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品驴产业的发展才能带动阿胶行业的前行sbf2

2019-09-21 17:40 来源:未知

相关数据显示,自上世纪90年代起,我国毛驴存栏量已由1119.8万头的峰值,下降到目前的约600万头。与此同时,该数字还在以约30万头/年的数量下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因原料紧张问题,仅在2014年,东阿阿胶就涨价3次。对于涨价的原因,东阿阿胶方面给出的解释都与“驴皮”有关。

随着阿胶价格一路飙升,原材料驴皮的价格水涨船高,一张整驴皮能卖到3000元左右。 5月1日,东阿阿胶(000423.SZ)与赤峰市政府合作建设的百万头养驴基地在敖汉旗开工。按照东阿阿胶的设想,赤峰市的三期“养驴”计划完成后,各种驴产品的年产能将达到4000吨。 但如果不帮助农户解决贷款难,百万头养殖基地计划有可能半途而废。为“谋”这张皮,东阿阿胶总裁秦玉峰决定,由企业和银行合作,为养殖农户破解融资难,也解决了一直困扰这家全国最大的阿胶系列产品生产企业的原材料困局。 “百万头养殖基地”计划 去年十月的赤峰之行,让秦玉峰下决心建设百万头养驴基地。 东阿阿胶委托麦肯锡做了一个长达7个月的市场调研发现,毛驴存栏量持续下降的原因是农民一般在10月份冬季来临之前,将当年产的小驴驹子卖掉。因为如果养一冬天,卖掉毛驴的价格远远抵不上几个月的饲料和工时费。 解决的办法就是大幅提高毛驴收购价格,让农民养毛驴有钱赚。目前在赤峰市敖汉旗,毛驴价格达到每斤13-14元。毛驴养殖户一头毛驴养三四个月后卖掉,差不多能赚一千多元。 秦玉峰介绍,去年东阿阿胶收购毛驴多支出5亿元,这一块等于是向农民让利5个亿。有人担心,东阿阿胶将驴皮价格抬上去,农民都去养了,万一你又不收了怎么办?秦玉峰解释说,第一,驴皮紧张的局面十年内都不会缓解。一头毛驴一年只生一头驴驹子,存栏量不可能一年就变出好几倍;第二,除非没人买、没人吃阿胶,东阿阿胶才不会收购驴皮,现在的情况恰恰是好多企业还在拼命扩大生产线。所以养驴风险很小。 东阿阿胶的计划是,用差不多5年的时间,在聊城和赤峰市分别以农户加合作社加基地的方式建设两个百万头毛驴基地。 秦玉峰告诉记者,百万头养殖基地投资约在10亿元。 东阿阿胶辽西蒙东养殖基地总经理张向阳介绍说,辽西蒙东基地项目总投资6亿元左右,建设地点选在敖汉旗四道湾子镇。包括活驴养殖、活驴交易、饲料加工等。项目分三期建设,一期计划投资5000万元,建设养殖规模达3000头的毛驴标准化养殖示范场一处,年产100吨驴奶生产线一条;同时,旗政府配套投资3亿元,建设活驴交易平台,交易市场,预计年交易活驴10万头;二期计划投资1.5亿元,建设饲料加工厂,预计年生产能力达100万吨;三期计划投资1亿元,建设驴肉深加工及孕驴血等驴的活体循环开发项目,建成后生产能力达到4000吨。 目前,一期工程已于5月1日开工,计划10月底前完成基础设施建设,12月底肉驴存栏达到1000头;二期工程计划2016年5月开工建设,2016年12月末建成试生产;三期工程开工时间在敖汉旗肉驴出栏量达到5万头以上时,再具体确定。 张向阳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毛驴养殖发展到一定阶段规模化势在必然,饲料的生产和销售就会成为一项快速崛起的产业,以东阿阿胶要在蒙东辽西和聊城建百万头养殖基地为例,如果‘双百基地’中一半毛驴需购买饲料,而每公斤饲料盈利0.1元计算,仅此一项就能贡献近亿元的利润。而这,仅是全产业链条中的一个很小的环节。” 在聊城,当地政府已出台三项具体政策支持毛驴养殖。一是建成300头以上的圈舍政府补贴10万元;二是要求龙头企业组织驴源实施保护价收购;三是政府各职能部门对养殖户开绿灯,一切手续简化。在东阿阿胶所在的东阿县,东阿阿胶已经建成一座规模达到3000头毛驴的养殖基地,目前存栏的数百头全是清一色的乌头驴,体重大都在四五百斤以上。 养殖户遭遇融资困局 让秦玉峰下决心将养殖基地设在赤峰市,缘于当地优越的地理位置和传统的养殖习惯。 敖汉旗农业局副局长李宝林介绍说,敖汉地处丘陵地带,农作物以小米为主,黍秆正是毛驴的主要饲料来源,当地农民又有饲养毛驴的习惯,几乎家家户户都养毛驴,目前的全旗毛驴存栏量达到20万头。张向阳介绍,辽西蒙东一带毛驴存栏量已占到全国的1/4左右,在全国存栏量持续下降的情况下,这一带的存栏量不降反升,主要原因就是有饲养基础和饲养成本低。 但在传统散养转型百万头养殖基地时,融资难成为一道巨大的障碍。 张亚星,家住敖汉旗小王爷地村,2012年大学毕业后选择回乡创业。他在自家3亩多的坡地上投资20万元盖起了可以圈养120头毛驴的棚舍,但由于资金紧张,张亚星一开始只买了30多头毛驴育肥,后来多时也只增加到80多头。“四个月的时间挣了7万多元。”张亚星告诉记者,这一业绩已让他成为当地大学生回乡创业的典型。 但如何让圈舍养满毛驴,张亚星已无计可施。张亚星母亲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加上小额贷款目前实际贷款已经到了40万元。“亲戚朋友都帮我们借,实在没办法了。”记者采访时,张亚星50米长的圈舍空荡荡的,还没有买进一头毛驴。 位于四道湾子镇四德堂村的肉驴饲养农民专业合作社有一个可以饲养5000头毛驴的预留场地,但现在毛驴存栏只有600多头。合作社负责人尹学波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去年5人合股的合作社投资363万元,建设了可以存栏1200头的圈舍,但由于再也贷不到款买驴,有6个棚一直空着。此前,他已经以1.18分的利息贷款近百万元。 尹学波说:“我们有土地,也有固定资产,但就是借不到钱。我可以从信用社借到50万元,一般村民最多只能借5万元。” 李宝林介绍,由于现在担保公司暂停申批,目前对养殖户政府只能以补贴的方式帮助农民,比如以“精准扶贫”“整村推进”的方式给一个村提供50万扶贫款,帮助村民养驴;贷款则只能由小贷公司解决,虽然小贷公司的利息只有1.7厘,但每年只有1000万元的额度,对农民现在还无法大范围的提供帮助。 如果不帮助农民解决贷款难,百万头养殖基地计划可能半途而废。 秦玉峰介绍,在聊城,东阿阿胶已开始和银行合作,破解养殖规模融资难的问题。 负责原料采购的东阿阿胶天龙食品公司总经理胡元岭介绍,接触了多家银行后东阿阿胶去年底敲定与齐鲁银行合作。东阿阿胶在银行存入一笔款项,银行按2:1的比例定向给养殖户按基准利率贷款。“目前,齐鲁银行已发放贷款2000多万元。”胡元岭说。按照300头毛驴贷款150万元计算,这笔贷款大概能购进4000头驴驹。 “刚开始我们和银行谈,他们可不太愿意干。但现在情况发生转变。像交通银行、农村商业银行、莱商银行、潍坊银行都希望和我们合作了,潍坊、莱商银行甚至不需要企业存款了。它们主要看好龙头企业回购这一点。”胡元岭说。 张向阳最后表示,由于敖汉基地建设才刚开始,下一步要把在东阿阿胶和银行的合作模式在整个辽西蒙东基地推开。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从今年开始,主动上门投资养殖的各路资本骤然增多。在呼伦贝尔,一家房地产商欲斥资数亿元建设20万亩的毛驴养殖基地,当地另一家国有牧场开始转型养殖毛驴。甘肃庆阳一家科技公司、辽宁铁岭西丰县的养殖企业也联络东阿阿胶酝酿规模化经营。同时,资本市场研究人士已开始调研这一养殖产业的投资价值。“各路资本开始投资毛驴养殖是因为这一产业具备了两个基本要素。一是养驴利润已然超过了养猪、养牛;二是下游生产阿胶的企业不断增加,需求持续扩大,为其提供了长远的发展空间。”秦玉峰认为,眼下毛驴有了投资价值,但缺少投资路径。企业希望先行投建一个规模化、标准化的样本基地,制定财务模型,引导资本进入。

“由东阿阿胶负责引导农户采购驴驹、保护价收购毛驴,与东阿县畜牧局共同提供全程技术服务和指导,形成一套完整的规模养殖模式。”秦玉峰介绍说,东阿阿胶还向内蒙古敖汉旗、辽宁阜新基地等捐赠黑毛驴冻精。东阿阿胶拥有国家唯一的黑毛驴繁殖中心,年产冻精细管400万支,满足20万头驴的改良。

1月30日,在山东省“两会”期间,秦玉峰提交了 《关于将草畜范围由牛羊等扩大至毛驴的议案》,为毛驴争取与牛羊同等的待遇。

在2014年,提价虽使公司业绩稳健增长,但对东阿阿胶(000423,SZ)来说,解决原料方面的掣肘,才是长久之策。

秦玉峰反思说,为喝一杯奶而去养一头牛,以工业思维解决农业问题,显然是不行的。企业必须要转变思路,找到“四两拨千斤”的方法。

5月1日,东阿阿胶与澳大利亚北领地政府签署合作协议进行毛驴养殖、屠宰加工及贸易投资。6月9日,东阿阿胶与墨西哥萨拉萨尔公司正式签署双边毛驴资源战略开发合作协议书。据悉,东阿阿胶目前在埃及、秘鲁、墨西哥定点采购,并正在布局非洲、中亚市场。

2014年9月13日,东阿阿胶上调阿胶块出厂价53%,涨价幅度逼近2011年初涨价60%的最高记录。

秦玉峰在2015年山东省两会上提出“毛驴议案”后,面对驴皮供应紧张的形势,东阿阿胶加速上游——养驴基地的布局。

很快,秦玉峰发现这一“穷人养驴”的症结所在。因为养驴需要资金投入,农户往往没有资本金,养殖多为三五头、难以扩大规模。分散的经营让养殖标准和规范难以推行,技术支持难以提供。许多农户看到毛驴刚刚长成,就急于宰杀、变现。可幼驴的驴皮出胶率极低,很多指标达不到阿胶的制作要求。为此,东阿阿胶还曾找到麦肯锡咨询公司出谋划策。

“一个行业的成功不可能仅靠单个企业的成功来实现,商品驴产业的发展才能带动阿胶行业的前行。”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秦玉峰近日在全国现代畜牧业建设工作会议上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说。

一位中药界人士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对于阿胶行业,可谓“得驴皮者得天下”,从东阿阿胶的多次提价不难看出,驴皮是阿胶产业发展的保障。

在东阿阿胶人士看来,正是因为驴皮资源紧张,公司最近几年一直忙于拼抢上游资源,最长远的方法,还是形成规模化养殖供应。秦玉峰表示,东阿阿胶的计划是“5年时间投资10亿,达到100万头规模”。

整个阿胶行业的原料之困非但没能缓解,反而持续恶化。$pager$

据悉,经过十年发展,东阿阿胶已在全国10省市区建立了20个毛驴标准养殖示范基地,开拓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合作社、家庭农场、养殖大户。目前基地周边毛驴存栏450万头,带动形成了26家驴产业企业,建成了1510个养殖专业村,成立了665个养殖专业合作社、35328个养驴家庭农场和57800个专业大户。

相关专题

以东阿阿胶所在的聊城市为例,该市阿胶企业每年加工阿胶的全部产能需要400多万张驴皮,现在实际只能收购到100多万张驴皮,仅达到全部产能的1/4.

一直以来,东阿阿胶(000423.SH)始终受困于原料短缺的瓶颈。随着农业机械化的普及,作为传统农畜工具的毛驴数量急剧减少,很多农村都已“驴踪难觅”。

“为获得更多驴皮资源,东阿阿胶开始放眼全球开发原料资源。”秦玉峰说,东阿阿胶频频对澳大利亚、墨西哥毛驴资源市场加快布局,加强东阿阿胶在海外资源获取能力,提升在驴皮原料国际贸易的话语权,也进一步强化我国阿胶生产中毛驴原料药的供应保障。

在东阿阿胶人士看来,中国驴产业正在遭遇“时代危机”。作为基础原料的驴皮数量,随毛驴数量锐减也在逐年递减,并已威胁到行业根本。

金融杠杆撬动效应待显

该旗后兴隆地村肉驴养殖专业合作社社长陶志富介绍,多年来,驴肉、驴皮的收购价始终在上涨,每头驴从最初四五百元已然攀升至六千元左右。由于生猪市场波动太大、养牛疫情难以控制,毛驴却极少生病、且市场稳定。同时,养驴的投资收益率已高达15%—20%,超过了前者。许多村民纷纷改行,村里已出现养四五十头的大户。

地方政府也给了大力支持。山东聊城市加快发展特色毛驴养殖业,推进“政府+企业+银行+合作社”发展模式,通过资金补贴和信贷支持,从源头推动产业发展。现已建成养驴合作社70余个,发展养驴规模50000余头。同时,聊城市委、市政府还将协调畜牧扶持项目向养驴产业倾斜,扶持资金不低于20%用于养驴业。

即便如此,“抢食者”却越来越多。《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近年来,同仁堂、佛慈制药、太极集团、康恩贝等也陆续加入了阿胶战团,行业的快速扩张,加剧了驴皮的紧张。据山东阿胶行业协会统计,目前山东省共有药品阿胶生产企业7家,保健品和食品阿胶生产企业近50家,年销售收入超过50亿元,实现利税10亿多元。

东阿阿胶人士透露,公司已与多个地方政府、银行达成利用扶贫资金进行产业扶贫,政府将扶贫资金存入银行,银行放大5至10倍杠杆向规模养殖户发放贷款。

按照每头毛驴6000元的市场价值计算,投建万头规模示范基地仅此一项就需投资六千万元。促使秦玉峰做出这一决策的,是近期资本市场上频频传达出的信号。

东阿阿胶产品也因原料短缺问题,最近五年持续涨价,因此秦玉峰提出要振兴中华驴产业。我国毛驴存栏数量逐年锐减,德州驴、关中驴等优良品种已经到了保种的边缘,晋南驴等地方品种几乎灭绝。秦玉峰认为,加大力度扶持养驴产业不仅增加农民收入,也能繁荣国内肉食品,传承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阿胶炼制技艺。

据国家畜牧统计年鉴显示,驴存栏量已由上世纪90年代的1100万头,下滑到目前600万头,并且还在以每年约30万头的数量下降。用国家驴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副理事长、新疆玉昆仑天然食品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明的话讲,“这两年毛驴的消亡速度太快了,快到让人感到恐惧。”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博发娱乐最新官方网站发布于胜博发-健康要闻,转载请注明出处:商品驴产业的发展才能带动阿胶行业的前行sbf2