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模式增加了医生诊疗服务药品选用的品种,

2019-09-20 17:38 来源:未知

北京市石景山区试点启动药品供给改革,取消社区医疗机构药房,由药企库房与社区医院对接,通过互联网虚拟药库增加药品存储量。社区医疗机构药品存储量通常有限,使得居民不得不舍近求远,到大的医疗机构看病。建立虚拟药库,破解药品存量的瓶颈,有利于促进分级诊疗的落地,增强居民就近就医的便利性。

当然,改进社区医疗服务用药的供应方式,只是为医疗服务创造更好的条件支撑,最终的作用还需要通过医疗和服务表现出来。一方面,“虚拟药库”运行机制必须满足社区看病的便利需要,既要解决好“医”与“药”分离造成配送时差的问题,保证治疗的及时性,如调整社区医疗机构备药结构,常见的必用药提前配送储存,一些慢性病药品由“虚拟药库”储备,备足种类与数量,配送上门;同时,还保证医疗用药的价格优惠,不能因配送而增加居民看病的负担。

取消了药房,原来的药师会“下岗”吗?杨纪锋介绍说,药师们已经实现了分流和转岗。“石景山区社管中心成立了药事监管中心,一部分药师在这里从事药事监管工作,促进社区机构合理用药,加强药事服务工作,还有一部分药师加入到了中草药房,弥补此前的人手不足。”

配送药品百余种4小时送达

医药网7月2日讯 6月28日,浙江医院三墩院区将开始投入运营。引起笔者重点关注的,是该医院来自德国设计的黑科技——发药机器人。 据该医院药剂科主任透露,现代化医院药房需要更优化的解决方案,在这个黑科技的帮助下,可以提高医院药房整体工作效率,让药剂师团队价值零差错,保证患者用药安全。 这给我们带来一个什么信息?笔者认为,这不仅能医院通过高科技提高药房工作效率,还能精简人员配置,减少药房成本支出。往更深层次考虑,说到底,还是在取消药品加成后,药房变成医院的成本部门,甚至可能是额外的负担。 ▍医院药房变成包袱 近日,湖北省卫计委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全省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药品供应保障工作的通知》。 在“完善药品采购途径”的内容上,以下信息引起了笔者的关注: 推进医药分开,门诊患者可以自主选择在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或零售药店购药,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不得限制门诊患者凭处方到零售药店购药,也不得指定患者到特定零售药店购药。具备条件的可探索将门诊药房从医疗机构剥离。 实际上,早在2017年2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见》中及明确提到,推进医药分开,具备条件的可探索将门诊药房从医疗机构剥离。 有业内资深人士曾向笔者表示,一个年销售额1亿元的医院药房,每年的运营费用需要300万元左右。 此前,据健康报报道,东部某省份一家年收入接近8亿元的县级公立医院,药房一年的运行成本是1200万元。该医院从2013年开始取消药品加成,每年因此损失的收入达5000万元左右,调整医疗服务价格、政府财政投入,把各种来源的补偿经费全算上,医院仍然有大约2000万元的“窟窿”需要自己填。 北京大学医药管理国际研究中心管晓东博士表示,“从理论上讲,药品销售额越大,所带来的存储、人力等成本就越大,亏损就越大,医院药房一下从利润来源变成了成本包袱。” 因为医院药房不盈利,甚至是在“烧钱”,所以对于医院来说,如何尽快的把这烫手的山芋递出去,显得尤为重要。将药房从医院剥离的做法,也逐渐在大大小小的医院涌出。 ▍多地试点药房剥离 事实上,早在2015年,北京就建议社区医院逐步推进社区药房分离。药品的采购和供应将由商业公司处理,同时支持第三方使用电子商务来满足社区居民的药品需求。 具体操作模式是医院与商业公司签订了协议,取消医院的药库和药房,成立药品配送中心,通过信息化手段,建立“虚拟药库”。医生通过互联网可查看该配送中心的所有药品储备情况,并根据患者需求开具电子处方。 更早前,据媒体报道,在2005年上海海江医院就破天荒地关闭了医院药房,专事诊疗,卖药则由从社会上引进的平价药店担当。病人拿着处方,可到医院内的“开心人”药房购药,也可以到其他任何地方购药。 除北京、上海外,多地医院也做出了门诊药房剥离的尝试。如2017年初,广州妇儿中心分别将妇科门诊用药和成人门诊用药剥离到社会药店。此外,成都市也已开始试点剥离社区医院药房。 ▍医药分开的阻力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目前,湖北、江苏、安徽、福建等17省市已发文鼓励推进“门诊药房剥离”,促进医药分开。 有业内人士表示,把药房彻底分离到医院外,医院和药店是两个不同的经营主体,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医药分开。 据健康报报道,北京大学医药管理国际研究中心史录文教授表示,像广州妇儿中心这种,作为门诊药房的延伸不对外零售,同时处方权和费用收取仍保留在医院,说明这家院外定点定向药店并未能完全承载医院的门诊药房服务,目前的医药分开仅是一种不完全的物理剥离模式。 他认为,现有制度条件下,剥离门诊药房、实现医药分开的另一大障碍来自医保报销。各地具有医保定点资质并能实现即时结算的社会药店太少,即使真正剥离医院门诊药房、完全实现处方外配,也没有足够的药店承接这些医保处方。

图片 1

另一方面,提高社区医疗服务的质量,提高居民在社区看病的信任感,如加大大医院医生到社区看病坐诊的流转力度、加强社区医生的全科培养等,让更多的居民愿意在社区接受医疗服务。同时,做细、做实社区医疗服务的基本盘,如完善居民慢性病的诊疗管理等,把居民的医疗服务留在家门口。只有如此,“虚拟药库”才可能得到医生与居民的认可,起到助力分级诊疗的作用。

“由于在社区拿药的患者多是签约患者,医生对患者的情况很熟悉,对患者的用药需求也比较了解,可以预判需要哪些药品,所以多数情况下,早上8点前就把当天需要的药品配送齐了。”杨纪锋对记者说。

取消了药房和药库,配送中心怎么及时为患者配药呢?

木须虫/文 郝羿/图

从这个角度来看,建立社区医疗服务机构共享的“虚拟药库”,破解药品存量的瓶颈,有利于促进分级诊疗的落地,对于缓解大医院扎堆看病、增加社区医疗服务机构活力以及增强居民就近就医的便利来说,都是多赢的举措,其积极意义毋庸置疑。

4月21日中午,记者来到嘉事堂京西物流基地看到,这里正在进行着药品的入库出库。据工作人员介绍,京西物流基地储备了20万余箱药品,有整箱派发的,也有为社区专门提供的“拆零服务”,有些专柜外还特别标明负责配送的社区名字。

北京新一轮药品阳光采购启动后,执行分级诊疗,社区用药和二三级医院药品趋同。石景山社区医疗机构建立105种4类慢性用药目录与医联体核心医院完全对接。

石景山区开展的药品供给方式改革试点,简单来说是“诊疗+药品配送”的模式,医生开出电子处方,药品配送企业实时配送,甚至可以提供送药上门的服务。这种模式增加了医生诊疗服务药品选用的品种,理论上联网供应的药企有多少种类的药品,医生就可以开出相应的处方。

取消药房 虚拟药库丰富药品品种

图片 2

现实中,社区医疗机构特别是像诊所一样的服务站,受到场所条件和药品采购资金的限制,药品存储量比较有限,看病缺药,客观上减少了社区居民的就医便利。

“事实上,就是把药品配送企业变成了社区的药品储备库。”石景山区卫计委副主任杨纪锋对记者说,“受限于社区医院的空间和人力,以前社区医院只能存放四百种左右药品,现在社区可为居民开的药品达到了近千种,而且也不用担心人手不足、储存药品空间不足。”

去社区看病买不到需要的药,社区想要进更多的药,但药房太小。4月21日,记者从北京市卫计委获悉,这一问题在石景山区部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得到了解决,这得益于2015年8月,石景山区正式启动了药品供给改革工作。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博发娱乐最新官方网站发布于胜博发-今日热点,转载请注明出处:这种模式增加了医生诊疗服务药品选用的品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