的男朋友很相爱,他们近期准备结婚了。小唐决定使用她唯一的一次机会,向埃尔法提问自己跟男友结婚最终能否获得幸福。但是埃尔法却告诉她“你们会以离婚收场。”

小唐听完非常难过,她与男友是大学同学,恩爱非常,男朋友对她呵护备至,她想不出两人将来会面临怎样的危机导致非得离婚散场。难道仅仅因为埃尔法的一句话,自己就要和相爱的男友恩断义绝吗?

小唐决定要与命运反抗,和男朋友结婚。她说服自己:只要我足够小心,好好经营我们之间的感情,我们一定不会离婚的。

两人结婚后,感情一直很好,就这么安安稳稳地过了数年。但是埃尔法的预言始终留存在小唐心中的一个角落,小唐渐渐变得想掌握丈夫的一切,在她的潜意识里,两人的性格、价值观,和双方父母的关系都没有矛盾不和,唯一造成离婚的可能性只有出轨。

丈夫的工作需要在外应酬,也会不定期地去外地出差,小唐每次都会紧张,频繁给丈夫打电话。丈夫起先会耐心地接听,总有开会中途不方便的时候,只能挂断,但是这触怒了小唐的敏感神经,丈夫究竟在干什么?会不会不是在外出差?是不是已经有出轨的对象了?她越想越紧张,这让丈夫觉得反感,两人也有争执上升为了骂战。

终于有一天,丈夫向小唐提出了离婚,“和你在一起我很疲倦,已经体会不到幸福的感觉了”。

面对那一纸离婚协议,小唐觉得无力而后悔。自己与埃尔法预测的命运进行了抗争,但无法做到完全释怀,变得疑神疑鬼,成了造成离婚的推手。不知道造成这样悲剧的人是自己还是命运。

图片 1

图片来源于网络

隔着屏幕我都能感受到朋友们深深的无力感,真的是太爱了,才会如此疲惫和狼狈。可总结她们痛苦的原因,主要是以下两点。

慢慢的聪子与新来的临床心理医师惠太郎越走越近,他们不仅克服年龄、身份、收入等等差距,还要面对他人的议论,虽然也有过误会,但最后还是走在了一起。

真没想到,同性恋就发生在我身边,我最好的高中同学之间。而且她们生活的那么融洽和谐,使正常家庭的没法与之相比,让我们不知是应当提倡还是反对。

      所以只是两种不同的方式,不同教养下,产生了两种不同的婚恋模式,好坏各有利弊吧。

02.避免

小宋选择使用了那唯一的一次机会,问埃尔法,自己的寿命。埃尔法回答他说:“你会在三年之后死去。”

小宋听完震惊不已,自己年仅22岁,命运竟然在25岁就要终止,他还有很多梦想没有实现,还没有成为一位闻名于世的画家用色彩描绘心中的天地,还没有在世界各地留下自己的足迹,还没有组成自己的家庭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

他自从知晓自己的命运之后,就一直沉浸在悲伤之中。他想反抗但是无从下手,人类的手掌怎么能阻止命运不知何时以何种方式落下的屠刀呢?他想到了一个办法,要尽力避免暴露在外的潜在危险。

小宋辞职了,每天上下班的途中,工作期间,外派出差,碰上意外的机会太多了。他决定每天足不出户待在家里,减少与外界接触的机会,即可让自己更少的遭遇危险,仅需要熬过三年,外面广阔的天地会再次属于自己。

前期小宋在家画画图,上上网,也属惬意。但是没过多久,他便面临才思枯竭的窘境,接触不到斑斓的世界,绘画的灵感也日渐消退,难以创作出让自己满意作品。到后来,上网更是加速了这种焦虑,映入眼帘的字,却难以集中注意力变成句子进入脑海,每天的时光充斥着空虚与颓废。家里也从整洁的小屋变成了凌乱的狗窝,更是让他恐惧不安。

第三年,小宋突然觉得脑袋疼,他强忍住不去医院,后来次数多了,家里人强行送他去就医,查出了脑癌,只有半年的寿命。

小宋得知病情后泪如雨下,他放弃了自己的生活用来避免命运的刽子手,没想到不仅没有扭转乾坤甚至将自己风华正茂的三年交给了恐惧和忐忑,没有抓紧时间实现自己的梦想。

图片 2

图片来源于网络

得不到的永远最伤心,得到而不能善终永远最痛心。生活中的男女总是被感情逼上绝路,美好的爱情一旦与现实婚姻接壤,立刻就烟消云散,各奔东西。

接着是5年前不辞而别的摄影师男友突然回来,宣布将为她放弃心爱的摄影事业,聪子以为幸福终于来了,却没想到男友放弃摄影原来是另有隐情,治好了在伊拉克的心理创伤后,男友又再次离开了她,但这让两人真正放下了这段未了的情缘。

在高中时萍和莉同桌,两人关系很好。莉的家庭经济情况好一些,而萍的父母离异,经济情况困难,莉花钱大方,时常为萍花钱买东西。而工作后,萍的收入越来越好,萍也是个仗义的女子,时常为莉吃穿用的中高档东西。

      当她问同学,你们有什么共同点,有什么相同的兴趣,爱好,价值观,对生活的看法,同学都表示不清楚,然后同学说,家里帮找的,对方家境好,工作好,收入好。

03.顺从

小元即将大学毕业,她在校期间成绩优异,外语格外出色,实习的单位也在业内数一数二。但是所在城市的超高物价房价都成了她想留下来立足生根的阻碍。她很犹豫,究竟是选择在大城市奋斗拼搏还是回老家享受安逸。

她去问了埃尔法,埃尔法告诉她:“你将来会回老家发展。如果你留在这座城市,六年后将面临一次严重的失败,甚至露宿街头。”小元一听便惊呆了,犹豫了片刻,如果留在本市有这么大的风险,那毫无疑问应该选择回老家。

她回到家乡后,在国企做文员,清闲稳定,但收入不高。一开始大家差距不大,她甚至看到留在大城市的同学抱怨房租时,有一种优越感。

但是渐渐地她发现那些留在大城市的同学工资涨得很快,跳槽很轻松。她们开始出国旅游,买些好看的时尚的服饰和轻奢品,化妆品和护肤品的level越来越高,而对于她的收入来说却难以达到。

她开始一会儿嫉妒那些人,明明当初成绩没有我优秀,现在却过着我羡慕的生活,一会儿又自我安慰,至少我工作清闲,她们肯定在拿时间拿健康换钱罢了。

但是逃不开的是对自己的懊悔,为什么当初不努力一把?为什么这么听信命运的安排?为什么没有想过抗争?说不定会有不一样的结局,不是吗?

这样的困难选择肯定我们每个人都不想面对,那我们如何才能有缘相遇,有实力相守呢?

但是聪子的幸福之路远远没有那么顺利,两人所在的医院面临经济危机将要倒闭,而惠太郎却意外得到了一个可以实现多年梦想的机会,他的论文被人看见,有人邀请他一起建造一个专为孩子建立的心理咨询乐园,他邀请聪子与他一起去,聪子最开始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答应了。但后来她治疗过的一个孩子的父亲表示愿意出资重新建立这家医院,要求是聪子当院长。这无疑也是聪子的梦想,何况医院能够存在下去还是许多病人的希翼。

感情是需要寻找依靠的。一来二去,萍和莉的关系是越走越近,两人节假日一起去萍的父母家,就像小两口回娘家一样,有说有笑恩爱有加。她们吃住在一个屋檐下的时候越来越多,而她们的孩子都住读,不用她们操任何心。慢慢的她们经济上也不分你我,刚开始莉要求萍为她买男人的衣服和皮鞋,而萍却拿钱让她炒股,盈亏从来都一笑了之,莉的孩子萍也非常关爱,视为己出。

      如果在法国找工作,她不清楚自己要做什么样的工作。不过,这个问题她不担心,因为,法国的福利,有向刚毕业的大学生提供两年的生活补贴,足够生活,这是为了她们有充分时间找到自己感兴趣的工作,而不是为了谋生随便开始一份工作。

埃尔法是这个世界的神明,人人都有一次向他提问的机会,他会告诉你答案。

男友家不富裕,甚至首付买套房都是困难的。我问她你愿意和男友一起打拼吗?她说愿意,可房子是最低的底线,也是给她父母的交代。

惠太郎收下了姐姐带来的父亲寄来的信,并回到了多年不曾回过的家乡看望父亲。受到聪子家人的热情与温馨的感染,惠太郎想要成立一个幸福的家庭的想法在心中萌发,于是终于在聪子40岁生日的时候向她求婚了。

莉离婚10多年,没有再婚(我的记忆中她就没有再认真谈过恋爱),这两颗孤独的心相互关心,关照,风风雨雨这么多年基本上没有大的矛盾。

      如果他们通过接触后,觉得并不愿意和对方共度一生,那么我想父母也会最终尊重子女的选择,可以重新物色新的对象。

佛说,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其中最折磨人的便是“求不得,放不下。”

三人和好如初。丈夫开始帮着妻子做家务,也不再认为妻子的付出都是理所当然。好景不长,丈夫被裁员了,瞒了几周但仍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提出要与瑞惠离婚。瑞惠才发现原来在他们那次吵架之前丈夫就已经失业了。也明白了丈夫一直以来努力工作也是全心为了这个家庭。瑞惠表示不会与丈夫离婚,相信他,愿意与他一起度过难关。

这次我回国再见到她们,看到是一副夫唱妇随的样子。萍开朗话多,经过多次整容的脸和蓄的长发,更有女人味;莉一脸严肃不拘言笑,干瘦秃顶,一点不像我的同龄人。我老公本打算在她们面前秀秀我们的恩爱,我警告他别让她们眼热,她们和我追求的不是一样的东西,这种超前浪漫型,不是每个人都享受得了。她们第二天将要一起出国旅游,她们有她们的生活准则,作为好友加同学,我只有默默地祝福她们生活真的快乐。

      我建议她可以将精力先放在寻找合适的工作上,关于这点,她表示她也是很困惑,目前她在法国驻北京领事馆实习,如果想留下来,是可以的,不过,这样她与男友就要分开了,因为男友不愿意留在中国工作。

虽不说这事对错,可见家庭对人的影响很大。没有一个稳定的家庭做后盾,生活怎么会过得舒心?

也许我们都有过以为自己要孤独终老的想法,幸福虽然可能会迟到,但只要你有耐心等下去,它总会降临。就像剧中说的“瓶子里一半的水你可以认为“啊只剩一半了。”也可以看做“才一半啊”。聪子的后妈晴子53岁才与聪子父亲在一起,而聪子到40岁遇到真爱,大概也并不算晚。才40岁照样可以重新开始,可以活得很精彩,不是么?不要轻易对生活失去信心。

      好吧,这是一篇没有风景照片的游记,因为我们这一天基本都在车上,谈论了这些话题,我觉得挺有意思,占用一篇,专门分享。

房子写谁的名字?房子的首付谁来付?是一起打拼还房贷?还是双方父母给买房?两位好友都被这些个问题折磨到奔溃!

而家庭主妇瑞惠的故事可以说是主妇的觉醒,每天为家庭忙里忙外,没有自己的生活,然而她的付出不仅没有得到丈夫与儿子的一点感激,还经常被嫌弃。她所做的一切在丈夫看来是理所当然。两人虽然结婚15年,但是却没有认真说说心里话。丈夫只顾着工作,丝毫不关心妻子的感受,被忽视的瑞惠下定决心要重新回社会工作,并且打算在6年后(儿子长大成年后)与丈夫离婚。为了这个目标,她开始重新学习电脑为工作做准备。

      苏菲表示她与男友商量尝试过,摆脱这样的家庭环境,考虑到法国定居,但估计男友不太好找工作,而且这样男友就不得不放弃他所钟爱的古董生意,因此,她觉得不太可能。

都说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可结婚就变成了两个家庭的事。两位好友不仅要面临以上的困难,她们还同时面临男方父母闹离婚的事情。

三个女人一台戏,《Around 40》就是讲的三个女人的故事。一个39岁但仍未结婚的精神病医生聪子,一个是早早结婚生子的家庭主妇瑞惠,一个是口头宣称“不婚主义”的杂志社编辑奈央。

      对她的担忧,我表示理解,这确实是个非常独特的家庭,如果涉及婚姻的话,确实要细思量的,如果最终要结婚的话,要清醒地面对这样的局面,想好如何与这样的现实情况和谐相处。

记得有句话这样说,成年人只看利益,小孩子才谈感情。我一直觉得物质基础对于爱情是很必要的。如果连基本的生存问题都解决不了,那有多少人会和你促膝长谈爱情?

两人的情感逐渐升温,但惠太郎却说自己不打算与任何人结婚。原来是因为从小生活在压抑的家庭环境里,没有感受过温馨的家庭氛围。为了打开惠太郎的心结,聪子邀请姐姐来到家里,给姐弟两人创造了静下心来认真交流的机会。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博发娱乐最新官方网站发布于胜博发-饮食养生,转载请注明出处:莉的孩子萍也非常关爱,家里帮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